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第四卷 106 天子劫 二

第四卷 106 天子劫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没问对方为何会来京师心照不宣的事就算问了得到的答案不过也是敷衍徒增尴尬而已。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询问过店家有关“万山九虎”的作为后让人把那“大哥”带进来。 单论长相此人并不输屋里这两位诸侯公子只是周身带着戾气脱不了草莽之气显得张狂了些尤其那双眼睛若我再年轻几岁当真还会有点不适索性见得人多了到也是见怪不怪他看过来我也不闪躲只管看过去就是了。 “你们是什么人?”到是他这个阶下囚先开了口看起来还是对着我问得。 “客商路过的。” 听完我的回答他哼声一笑“客商怎么可能带着这么多高手出门?” “有钱自然能请动这么多高手阁下久居天子脚下这种富贵豪奢之事听得应该不少才是。” “……你喜欢钱?”这一句到是出乎我的预料不免转眼看看秦权、楚策他二人均以手支下巴看起来相当放松。 “钱自然是喜欢。”这个问题我到还真没考虑过跟了秦权这么多年生活上到是从来不用操心虽然也曾为军费费神不过那与生活无关也许这就是嫁给贵公子的好处起码衣食无忧。 “你想要我多得是。”很难理解他说这话时咬牙切齿代表了什么暗想还是不要再跟这莽汉纠缠下去省得惹出笑话来瞪一眼秦权示意他接替审问。 跟楚策行礼告退。夜已深也该上楼休息去了。 行至楼梯尽处只听楼下一声呼喝。“多少钱可买你的女人?” 呵!摇头苦笑看来这小子今晚应该不会太好过才是。 次日再见。果然眼角有处瘀伤据秦权说他们是公平比试出乎意料秦权、楚策竟然放了这几人。临走前。那“大哥”还特意来到我跟前拜别。 我正侧身站在吊脚楼梯上却是与他差不多一般高可见此人的身材何等魁梧。 “在下郝通昨夜……得罪夫人了。”抱拳施礼。 “郝义士不必在意是我们误闯宝地有错在先昨晚让几位义士受苦了。..” “夫人与公子他日若路过万山一定到山上一聚。”说罢转身就走到把我晾在了楼梯上。 又见他们与秦权、楚策抱拳送别。看来已经得知了我们的真实身份不免有点担心越多人知道我们底细。就越不安全。不过既然他们愿意说出去自然知道此人可信。最后还是把提醒藏在了心底。 早饭时。将李邦五、姚叶姿进京的事告诉了秦权、楚策好让他们心底有个底。 京城繁华依旧。 汉东公子府、汉南公子府早已荒废。却依旧有人把守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汉东已亡汉南已叛如何还能算得上大岳臣公?人去楼空情已故他朝人世他朝已不是。 当年初到京城因为躲避刺杀一直没能好好游览一番如今秦权、楚策各去寻路子想见皇帝我自然也就有了功夫乱转有伏影他们护着也不担心安全有碍何况我长居南地又是深居简出认识我地人本就没几个与秦权一起反倒还危险几分。 从清晨一直转到正午只买了一串糖葫芦碰见一孩童哭闹就送给了他。手上空空如也到也落得轻松自在。 穿过一条青石小道一汪碧水在眼前铺开水岸对面一处红漆楼置身枫叶丛中水汽蒸腾下显出几分仙韵。 刚想抬脚过桥伏影闪过来阻挡“夫人那里是未水阁。” 未水阁?好像听过仔细思索才想起来原来这里就是姚叶姿曾待过的京城第一歌坊。 “未水阁怎么了?”因为记了起来反倒想捉弄一下伏影这闷葫芦。 他的脸色千年不变明知道我故意为难但又不好不答“是男人寻乐子地地方夫人不宜进去。” 扶着岸边的青石围栏微微叹口气“男人皆视烟花女子为不洁之物却又争破头皮散财寻乐洁与不洁到底如何定论?世上若无此地则天下女子皆净可偏偏又是难以杜绝错又在谁呢?” “错在生身女子无力与世人争断是非。”一道女声接住我地话尾。 转头却看见一身布衣打扮的姚叶姿她轻盈一笑“远远的看着就像你原来真得是你。” 