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番外一 三尺竹马 了我一生 一

番外一 三尺竹马 了我一生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能给她最好的待遇了武月盈裹紧棉被缩在床头的一角暗暗想着几个月前秦越都见她第一面时的情景他眼中没有恨只有漠视。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他没让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吩咐了人将她带到这所院子里养着就像她的父亲养着姑母那样。 她知道他不会再履行十七年的约定原因很简单她的父亲杀了他的父亲她的父亲夺了他父亲的天下并且幽禁了他的母亲他有什么理由娶这个仇人的女儿?没杀她已经算是仁慈了。 她听送饭的婆子说他会娶罗将军的女儿她还能记得那个罗小姐她记得她叫罗涔很漂亮很英武眼睛像是能说话不像她能留住他的东西唯有眼泪自小她就明白他不喜欢她哭其实她也不喜欢哭只是……她知道唯有眼泪可以让他留在自己身边所以她才爱哭。 门吱呀一声响动送饭的柳婶把饭菜摆到红漆桌上临走前伸头往内屋瞧了瞧“吆姑娘醒啦那我把菜端到里屋来。” “不用了我这就出来。”拉紧衣衫想起身。 柳婶赶紧上前劝阻“姑娘的腿伤还没好外面冷还是在床上等着吧。”将她按回床上赶紧出去把饭菜端了进来。 看着武月盈的吃相柳婶不禁啧啧称赞“这大家闺秀连吃饭都好看斯文文的竟听不到声音。”说着便坐到床头拾了茶几上的针线竹篮。里面装了一块刚秀到一半的锦帕“姑娘的手真巧瞧这手艺。”自言自语了半天。见武月盈吃完忙上前收拾餐盘。“……月姑娘您……是不是以前认识大将军?”这里没人知道她姓武都只叫她月姑娘因为秦越都对她地特殊所以众人都不敢慢待她。只以为是秦将军看上了她想等成婚之后再纳为外室的。 “……算是吧。” 柳婶见武月盈说罢剔透不语以为她在害臊“……那感情好也免得你不好开口跟他要名份。” 开口要名份? 柳婶放下餐盘拍拍衣襟挤到床头“月姑娘婶子这可是实打实地为你好你瞧。你虽是深闺的大小姐可如今落难了啊这世道乱成了这样。你这样地长相不找个能镇得住的角色。不好过下去啊。虽说当不成正室。可一旦你有了将军地孩子那还怕什么。我听说啊那个罗小姐虽然长相好看可性子太野跟个男人似的老跑到军营里去虽说看着新鲜可时间一久谁还晓得那新鲜味会不会变成鱼腥味啊男人啊……一天一个样不过到头来始终还是喜欢姑娘你这样娇媚贤惠的所以啊姑娘今晚将军回来您千万得抓住机会可别让外面那些急等着往将军帐子里钻的女人给得逞了。”说话间往门窗处望了望见没人才继续“我听说过些日子就要往北边打了弄不好啊秦大将军就能当皇帝万一真打到京城那京城的美貌女子多啊所以姑娘您要趁着这个机会……”之下地话她没再认真听因为她的思维一直停滞在“打到京城”上面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她不知道柳婶下面还说了些什么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一股呛人的酒气扑面而来一道黑影杵在灯光边缘虽然看不到她的样子可她知道他是谁并且知道他脸上是什么表情愤恨、严肃、悲伤……这一切都是她的父亲引起的而她必须要为父亲的行为做偿还因为她逃也逃不掉。 “怎么样?过得还好吧?”带着浓郁地酒气跨步来到床前低头俯视着床上这个娇小的女子虽然他们有十多年不见了可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不过当时他忍住了没叫出她的名字也没对她表现出任何多余地关注可他还是安排了人照顾哦不幽禁她。 双手撑在她身后将她圈在床头的一方角落里两人几乎呼吸相闻“说吧堂堂地武周公主怎么会落魄到这种境地?”酒气吹拂着她地耳鬓让她瑟缩了一下“嗯?怎么不说话?”盯着她白嫩的耳朵突然俯身在她地耳朵上亲了一口武月盈头往别处偏了一下。 “怎么?以前不是老爱黏着我吗?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开始嫌弃你这个越都哥哥了?啊?”放在她身后的双臂一合正好将她搂住逼着她看自己的眼睛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武月盈心中早已决定不管她怎么对自己就算杀了她她也不会有怨言不会!一定不会! 望着她眼中清浅的决心他哼笑一声“知道我为什么把你藏在这里吗?”将她的身体紧紧贴在自己身上酒精与女色的催化让秦越都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要将所有姓秦的东西全部夺回来。”他可没忘记眼前这个女子是与他有婚约的。 豆大的灯火因为秦越都急促的动作而闪烁不定冰冷的空气也被旖旎之气染出了几分温暖武月盈并没有做任何反抗因为她知道这毫无意义而且最重要的----他就是她曾经认定的夫君。 柔顺并没让秦越都欢心反而激起了相反的效果也许这就是秦越都这种男人的异常所在如果得不到激烈的反应那么激烈的反抗也行可她什么也没做就是闭着眼睛像只待宰的羔羊郁气化作愤怒他猛得将她从自己的胸口推开。 武月盈睁开双眸望着眼前这个衣衫不整、满脸戾气的男子突然觉得很陌生她的记忆里他不是这样的。 而在秦越都的眼里眼前这个香肩半裸的娇媚女子也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爱哭且粘人的小丫头了而是一个能勾起男人**的女人了他确实没想过用她来洗雪秦家的悲惨遭遇可----看到她他的大脑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她父亲所做的种种那种不受控制的愤怒就会在他的周身乱窜。 “在我没有动手捏断你的胳膊前出去!”跪坐在床上努力平平复心中的怒气。 武月盈迟疑了一下从床头捡起外袍披在肩上很乖顺地起身**的脚踝在灯光的映射下更显得娇小可人长也因为刚刚的纠缠四散开来铺得满背都是甚至还滑过了秦越都的胳膊对于几乎从未这么近接触女子的秦越都来说这确实是个不小的引诱何况他还喝了很多酒何况他身体现在正极度亢奋。 就在武月盈刚寻到鞋子的当口秦越都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没错他考虑好了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他的他今晚不就是来证明这一点的吗? “说你同意!”在她细嫩的脖颈处留下第一个吻痕后这么命令她。在没得到回应的情况下他依旧是照着自己的性子来…… 窗外北风呼啸。 窗内是男子最原始的低吼以及女子轻微的隐泣因为疼痛因为男子在她耳边的低语---他从小就不喜欢她。 这个可恶的男人用了最简单的几个字轻易攻破了她的决心不为其他因为她从小就喜欢他因为她打算用自己的一切偿还父亲带给他的痛苦即使只能偿还那么一点点可她愿意。 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听着他的心砰砰直跳附在他的耳旁告诉他她知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