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番外一 三尺竹马 了我一生 二

番外一 三尺竹马 了我一生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是娶了罗涔不但因为她陪伴他一直走到现在还因为她父亲罗韧之的功绩。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癸亥年冬武敖在西巡的途中因旧伤复暴卒京城霎时风云四起夺嫡之争愈演愈烈最终皇贵妃赵娉得势靠着自己两个兄弟的助力一举扫除异己让自己十多岁的儿子等上了帝位还没来得及选好第一个年号大敌就濒临城下做了一年的无年号皇帝史称“武周二世”。 甲子年冬大秦建制秦越都登上王位就是后世所称的秦高祖。 是年其母方氏辞世高祖以太皇、太后之封号将父母陵墓迁至秦氏皇陵并追封二人封号次年加封罗氏为皇后罗皇后之父罗韧之为齐东侯许章为宰相着手减赋、减役大得民心。 这一年初秋京郊一栋大院子里住进了一个女子自从这个女子住进来后这院子就再也没人能接近因为这里成了皇家的直属地。 秦越都并没有忘记这个从小叫他越都哥哥、爱哭的女子虽然自那夜一别后再也没见过她不过他还是将她接来了京城。 柳婶整日都是喜笑颜开的因为她成了这栋大宅子的管事她就知道月姑娘是个好命的人难得过了这么久皇帝陛下还能记得她虽然入不得宫可谁说这样不好呢也省得整天受宫里那些女人的排挤了。 今日一早宫里就来人接走了武月盈到了傍晚才送回来柳婶猜测着皇上是想姑娘了。可----没过一宿就回来又好像不是她也没敢多问。 武月盈回来后。独子坐在内室里呆她从没想过他会派人接她去探视母亲。自从那一夜后她还以为两人就这样别过了。 如今他已是万乘之尊对于过往的国仇家恨怕也是消减了不少毕竟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现在都已经回到了他的手心再也没人能从他手里夺去些什么…… 听说皇后临盆就是这几日如果能产下龙子真得就是大吉了她心里暗暗做着某些打算……某些属于她自己地打算。 未及初冬皇长子出世举国欢腾就在这欢喜的日子里武月盈独自送了母亲最后一程。这个可怜的女子一生都没得到谁地疼爱末了。只有自己的女儿陪在身边不过她看起来很开心。走时嘴角还带着笑意。 武月盈没有流一滴眼泪。只是默默地为母亲擦洗完身体换上一身华丽地衣服。点上她生前最爱的胭脂跪在床前整整一夜也许她的眼泪早就在小时候流净了如今的她再也不需要眼泪了。 烛火跳跃着门一开扑得一闪身后响起几下脚步声她并没有回头张望因为这脚步声她记得。 一只手臂从她身后伸过来从桌脚处捻了香烛点燃轻轻叹息一声后慢慢跪倒她身旁。 就在他头点地时两滴泪竟从她的眼角滑落……本以为这辈子再不会流泪了地。 “三日后丧葬在武周皇陵封号是孝贞皇后……”他将香烛插好默默对她这么说着。 伸手擦掉腮上的眼泪“谢谢。” 他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她的脸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没错那晚之后他就后悔了为了自己的行为为了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将上一代的仇恨加诸于一个无辜的女子身上那是懦夫的行为很不幸他做了。 他想补偿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补偿所以他才一直不去见她。 “想要什么……”话一吐出就说不下去了他了解这丫头的脾性她从小就不曾要求过什么除了赖在他身边。 门外响起内侍地禀报声---该早朝了。 想转身离去手腕却被她抓住了就像当年在宜黄的秦府一样个子小小的她踮起脚用丝帕替他擦掉脸上地灰迹“越都哥哥……” “嗯?”久违了的称呼这世上怕再也没人会这么叫他了。“去吧。”撒手至少今天他还是她认识地那个人。 秦越都怅然若失地看着她屋外更鼓声起…… 皇室在京郊地这栋别院并不出奇外人并不知道里面住了什么人只有宫里的几个人知道其中有皇后罗氏以及仅有地两三个妃嫔但----没人知道这别院里女子的真是身份虽然大家都极力打听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大秦新建秦越都日夜忙于国事根本顾不上女人的事不过他还是在半年之中去了三次京郊的别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不管爱与不爱这个女子毕竟曾经是父母为他定下的毕竟是自小与他一起长大的毕竟……他还恋着她的那声“越都哥哥”毕竟----他确实也想见她。 这一年皇长子两岁生辰的半个月后京郊的皇家别院里一声啼哭一条小生命诞生了尽管为父的不能立即赶回来可接连的赏赐依然昭示了这个孩子的地位。 七日后秦越都出现在长女的摇篮边难得退去了君主的威严即使两夜未曾合眼双眼微微有些红肿可依然精神奕奕。 “我想好了单名一个露字。”