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26 覆雨翻云 二

第四卷 126 覆雨翻云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情会变成这样…… 焦素义还没来得及出京京城竟然戒严了而对方并不是楚策! “焦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眼见焦素义提剑进屋给我和秦权各递了一副铠甲班骁在院门口守护着。更新最快去眼快 “路上再说现在马上跟我走!”见我们大致穿戴完毕搀起秦权就往外面走到了院子里又招呼了班骁一同从侧门离开而这时就听大门外一阵喧嚷并伴有刀剑的碰撞声。 我紧紧握着秦权的手心知定是出大事了。 “周辞这王八蛋竟然反了!听说劫持了皇四子关了城门打算给我们来个一锅烩!”焦素义边走边解释眼见就来到了侧门那里正有几个人等着接应都是秦军的参将一级一见到秦权的身影立即上来搀扶。 侧门外停着几匹马焦素义先搀我跟秦权上了同一匹马自己却站在门口不动。 “焦大哥怎么不走?”我拉住马缰秦权因为毒素攻心下半夜就开始昏迷现在还没清醒班骁在一旁持刀护着。 “前门有几个弟兄正顶着你们先走我等等他们。” “老焦你带大哥、大嫂走我在这里等他们。”班骁急着上去拉他。 “不行你带他们走我留下!”焦素义那臭脾气一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班骁也不是善茬。 一旁的几个参将见状也纷纷上前要留下来。 “他娘的!这里到底听谁的!”焦素义火气蹿起啪一刀砍在门板上。“都给我滚!大将军要是出事我砍了你们的脑袋!” “……”众人噤言纷纷退后。 焦素义上前几步来到我们地马前。擦了一把额上的血“妹子。将军就交给你了!” “……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大哥……也多保重!” 拍拍马脖子“行了你们快走。前面还有几个兄弟正等着迟了怕赶不上西门地守卫弱一些趁天没全亮还能突出去。” 众将上马走没多远我回头望去汉东公子府已是一片火海这时我记起了一个人----英翠娘。…电脑小说站她在哪里? 班骁告诉我英翠娘带着几个副将在公子府的前门阻挡也就难怪焦素义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了。这对伉俪既是战场上地搭档又是生活中的知己。不管生死。定是要在一起了。 曙色渐起东方一片暗红。马蹄踩在京城的青石小道上嘀嗒直响城中一片刀枪碰撞声以及雄浑的喊杀声这座数百年的老城终于在一个王朝地末落后又重新变成了战场。 “嫂子前面的路被截断了!”班骁气喘吁吁地从小巷里跑过来! 京城我并不是很熟悉所以一时也想不出往哪里拐有点犹豫。 “夫人乱走也不是办法况且大将军还在昏迷不如让属下引开他们夫人跟将军按原路穿插过去!”一名参将抱手如此建议我却一时记不起他的名字。 这种事一看就是必死无疑所以几人又是你争我夺最后还是那名副将坚持到了最后提刀要走得时候被我叫住“将军请留下名讳。” 那人露齿一笑“属下汉东郑三山拜右军参将多谢将军与夫人的提拔属下祖上十代都没出过大官如今当上了将军值了!”还没等我说话就转进了另一条巷道。 接着是尤桑、裴目柄、刘硕、仇堂这些我并不熟悉的人就这么一个个消失在了我的眼前当最后抵达西城门时只剩下四个人我、秦权、班骁、廖无伤而此时我们看到的人竟然是----武敖! 班骁从破败的围墙上缩回来看着我的眼神有些茫然也许是认为自己看错了又伸头去看了一遍再缩回来时嘴唇不禁有些抖动“嫂子……”突然一攥刀把“我杀了这龟孙子!” 我用力攥住他地刀血随着刀刃慢慢流下……你带大将军走!” “嫂子?” “听着如果你现在死了你秦大哥也不能活着出城现在只有你能带他出去!” 廖无伤上前来要求他去引开武敖他们。 “这次只有我才能引开他!你们俩护着将军混进兵阵中伺机出城。”武敖手下的人均穿着秦军铠甲而且刚混战完军阵并不成型混进一两个人还是没问题且正好西门打开在往外送伤员是个好机会。 两人跟我争了半天最后我只得拿出身上的虎符压他们两人这才略微消停又跟他们交待了一下出城后先往哪里走秦军大营是不能再回去了那里多半已被武敖控制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跟周辞联手为今之计只能暂时往西进到汉西境内那里还有我们近两万地人马此外许章前几天打马回了宜黄正好可以作为接应。 “班骁听好了从现在起一直到将军醒来为止你必须听廖将军的!” 班骁一听双目微瞠廖无伤也吓得直摆手“夫人说笑了我听班将军地!” “现在我说了算如有违抗将军一醒就罢了你地职!” 一个憋屈、一个胆怯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起身离去前我又望了一眼地上的秦权忍不住蹲下身为他整理额前地乱“放心我不会轻易死的我等着你不管到什么时候。” 摘下左耳上的耳坠用绸带绑在他的右腕上抚摸一下自己的右耳秦权它们俩是一对不管分开多远永远都是一对。 闭目叹息狠心起身上马沿着往东的小道一直奔去再也没有回头城门口的骑兵迅跟上最前面的那个就是武敖在一条死巷里我勒住马缰回转头从马背上取下一柄长剑横在身侧慢慢看一眼巷口的众人这些原本是秦军如今却已是武军的人…… “武将军秦权怕是从西门跑了追不追?”一名副将大喊。 武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身上听了这话不过是眨了一下眼“不必了!” “将军放他出城就是放虎归山啊!”众人齐声劝阻。 “我说了不追!听不到吗!”朝着墙壁甩去一鞭子打得墙泥四溅。 情势就这么胶着巷子里一时静得出奇。 武敖身后的袁老四给两边军士使了个眼色两名军士上前来想要拿我我使尽力气挥剑两人应声倒地鲜血溅了我一身。 有人想放箭却被武敖一鞭子挥倒于是又有两名军士上前这次他们到也做了防卫我虽没什么拳脚上的功夫可在军中待了这么多年多少也有些对敌的经验何况我在马上他们是徒步优势尽占于是两人又倒地。 场景就这么不停地重复着时间不长我已是气喘吁吁马下躺了七八具尸体还有两三个抱着胳膊哀叫。 “将军!”袁老四忍不住叫武敖。 武敖依旧无动于衷就那么看着我。 这时一匹快马奔来马上的传令兵大声呼喊:“许章已拿正在城外请将军下令开南门!” 如同晴空响雷许章也被抓了?那么也就是说宜黄…… 武敖终于深处左臂对身后轻轻一挥十几个持长枪的军士冲上前来以枪尖抵在我的脖颈处。 许章被抓意味着边城的熊大山怕也已经遭了毒手那么也就是说运河线是无望了因为秦军留在宜黄一代最精锐的人马就是运河线上的秦军。 还有……越都呢?我的儿子呢? 握紧剑柄直视武敖“越都呢?” 武敖侧眼看看那传令兵。 那人有些结巴“……夫人派人去秦府时已经找不到他了不过立即派人追捕在东山一处断涧上找到了庄氏夫人跟一个男孩可……他们中箭掉下了断涧。”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落泪从生下这个儿子我就没有付出多少母亲的责任如今就连“回去”也不能跟我在一起…… 抬头望一眼曙色的天空如果上天怜悯希望它能送我到儿子的身边……抬手擦掉长剑上的血渍想不到我会是这样的结局……师兄说得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天意如此剑搭上脖子看了一眼对面的武敖这辈子我信错的人就只有他一个恨的也只有他一个这个男人用了这么一种方式让我再也“忘“不掉他! 后颈一疼手上的长剑乒乓坠地……怎么?连死的权利都没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