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07 西北望 射天狼 一

第四卷 107 西北望 射天狼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见到岳帝也是最后一次数月之后如同他自己所说“正面看乾坤”末代帝王所要承受的不但是性命之忧还有尊严之辱他一生都想着如何重振大岳可惜什么也做不了怪只怪上天一下子放下来太多的英雄、枭雄他的天子之气在这些人面前早已显得苍白无力。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李邦五的暗杀自四面八方而来尽管从宣龙驿逃出生天然而这只不过是个开始为了分散目标出城之后我们与楚策分开走他走西我们朝东。 深夜山间时有鸟兽哀鸣上兵呼哧呼哧地喘着大气背上背着两个人跑了一天一夜也确实是累了何况依照它的寿岁其实已经不能陪伴秦权征战沙场不管人还是马总有老迈的时候只是秦权不舍得他在情感上面其实是个相当守旧的人只不过很少人看得出来。 我的坐骑半路上就已累垮只得与他一骑因为担心追兵跟进转弯进了山里如今也不清楚是在哪里。 昨夜大战他身上到处是血渍因为没能救出皇帝他的心里一直憋着气手上就没留过活 “等一等!”抬眼看看四周“我们一直在这里绕圈子。”刚才一直在想事情没怎么在意猛然现好像是迷路了。 几名侍卫一听这话迅跳下马可能是担心附近有埋伏。 等了许久四周依然只有呼呼的风声。京城一带的秋季季风方向多变秋初为东南风其后再转为北风。近冬时为西北风这里的山涧基本是南北方向由风势来辨。我们正在往西南方向走而刚刚进山时。明明是东南方也就是说我们正在往回绕。 纠正了路线继续往东南而去然而越往里走越觉得奇怪。耳边的风声似乎越来越小深秋近冬地夜晚竟然会有暖意!更神奇的是鼻端竟然能嗅到一股清淡的甜香味…… 扑通----身后一名护卫突然落马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就连秦权也有些迷糊这才感觉是这香味有问题因为担心秦权也昏过去急忙拔下钗照着他地少商穴一扎他疼得一哆嗦我才吃惊自己的手劲太大。 “怎么了?”见身后护卫们倒了一地。他还有些吃惊看来若不是我扎他这一下下一个就轮到他了。 “这香味好像不对劲。--小--说--网” 他甩甩头。跳下马伸手想扶我下来。没成想刚到一半。他竟软了腿扑通一声。两人滚到一处他终于还是没能逃过昏迷之前还不忘让我先躲起来抱着他地脑袋望望昏暗的四周这深山老林的躲到哪里去? 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将这十几人托到灌木丛中藏好将马匹也一并拉到密林中藏起来上兵却是死都不肯到林子里去我狠命拽了半天它也不动这时山道上响起一阵马蹄声我根本来不及躲藏追兵就已经来到跟前十几把火把将这一方山洼照得亮如白昼。 我和上兵被他们围在当中心里思索着如果不把他们引开秦权他们可能也会被现不如先托他们一会儿不信他们抵得过这种香味。 想罢翻身上马摘下钗照着上兵的尾椎狠狠扎了下去它一吃疼疯狂地冲开围堵奔向山谷深处。 香甜味越浓郁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疼回身望向身后他们似乎还在追手下狠狠拍着上兵希望它能再跑远一些可它却猛得停住了借着星光往前一看原来是一处绝境! 没半刻追兵已至借着他们手上地火把光只见四周全是红艳艳的七瓣花这股香甜味应该就是这种花的香味可为什么秦权他们闻了这香味会昏倒而我却只觉得胸口闷疼呢?而且这些追兵似乎也不会昏倒哦不对他们也有作用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就清楚了也许是因为接连行路的原因秦权他们的体力流失太多而这些人并不像我们几天没有休息体力要好一些因此撑得也就久一点。 望着他们扑通、扑通地落地火把躺在花丛中“啪啪”燃烧着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时才想起来要先将他们绑起来。 从山岩上扯下一些藤蔓沿路回去将倒在路上的追兵全部绑好绑好最后一个人后一屁股坐到地上东方已经白东南天上的天狼星灼灼生辉! 