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21 霸族李氏 三

第四卷 121 霸族李氏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的两大特殊怕就是我跟英翠两人了我是因为秦权的支持她则是因为引义瓦山一起入伍的原因加之曾在运河沿岸训练过水军出入军营全无人非议可能是因为军营中重武轻文的原因她到比我还不隐蔽。www.kuai.com追书必备 暗中送焦素义、英翠娘北上夜间独自坐在书房思索着日间焦素义的话…… “夫人夜凉了怎么也不披件衣裳?”扶瑶今夜留在了府里哄完越都睡觉又到院子里看我手上搭了件绸衫顺手给我披上。 “越都睡了?”拉好衣衫让她一起坐到凉亭栏杆上。 “嗯睡了。” “你们到比我这个做亲娘的更像娘亲。” “夫人不是有大事要做嘛再说我们闲着也是闲着。”伸手折着我的衣角。 月光穿过亭柱迎面袭来雾晃晃的犹如细纱蒙眼。 她低着头一声不响。 “怎么了?”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不可能注意不到她的变化。 “什么?”抬眼看我带着笑意。 微微叹息“别装了笑比哭还难看是不是过得不顺 她点点头转瞬又摇摇头停了半刻突然扑到我身上呜呜哭出声“夫人……我就是想你。” 暗暗叹口气拍拍她的后背看来真是过得不顺心“嫁人不是只有感情就行得也不只是两个人的事。” “夫人……我想回来。”如夜莺般呜咽着。 “傻丫头。一不顺心就逃避这辈子你要怎么过到头?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要站起来往前看不能回头看那些伤心事。” 从我身上抬起头。睫毛上的眼泪在月光下灼灼闪亮“夫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但似乎又不敢说张了半天嘴最后还是没说。 “说吧这里就咱们两人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得?” “……我也只是觉得奇怪。不知道说得对不对。”起身挨着我坐到亭栏杆上“上次舅老爷(武敖)回宜黄他(袁老四)也跟着回来入夜时我听外面有动静就起身去看原来家里来了些陌生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不过看一个人身上地佩刀。应该是军中的将领跟了您这么多年多少也知道点。我就好奇他们怎么半夜来本想问问下人。可没想到舅老爷也来了。我躲在暗处也就没出来听他们说了什么运河东、运河西的。还有什么南北大敌要一个一个除军中地部署我也听不大明白第二天我本想问问他(袁老四)前夜怎么回事可还没来得及问就为了点小事吵起了嘴他上了脾气竟然动……手一气之下我就跑去了红玉姐那儿后来他出城时才把我接回去我也就没问。” “他打你?”没想到袁老四竟然能动手打妻子。 “就……那一次。” 也许是与秦权的相处方式惯出地脾性听到丈夫对妻子动手气就不打一处来何况打得还是这个跟了我近十年的同伴心想当时真不该同意把扶瑶嫁过去如今后悔却也来不及了。 见我脸色生异她明白我是动了气赶紧解释“没什么也就是一时上火推了一下他平常待我还是很好的。” 看她有些着急心里不免又觉得自己太冲动他们毕竟已是夫妻有些事不是我这外人能管得了的眼下还是多想想她刚才说得话最重要。 同一天内两个人向我纰漏一个人的秘密而且这两人都是我能信任地可见问题真有些严重了。 自从六盘我对武敖起疑之后一直在暗中分化他的兵权他的本事我是清楚的当年百骑侵扰边城就突显了他的军事才能后来进入秦军因为权利斗争的白热化不得不藏起锋芒然而就像焦素义所说权利越大私心就会越重因为他看到的东西多了他清楚凭自己的本事能够达到什么地步所以当他的收获与付出不均衡时难免就会有怨言这也就是为什么秦权近年来连续升他们这几人地原因目的就是满足他们的私心然而人与人是不同地有的人知足有地人永远也不会知足。 想到那个雨夜我坐在竹屋里听到隔壁女子地哭声以及男人的呼吸声一股战栗窜过周身他当时到底是把身下地女子当成谁呢绿罗衣还是……我?如果说那一夜代表了他对我的态度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已经做出了某种决定? 