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09 坑敌十万 一

第四卷 109 坑敌十万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军分为左右两路左路五万人马由秦权、许章统帅右路则是班骁、武敖任左右将军我作为随参一直跟在中军帐这么安排其实主要是为了防师兄秦权对他的看法相当矛盾忌惮却又不想承认这一点从他第一次听到“方醒”这两个字时就是如此。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也许他看不上这些所谓的谋士毕竟战争不只是谋略问题很大程度上还在于武将跟士兵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对决师兄的才能确实了得然而也被神话得太过厉害致使世人皆以为战争不过是场谋略游戏从而忽略了那些真正流血、流汗的主角因为这个想法所以他并不十分倚重谋士诸如我的诸多建议也仅仅只是建议用或不用并不一定这么多年来虽然他一直最信任我然而在正事上我们并非夫妻他时常会用最实际的说法驳得我哑口无言也因此我更加懂得了战争并非是智谋所定能够决定胜负的是那些真正参与对决的士兵这一点极为重要。

    战争伊始武敖结结实实地给我授了一课什么是真正的对决!

    战场上不存在人性不要期待这里的男人会对谁温柔即使是你的亲人、恋人在这一刻他不过就是一只恶魔。

    班骁于前日引军入深山欲劫敌军粮草因此中军帐中只剩我跟武敖。清晨时分传令兵突然来报敌军来袭。

    “一共多少人?”武敖扔掉筷子胡乱抹一把嘴上的饭粒看起来相当兴奋。

    “约三千人。全部是骑兵!”

    三千骑兵来偷袭五万人马而且不是在晚上定然有诈。“让探子查探左右两方可有埋伏!”伸手去拿令箭却被武敖抢了先。

    “吹号角。迎战!”

    我瞪视着他希冀他能暂缓下令可惜他一眼也不看我为避免中军不合我只暂时忍下。等那传令兵一走急忙提出反对不明就里出战很可能造成大规模伤亡而且班骁正准备偷袭敌军粮草万一本营有恙很可能会让班骁所部陷入重围。

    “放心我一定能打个大胜仗。”这是他回答我的唯一一句话望着他的背影。我突然记起了许章临别前的一句话---武将军憋得太久了怕是不好把握。

    确实这几年不是庄忠。就是庄明夏我似乎陷入了权利与情感地漩涡。完全忽略了对武敖的观察。这小子从小就想出人头地杀吴平召。投汉东军汉北封将弃印降秦每一步都脱离不了他当年的宏图大志对汉西一战秦权并未启用他秦权间或对他地不信任使得他更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夫人可有吩咐?”当年由我提拔上来地祁公傅如今已经晋升为参将此次伐李他也在军中自然跟我最亲近。

    “命人火查明左右两翼可有敌情!”祁公傅是巡弋出身探查敌情是他的拿手好戏。

    祁公傅领命而去我坐在帐中暗暗等着回信外面号角早已吹响我急切地查看作战图如果敌军的意图是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正西方向那么也就是说西南与西北两个方向定然有埋伏一旦大军迎敌很可能会被这两路人马截成两断分而灭之我这“随军”并没兵权在秦权身侧时因为身份独特我的号令有时就是他地号令在军中尚有效力然而这是武敖的新军它的权利相当集中而且以他的个性自然不可能允许别人插手他的事常听下面的军官说他行事独断专行还以为都是在挖他的墙角如今看来到也属实这小子一旦打起仗来确实六亲不认!因此要说服他必须要有非常完美的说法。

    正想着如何应敌突然进来一年轻人看他胸前的“封条”(封条即锦绳数量越多表示官职越大算是军级地标志这军级制度由秦权亲自置顶自新军而起士兵们习惯称这种锦绳为“封条”)应该算得上一个小头目起码是一个小方阵的统领进来单膝跪地我见他面生也就没立即问话。

    他到是先开口“属下单末拜见随军大人。”

    这名字也听着陌生“什么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