因为害怕这些追兵会先醒来不得已只得再扎秦权期待他能早早醒来可惜扎了几处麻穴他都没醒可见这种不知名的花香何等厉害五更快过时他终于是醒了看看他被扎得到处瘀伤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侍卫们也逐渐清醒分头去查看那些追兵夺了他们地马分别将这些人置于谷中各处一时间他们回不去也追不上我们其实按照常理他们应该不会留下活口不过昨日造的杀虐太多毕竟还有我跟着尽管我并没有表示讨厌这种杀伐然而他却有意躲避也许他不想让妻子认为自己是个杀人狂尽管我清楚眼下任何一名带兵将领都可能如此然而有些事不一定我想的“也许”就是真得男人地想法如同女人的想法思到深处没人知道别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初冬之夜寒星闪烁亥时左右天狼独明。 从京城一路赶回来已是近两个月后地事了再有十几里地就是新军大营武敖带兵有术探子早就探到我们地踪迹已在松林前等候多时。 十几名护卫除了伏影意外。其余全部“消失”这些人直接受命于两人一个是秦权。另一个就是训练他们的许章就是我也不能擅自驱使他们。当然伏影他们几个除外毕竟是我地护卫。 “姐姐身上的毒可解了?”自从成为新军统帅之后武敖做事越来越圆滑对于权利争斗似乎也越来越在行。这一点值得欣慰同时也令人担心他地好与坏毕竟不单代表他自己目前从表面上看秦军存在两个派系一个是以庄忠为的北系另一个自然就是以我为的南系北系地将领如今不少被提拔成为重要的统帅。南系地第一大将领则是焦素义他在秦军中的地位相当高可说除了秦权。武将中就剩他了没人能与他比。毕竟是跟秦权白手起家的第一人。这个位置没人能动摇何况他的忠心也并非旁人能比。南系之所以能维持在目前这个局面其实完全是靠他在支撑我只不过顶个名声另外就是许章在暗中做手脚。 北梁与南凉的降军毕竟占据了秦军一块重要位置如果不能妥善解决降军与原秦军之间地矛盾势必会造成内部混乱如此一来必然影响秦军的战斗力因此当年秦权纳庄明夏时我“急流勇退”打翻了“满怀醋”多半是想将这么大的融合问题引到秦府的男女之情上如此一来军中的矛盾自然也会相对弱一些秦权在其中慢慢调和给与降军统帅足够的信任同时也从他们那里得到信任融合其实就是一个信任与被信任的过程。 这一点秦权做得相当好当然这也是在付出了诸多东西之后才得到的例如我们夫妻之间的信任问题就曾受到这件事地干扰儿女私情与军政大事往往不能相融因为一个是感情一个是理智你很难在拥有炽热感情的同时做到理智或者理智的同时拥有幻想中地感情这两者本身没有矛盾矛盾出在于人除了感情外还要生存下去。 “名士云游四野去一次就能碰上谈何容易。”进军营我通常都会着男装一来方便二来即使秦权不在意然而整个世界都在意未免横生事端还是不要太为难他才好因此路途中就换下了女装只是这一身软甲虽能挡风可暖身的功效就没有多少了只能裹紧斗篷努力使自己不打颤。 “塞上风大姐姐也穿太少了。”将炭火端到我身前霎时觉得周身暖烘烘地手指也渐渐舒展开来。 对于这种亲近秦权似乎已经不太在意可能是因为大家地年纪都大了年少轻狂的日子也早过了当年连多被看一眼回来都要有“提示”如今什么说法也没了爱情可以长久但漏*点就只是一瞬间地事情了转瞬即逝。 “对了姐夫最近汉北军一直在抢修关隘看那样子是对着咱们来得!” 秦权点点头其实回来的路上我们也有所察觉汉北军的动作十分迅因为担心自己就是下一个汉西所以事前做足了准备。 “让袁老四暂居中军腊月小年时你回一趟宜黄军中越少人知道越好。”思索后秦权交待了这么一句。 武敖噌得蹿起身满脸兴奋“这么说要跟汉北开打了!” 成亲那天都没见他这么开心过这小子对打仗执著地令人吃惊。 腊月二十三已准定为秦军几大将领的秘密会面时间这事早在月前就已经通知许章、焦素义作为秦楚已经联合的一个信号只是由谁参加秦权一直没有定下来他今晚既然这么说看来武敖已经完全得到了他的信任当然这是由新军的战斗力决定的并非他叫我们姐姐、姐夫的原因至于剩下的人选就看届时腊月小年节上都由谁会出现在秦府的宴席之上同时这也表明了秦军最新的军力分配以及目前最得势的几位高级将领到底是谁! 想起他与皇帝诀别时的情形不难想像此次南北之争会是何等的激烈除却地盘争霸还有私人恩怨能否一笔勾销谁也不清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