不敢再往下想安抚了扶瑶几句让她在府里多留几天各自回房。 坐在床上望着纱帐在在月下飘飘荡荡……此时此刻我不会允许有任何意外出现如果我跟武敖势必要决裂那么----这一切就由我开头吧毕竟当年是我先闯进了他的世界就要由我把这纠缠斩断----彻底斩断! 当夜急命伏影远赴边城给熊大山传令命他快集结边城一代秦军驻扎运河沿岸防止武敖兵变并与汉南联手又派一名护卫到原东部兵团那里还有我暗中留下的一万三千名“隐形”兵这些人就是当年我让祁公傅暗中掘古墓的那批人本来不过几千人这些年我6续将先前的巡弋散兵一点点划到里面成了一股隐形军队由秦权特派副将----余俊统领对外就说他们是在东部一带挖凿铁矿其实是宜黄的中卫军防止对手直取宜黄或者岳东中部有人作乱危害到宜黄的安全在南北两大军团不能及时回来解救时这支军队就成了最靠近宜黄的近卫军。有他们在就算有人想动宜黄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得手的。 宜黄的重要性不只因为它是岳东一带、连接南北的重关还有秦军大半军官的家眷都在城内一旦宜黄被控制难免会造成军心浮动因此必须保障这些军官的家眷安全他们才能安心在外打仗。 我若想除掉武敖手中的兵权先做得不是如何对付他而是如何防御他能让焦素义看出来有恙必然不是只动了一下肯定早就已经有所准备这小子行事向来诡异、狠厉就是相处了这么多年我也没摸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因此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整个夏日我暗中安排好了岳东一地的重镇防御因为担心消息有所泄露其间并没有与秦权联系。 等到暮夏初秋时分平野大战开始借口助战我打算前去平野风声一传出去众将家眷纷纷前来探视其实探视是假托我稍东西是真女人们都担心自己丈夫、儿子的安危秦府一时间门庭若市门口的马车、轿子停了一地。 红玉、秀水她们几个到是沉得住气一直等到我临行的前一晚才来府里红玉给了我一只包袱里面是几件衣物跟一些亲手腌制、晒好的肉干秀水给武敖带了些内衬的衣服顺带还给了我一大包茶叶“我也没什么好送姐姐的知道姐姐爱饮茶春上特地采了新茶炒制的姐姐带着路上提神用吧。” 这丫头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不过待我到也没什么坏心毕竟已嫁为人妇多少都是向着自己的丈夫无可厚非我不也拼死向着秦权么?一个道理。 “对了我想向姐姐讨一个人。”递过茶包后开口跟我要人。 “说说看。”心想身边应该没什么她想要的人才是。 “相公他一年到头不在家府里就我跟月盈母女俩下人又没一个知心的想找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近前跟姐姐府上的一个小丫头十分谈得来就想是不是能接她到我那里住几天。” 她说得是谁我一时还真猜不到她先前在秦府住时到也有几个喜欢的女侍可她与武敖成亲没多久我就派人将人送了去成亲后也没见她对哪个另眼看待过“你说得是……” “就是年前姐姐让伏护卫从汉西护送回来的那个小丫头。” 她说这话时我瞥到门口伏影的眉角微微蹙起“哦这丫头是将军一位挚友临终前托付我们照顾的可不是什么下人。” “这个妹妹也知道就是见这丫头机灵而且又会哄月盈想时常让她到我哪里走动走动……” 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让人叫来赵娉问她的意思小丫头像是十分喜欢秀水一口应允笑容无比灿烂我就更没有反对的理由了不过抬头再看门口时伏影早已不知去向…… 这种事我也没太过在意只是隐约猜到伏影对赵娉这丫头似乎有些不一样但由于前方战事紧张我又担心秦军内部会出现问题也就没再多加深究于是才有了后来的诸多事…… 可是就算我能猜到伏影的心思可那又能如何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人喜欢这么活有的人宁愿那么活这都是他们自己选得路别人想插手也未必就能改变结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