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22 霸族李氏 四

第四卷 122 霸族李氏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总比其他时节壮阔几分因其萧索之色更胜。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离别沙场半载再回到这里望着旌旗飘扬听着战马嘶鸣熟悉感似乎从未减少我并没有立即往中军而去反倒是先到了前锋大营就在我北上的路途中平野第一战开场武熬率两千骑兵从中路冲垮敌军兵阵两翼大军随之互成犄角大破汉北铁军歼敌万余并斩获汉北大将毛昌一举夺下汉北第一关成就北伐第一捷武熬也因此声名大噪为各诸侯将领所追捧。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来到了前锋大营然而我所看到的并不是一支沾沾自喜的军队军营中所传来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这些人已经不是某种意义上的兵士说得明白一点甚至可以称他们为屠夫。 踏进营门的第一脚就听到数声惨叫我的心也随之一震放眼望去原来营中正在执行剐刑这种刑法在大岳中期就已经被明令禁止没想到我“有幸”于百年后一睹其残酷! 守门兵士拿着我的令符前去中军帐禀报没几刻武熬跨剑从大帐中出来身后跟着十数名副将。 “属下前锋营众将恭迎大人。”军营中的武熬与平时的武熬看起来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武将军战告捷可喜可贺!”应一声随后跨步进营途径法场时驻足侧了一眼然后回扫一眼身后的武熬他淡然地与我对视。不卑不亢看起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 我轻勾唇角笑笑缓缓准过头。继续往大帐中行去。也许是我们一行人惊动了法场上那受剐之人还没等我们走到大帐。那人便凄声叫喊“夫人冤枉!冤枉啊!”这声音听起来还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不免驻足回头。 那人满身是血。见我回头悲喜交加喊得更加凄厉。 武熬并没有拦我到法场走上木板搭建的临时法场以眼瞪开刽子手来到被绑在木柱子上的囚徒面前他胸前的血腥味冲得我不禁皱眉这种场面见得太多了若是换作十几年前。指不定我会吓成什么样。 “夫人我冤枉啊!”说话间口中地鲜血四溅。 我始终没认出这人是谁。不免蹙眉想了半刻。 那人见我蹙眉竟哈哈大笑。“属下还记得夫人徒手收边城的豪迈!” 边城?那应该是熊大山的人。熊大山手下我听过声音地不出三人付左年迈。如今已处半隐退状态再说我也认得他眼前这人绝对不可能是他!剩下的只有萧泊跟庞大丘庞大丘前些日子刚从宜黄回边城不可能是他那就只有萧泊了“你是萧泊?” “承蒙夫人还记得属下!” 我本想开口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脑子里却突然迸出一丝火花这火花引起了一连串地反应瞬间窜起熊熊大火……萧泊与庞大丘是熊大山的左右手离开宜黄前我曾下令熊大山出兵运河萧泊应该在驻守在运河沿岸此刻竟然在这里受刑难道说……回身看看身后的武熬从他的眼睛里我得到了答案这么说我是太小看他了他的手竟然已经伸得这么远了。 直视着他地双眼“质问”萧泊“运河守将竟然插手北伐大军的事如此越俎代庖杀你不为过!”我这话指桑骂槐他武熬不会不明白。 萧泊张嘴错愕不过没半刻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心知此刻我也救不得他因为我不可能在这种北伐的时刻与武熬针锋相对令萧蔷起火于是仰天大笑。 “我萧泊一介草莽能跟随秦大将军至此已是平生佳遇!他朝大将军一统中原雄霸诸侯之际史册上也能留咱一笔死则死矣死则死矣!” 我所能做得就是给他个痛快。 看着脚下这个直接死在我上的忠诚良将挥手示意士兵抬下去厚葬这种时候忠诚并不意味着就能得到生机! 踏着夕阳走到法场边缘扫视一眼台下的士兵再看一眼身旁的武熬“汉北必亡于我们秦军之手!你们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秦军是不可战胜的!”说罢步下台阶每走一阶都能听到木板的吱呀声营场内寂静无声。 我之所以第一站就来前锋营就是想要给武熬一些警示没想到他却先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当着众人地面让我亲手杀了自己亲信的手下看来这小子是不打算再继续瞒我了。 晚间他在中军帐设简宴算是迎接我的到来宴席上大致讲明了眼下与汉北对峙地情况以及秦权前几天所下达的作战命令。 前锋营主要负责右翼突击本来罗韧之也在营内因为战事需要在我到之前就已被调至左军辅助秦权、焦素义看来下一步是要进行大规模作战了以目前秦、楚两军地兵力一鼓作气打下平野并不是不可能地事但也并不简单要知道此次汉北拨至平野战场的大军都是最精锐地不过自从方醒汉西大败失踪之后李邦五的节奏明显乱了这正是攻打汉北的好时机趁着他思绪紊乱一举冲破防线直指北向灭李很可能就在旦夕之间。 因为北上途中连续赶路我染了点风寒到前锋营的当夜也没地方熬草药后半夜就微微起了烧烧得口干舌燥爬起身摸了床头的凉茶一口饮尽只觉得通体舒畅秀水自制的茶到是特别爽口即使凉了也带着甘味。 喝完茶重新躺回床上思索着武熬现在的势力到底到了哪一地步我到底该如何防他又想到这次北伐秦权能否脱颖而出一旦灭掉汉北下一步对峙的自然就是汉南楚策有岳帝皇四子做挡箭牌一旦灭李之后他欲拥立皇四子并以此借口诛杀秦权到时我们是否也能找到一个借口师出有名呢? 此外让我担心的还有秦权的态度他对岳帝的感情很深一旦楚策来一招“兄弟之义”就算他不信可是楚策手上的皇四子毕竟是岳家的嫡皇子他能放得下吗? 越接近结局人就越贪心楚策绝对有意于天下他的**绝对在秦权之上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正胡思乱想着帐外响起几声微弱的交谈“夫人已入睡了。”这是伏影的声音。 “我有军机要事一定要见她!”这是武熬的声音。 伏影迟疑着没说话可能是在考虑要不要叫醒我没等他出声我先开口让他们两人都进来。 因为太晚我合衣而卧起身披了件斗篷坐到床沿武熬攥着一只竹筒进来伏影立在帐帘处守卫。 “姐夫刚命人送来的消息。”将竹筒递给我。 我接过来看时只见竹筒里封了一只油纸信封上面的火漆还没动不免抬头看他一眼随即拆开信封展信来看。 原来秦权已摸准了汉北军的要害所在打算三日后左中右三路齐进抢先攻下平野并借助平野东北狭道直往北上趁平野以北的防线尚未构筑完整时打他个措手不及这个策略相当危险不管对秦军还是汉北一旦有失其中一方就有可能是万劫不复…… 看来我不能继续留在前锋营了必须要马上去中军我想知道秦权到底有多少把握。 将信递给武熬起身在帐里慢慢走着他看完信中的内容将信放到火烛上烧掉“你觉得可行吗?”他直视着我。 “我相信他。” 他微微点头什么也没说站起身往外走到了帐帘处时回过头来“我跟你一起去!” 这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我离开前锋营不应该是他最想要的吗? “你不是担心我吗?”直视着我哼笑一声。 转身跨步出去。 “最好别让我下狠手。”这是我给他的忠告。 定在门口不过始终没再转过身“你一次都没相信过我不管我值不值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