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08 西北望 射天狼 二

第四卷 108 西北望 射天狼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俗称小年节是民间祭灶神的日子依照规矩“官三民四船家五”官家在二十三这一日平民百姓多在二十四居水上的人家则在二十五不管日子多少总之这几日都是喜庆之日宜黄城内一片祥和。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清晨起来下人们早已清扫好了积雪越都早早起床跟师傅晨读去了秦权一回城就去了南军说是视察边防其实是跟楚策秘密会面前几天捎信说二十三一定回来不回来也不行武敖、班骁、罗韧之昨晚就送上了拜帖早就秘密回到了宜黄他不回来谁能主持晚上的宴席! 一直在想除了班、武、焦三人还有谁能参与这场“小年宴”没想到是这个罗韧之说起来他是庄忠的人也称不上北梁名将因为庄忠的介入军中将领有不少变动有些人的生平我知晓的也并不详细只记得此人为人到还算中肯虽然是庄忠一手提拔起来的到也没有加入到权利之争中去与班、武、焦三人没有什么明争暗斗仅凭这一点用他也不为过起码内部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何况四大主力将领中有庄忠的人起码不会让后院起火。 正午时分秀水、红玉分别带着孩子先一步来到秦府如此一来晚上的宴席看起来也没那么扎眼更像是吃团圆饭。 月盈已经可以走路追着越都屁股后面嘟嘟囔囔的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对于这个将来是自己媳妇的丫头越都的态度看起来更像是哥哥。照顾地到也算体贴只是可怜了少卿还不会走路。只能扶着桌沿无奈地对门外两人叫嚷可惜没人理他。几次试探着推开桌沿因为腿太软根本支撑不住身体不是一屁股坐到地上就是磕到桌脚。弄得满头包哇啦啦哭半天眼睛还是瞅着门外那两个“没良心的”正在自顾自地玩得开心。 傍晚时秦权才回来接着班骁、武敖大模大样地进门他们算是秦府地亲戚节庆之日来吃酒并没什么可疑至于焦素义、许章以及罗韧之。都是从后门进来以免弄得满城皆知。 几人在书房密商直到掌灯时分才到前厅。--小--说--网 这时。少卿还在为没人理而大哭正好班骁进来看到。一把提起儿子。举到肩上逗弄小家伙虽然兴奋。可对于这个不大熟悉的人并没有多少父亲的认知消停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让母亲抱“嘿我们老班家可不兴老往女人怀里钻地子孙多没出息。”提起儿子放到腿上竟拿了酒喂儿子喝红玉在角落里瞪了他半天也没用。 “你这当爹的在府上待过几天?临时抱佛脚可是没用。”招呼下人们上菜时不免接了他怀里地孩子走几步递给红玉小家伙因为喝了口酒正呛得不停咳嗽。 屋里众人也跟着说笑起来又论到了越都跟月盈的亲事众人的话匣子越打开了。 “我听说罗将军的小女儿生得聪明伶俐军中不少人都想与罗将军攀亲家不知哪家有这个福分啊?”许章难得谈起了儿女私事不过依我看他谈到这种事多半也是有目的地只是不知道葫芦里卖得哪家的女儿红。 罗韧之已过而立之年家中一妻一妾妻生两子一女妾生两女听说最小的女儿只比越都小一岁多算起来不过四岁大“许先生夸奖了那个小黄毛丫头我常年不在家中都被内子宠坏了到比那男孩还调皮我还愁长大了没人敢要啊。” 听他们这么一说看来都有其他意思到不如替他们俩承接一下看看结果如何“我曾听女眷们提起过罗夫人不但德才兼备更有梁都美人图的美名以夫人之姿将军之相小姐生得定然出众。” “夫人过奖过奖小女生得粗野不堪一视不堪一视。”推让中…… 许章看我一眼点头笑笑对我的插言似乎很满意“今日小年算得上喜庆之日难得几位将军能聚到一起既然小公子与武小姐已经定下亲事到不如好事成双我瞧班将军家的这位小公子生得虎头虎脑一看便知将来定是不凡罗将军可舍得将爱女配至班家以结秦晋?” 就说他不会无缘无故扯这些儿女情长原来是战前笼络人心一旦班、罗两家结亲罗韧之的重心自然要往我们这边靠拢庄忠那边虽是旧主可这边却是亲家一荣俱荣自然不会拆自己的台确实算高明。 罗韧之看看秦权再看看班骁之后是许章跟我抚掌大笑“那自然是好只要班将军不嫌弃我那女儿年岁大这种好事我哪能放过!”看来他也是有意想往这边靠。 班骁也跟着大笑起来“不大不大就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嘛看来我家这小子比我好命才出娘胎一年就寻了个漂亮媳妇!” 红玉也跟着笑不过显然勉强了些我能理解当时越都跟月盈定亲时我的心情也很复杂身为母亲想得总要多一些毕竟是自己地孩子。 最后由秦权跟我做主许章做媒班骁、罗韧之各自写下儿女的生辰八字算过并无冲撞后定下一纸婚书罗韧之之女罗涔配与班骁之子班少卿又一次两个年幼无知的娃娃成为了大人们交流地媒介他们的婚姻不过就是一场交易我却是其中地参与者又有何颜面长吁短叹世事无情? 二十三日这一夜秦军三大主力及一支新锐军地统帅于秦府密定次年正月十五兵扬谷(东周东北方)同时楚军与西南方进军榆蚕(汉东西南)二处均为汉北军主力所在此一战实力悬殊是耗时最长的诸侯之争结局如何没人能事先预料到。但有一点是肯定地这一战定有一方要败也就是说我跟师兄的最后一场对决也许就在此间的某次征战之中…… 醒世人心示天下人合万世基业到底谁能笑到最后?拭目以待! 第一战一定要赢如此才能提高秦军士气因为这个想法扬谷一战的筹划就必须周详。 自腊月二十四开始秦权、我许章三人就一直对着扬谷的地图研究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小的损失拿下扬 正月初七人日上古女娲娘娘在这天创造了人自从有了人这个世界变得纷呈同时也变得复杂起来。 初七日我给儿子穿上自己亲身做得锦缎小袄在他的小脸上亲下一口我不是个好娘亲生他前在战场上生他后始终不能守在他身旁如今临战汉北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或者……能不能回来“越都娘亲要陪爹爹到北方去。”小家伙冻得鼻头红“打仗吗?” “嗯打仗。” “爹爹说等到我十五岁就能跟他一起去打仗。”从袖子里伸出双手弯下其中一根拇指“再过九个生辰我就能跟娘亲一起去了。” 搂过他的小身子抱在怀中“……要听师傅的话不能乱跑让二娘担心。”庄明夏对越都的照顾比我这亲娘都强“舅妈和红玉姨娘会常来看你不能欺负月盈妹妹和少卿弟弟记下了么?” 小家伙从我的怀里钻出小脑袋“记下了。” 远处十几名护卫驻马大道两旁一辆马车慢慢驶来----接我的庄明夏伸手拉住越都我慢慢起身摸着小家伙的脸蛋真想把他一起带走可惜…… “夫人该起程了。”来人催促。 叹息一声松开手“又要麻烦你了。”对庄明夏一笑没想到我们两个不只共侍一夫如今还是同一个男孩的“母亲”在照顾越都方面我对她出奇地信任也许她更适合做孩子的母亲。 转身上了马车不敢回头因为害怕这会是最后一眼。 夕阳残红北风呼啸身后是孩子的呼喊…… 狠心一直不回头望着天际的残红只觉得两滴冰凉的东西落在手背上在儿子与丈夫家庭与理想之间我的选择永远都不能完美。 不知说什么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