收拾好错愕也许是被她的笑容感染只觉得心情舒畅至于那些“你怎么会来这里”或者“我为什么在这儿”都不重要如此晴空碧水再谈俗事岂不太煞风景?到是我们身后各自的护卫看起来比较现实剑拔弩张随他们去吧。 对面传来一阵悠扬地琴声应该是未水阁的姑娘们在练琴。 “还是那几老调。”她微笑着摇头叹息背过身倚在青石栏杆上“人都很奇怪说是喜爱天籁奇音可转来转去又是那几老调常弹这曲子我八岁时就常听。”抹一把额前的碎“听说你们有了个儿子?” “嗯很顽皮。” “男孩都这样。” 两人聊着平常无奇的话题也许是因为看尽了人世的缘故与她和红玉相处时有些话不需要深解她们就能明白整个人感觉非常轻松很自然就能笑出来。 人生难得遇知己!值得高 可惜时间太短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相别时正是晚霞满天望着马车消失于黄沙道尽头一股怅然浮上心头如果我们只是普通的妇人如果我们生在太平盛世也许……算了哪有那么多如果! 安逸过完了自然轮到了惊心动魄秦权、楚策探得同一消息皇帝三日后天坛秋祭届时李邦五也会到场以张显其余诸侯的不臣之心为可能要爆的讨贼之战讨个有力的说法。 当日天坛四周护卫森严岳帝登坛拜祭李邦五及众臣分立坛下就在岳帝焚香毕预备下台阶地最后一刻司礼高喊一句:“东王秦权南王楚策觐见!” 满场哗然谁也没想到这两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就是李邦五也吃惊不小李家军蠢蠢欲动怎奈李邦五迟迟不肯下令如果此时抓了二人难堵天下悠悠众口。 岳兆广高居天阶之上望着两个结义兄弟凛然而来悲喜交加却未形于表面。 “臣秦权。” “臣楚策。” “觐见来迟望吾主责罚!” 有多少年没能这么光明正大地在世人面前报自己的姓名?我能理解秦权的那份毅然曾经他不过是一个汉东不得宠地公子一个九族尽灭、被人称为丧家之犬的多余之人如今手掌岳东大权堪与几大诸侯分庭抗礼还有什么能阻止他这份毅然? 岳兆广起唇一笑这怕是多年以来第一次这么会心地笑容“二卿确实该罚天坛之上就缺你们二人地香火还不快去焚香!等拜完再罚尔等。” 司礼赶忙递上香二人就地跪拜。 一切礼毕岳兆广急命摆驾“宣龙驿”这地方位于天坛东南方不远原本是皇帝祭天之后静思己过的地方按照规矩朝臣们没有召见必须在外面守候。 毕竟自小一起长大三人地思路想到了一处秦权、楚策早已在此处做了手脚因为知道祭天之后李邦五铁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定会痛下杀手打算就从此处逃出生天。 不过另我吃惊的是秦权的打算他竟然想将皇帝也带走这一点显然楚策没想到他要的也许只是堵天下人之口再多的可能就是与皇帝的这份兄弟之情从这方面来说他确实比秦权实际。 “二哥不管你说什么今日一定要跟我们走!”此刻秦权看起来就像个耍赖的孩子也许越都的顽皮就是源自于他。 楚策低眉思索并不插言岳帝看过一眼楚策摇头笑笑“子都你又犯浑了我若跟你走了天下人如何看你如何看我?” “李邦五迟早要反既然如此不如撒手一搏!” “我跟你说过大岳劫数已近翻盘是迟早的事百姓为战火所累早已对岳氏一族失去信心大势所趋非一人之力可违我既为天子享尽人间富贵不但不能为百姓谋福还临阵退缩只求保命有何颜面再叫岳兆广倒不如正面看乾坤生死有何惧?你我兄弟情深你能为哥哥做到如此也算仁至义尽剩下的路你们好好走吧。”拍拍秦权、楚策的肩膀“若有来生无论高低贵贱咱们再做兄弟如何?” 楚策握住皇帝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两下“兄弟们迟早会见面!”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也许他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个楚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