双手托着女儿的小身子已经有三个儿子的他早已学会了怎么抱孩子抱着女儿兴冲冲地对床上的武月盈这么说着。 武月盈瞅瞅门口面露难色的内侍宫人知道他没时间在这里多待给柳婶使了个眼色柳婶赶紧上前接了女婴他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摇篮。手还不忘逗弄一下女儿的小下巴。 “这两天朝上有点事等过去了我马上过来。”坐到床前。握着她的手笑嘻嘻的。 “你忙你地。下个月就是姑母的祭日等过了祭日再来吧。”这期间他定然是没空的何况有些话她也想等姑母地祭日过去后再跟他说。 “……是不是有什么事?”他的洞察力向来都很敏锐即使你隐藏地很深。他也能察觉到。 “到时正好是露儿地满 听了她这话他微微皱眉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东省进贡了几块软玉说是可以护体保身我让内廷做了两块佩饰赶一赶的话估计能赶上露儿的满月到时你跟露儿身上都带一块。”毕竟还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情绪起伏还是比较快。 武月盈点头答应着暗暗猜测着他听到她的决定后会是什么样地反应会不会愤怒。会不会大雷霆或者拂袖而去……毕竟。她要做得是离开京城。离开他的身边。 这是一早就有的决定只是因为有了身孕。所以她一直未曾提出来。 不是她性格偏激也不是他待她不好只是她不想再影响到他不想再与他有任何利益上的瓜葛她的身份注定了他不可能给她任何名分她并不为此伤心难过只是随着他对自己的关注提升难免也惹来了后宫与朝野对这栋小院的关注有的人嫉妒有的人不停地送礼这么一直展下去很明显结果会是什么一旦被卷进这个漩涡不管她如何应对结局都不是她想要地她已经经历了一次生命的洗劫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不管他爱不爱自己也不管自己还留不留恋他她都要离开这里她对他的爱恋不是留在他身边而是要让他保留一点作为秦越都地回忆与希冀。 生下女儿的当下没人知道她心里有多庆幸是个女儿如果是儿子她真不知道他地将来会是什么样地以平民身份活在谎言中还是以皇帝儿子的身份侍奉自己地哥哥们?她的儿子毕竟不能像其他皇子一样女儿好女儿不但可以陪伴在自己身边更不会带来血雨腥风的争夺…… 如她所料想的听到她这个建议他生气了确切点说他愤怒了即使在他最不喜欢她的时候都没想过让她离开自己身边如今一切尽在掌握的时刻她却突然提出要离开京城回宜黄。 “是不是宫里有人来过?”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宫里的女人对她下手了。 “没有她们从没找过我。”轻轻拍着女儿想让她快些入睡。 “那----是朝中有人来过?”不乏哪个好事的下臣想管他后宫的家事。 “也没有。” “……那是为什么?” “我想家了。”在她的认知里只有宜黄是她的家。 “……”他静默不语无声地在屋里踱来踱去忽然回头“那……回去住一段时间吧过几个月我让人送你回去一趟。”武月盈微笑的眼神让他明白这只是他自己的幻想“你是不是还记着那晚的仇?” 将女儿放到床上来到他身旁双手合握住他的手腕额头贴在他的肩上“越都哥哥你我都知道我这么做是因为什么。”就像幼时一般她粘着他时总是这么抱着他的胳膊因为怕他离去“这么做我可以一辈子只叫你越都哥哥。”不这么做终有一天她要叫他“皇上”。 秦越都反手将她搂进怀里没错他不能欺骗自己他虽然执掌天下可他不是神他不是万能的他也有有心无力的时候如果真正爱这个女子他就必须让她远离自己远离这座城池远离他的权柄势力回到他的回忆中去。 下巴揉着她的额心“月盈……那晚我是骗你的。”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喜欢她从第一眼见到一直到现在到将来。 她伸手抚平他的眉心就像幼时一样因为她不想见到他皱眉的样子。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唐.李白《长干行》) 授汝竹马三尺了我清净一生…… 多年之后大秦终于从战乱的百废待兴中渐渐恢复宜黄城中的一栋大院里三个女孩正围着一个华服的中年男子唧唧喳喳嚷着一位绿衣美妇坐在一旁安然地捻着丝线没错这就是她要送给他的也是她要送给自己的生活。 柳婶端着干果转进院子笑得嘴都合不拢当年夫人要回宜黄时她一百个想不通如今她终于想通了。 “来来来新腌的梅子、杏干。”柳婶笑呵呵地招呼着中年男子身边的女孩们。 见女孩们吵得太凶绿衣妇人想出声提醒一下她们却被男子阻止男子隔着茶几握住她的手望着女儿们的身影笑意盈然“月盈啊你给了我一个太平盛世。” 太平盛世……多少年未见的词啊如今终于出现在了一位帝王的嘴里。 以下还有秦权的番外我在想要写什么呢? 对了经过一个假期的思索有两篇我都想写得文一篇名为《三步匪》一篇就是之前说得《山野鬼怪谈》我的倾向性忽左忽右难以抉择朋友们有时间也给给建议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