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九十九 大战长墉 二

九十九 大战长墉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其来的大战仅仅休息了一天的联军以最快的度动突袭即使战斗力尚未恢复然而面对强大的攻势长墉军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为了组织下一次反扑他的兵力调动尚未完成此时城中空虚一时间来不及将布置在四处的兵力集中兵贵神况且联军以破釜沉舟之心对待这次攻势尽管汉西军拼命抵抗然而明显后劲不足。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破云而出长墉城上一片萧索旌旗歪斜浓烟滚滚插满翎箭的尸体挂在墙垛上攀墙的云梯在空中荡着吱呀吱呀地响着…… 已是第四拨攻城看眼下这个样子是经不住第五拨攻势了。 秦权一脸脏污焦素义裸甲上身只穿单衣师兄那身儒衫上也被箭火烧出了几只大洞几人正围着一段树桩子商议怎么布置第五拨攻势。 此时城门上竖起一面虎旗。 “启禀大将军赵启汉在城门上喊话出言要找大将军!”传令兵单膝跪地。 围着树桩子的几人听罢此话面面相觑。 “我跟你去!”焦素义心知秦权与赵启汉的关系清楚他不可能拒绝这个邀约。 秦权摆手。 师兄在一旁却只字未语只是略有所思地看着树桩子上的地图。 长墉城下尸体堆积如山旌旗四散烟尘四起一名士兵牵着一匹马上面坐着秦权。 城楼上一面虎旗招展旗下立着一身戎装的赵启汉只他一个人。 两人遥空对望阳光撕裂铅色浓云射在他们之间的空地上出刺眼的光芒两人的身影犹如浓重的水墨背景深深的印在阳光背面。 “秦二弟你我同殿十载有余义虽不比当今天子然我等均是背井离乡、沦为棋子之辈心有戚戚我知你甚深了你真心真意今日兄长我断于这长墉城关也算得其所临行前兄长有句话与二弟‘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抱拳拱手。 秦权拱手还礼。 铅云翻滚阳光转瞬即逝天地间一片墨色大风起。 第五拨攻势终于起仅剩的汉西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顽强抵抗诉说了这支百年来一直让北虏、游牧族望风逃窜的强悍军队的伟大传奇他们死得其所青史留名。 长墉军战到了最后一兵一卒宣告了他们最后的传奇伴着联军的欢呼这些曾为大岳国抵御过强虏的悍兵们终于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赵启汉的尸体就躺在城门的正中央这个带着些神秘的男人把名字留给了长墉这座城关他的名字后面永远刻着长墉两个字因为这座城他的名字在青史上更加深刻至于他汉西公子的身份却随着历史的磨灭而沉积于无数的瓦砾之中。 他身旁还跪坐着一个女子在一堆男人中间这个女子显得很惹眼青色的衣衫简单的式左手握着赵启汉的右手右手握着匕匕插进胸口匕上的血滴到两人的手上红艳的像无数朵梅花她的脸上在笑得意的笑。风一吹她的丝飞扬脸上最后一颗泪珠在腮上划出一道弯曲的泪痕直到干涸…… 没人知道她是谁因为知道的人都已躺在了她的周围。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给死去的人整理遗容了还记得当年那个从城门上跃下的女子以及她的孩子她们太坚强了也太狠心了拔下头上的簪替她绾好散落的头。 秦权单膝跪地帮赵启汉整理遗容“赵兄小弟当年年轻气盛摔了你那宝贝砚台一直没能当面跟你道歉。”突然静默无语转头看向一边半刻才转回来“都是小弟的错有来世一定不会落下你。”因为赵启汉素来不理政事在京城时往往被他们排除在外。 长墉一役汉西守城军四千余人全部战死联军伤亡近万次日开始据城修整。长墉周围的汉西军于三日后赶至城下连战五日后因粮草补给不足退回汉西腹地这一战重创汉西士气连带使其内部的言和势力得势汉西军不得不全线退回腹地从而让联军不劳而获近十座城池随着联军渐渐向其腹地纵深汉西也逐渐失去主动。 四月下旬汉南楚军在南方又重创汉西军此后尽管赵战西极力主战然而机遇早失已是无力回天。 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打到上泽城谁知联军内部矛盾连连合伙的买卖果然不好做利益分布不均引起了内讧联军各自为政俨然不能再共进退。 秦军因为势力不敌汉北、汉南不得不吃下那块最小的肥肉六月暑天秦军班师回归期间家中来信班老将军已驾鹤西去于是由焦素义领兵我与秦权快马赶往边城方向。 途经汉东时秦权突然栽下马我这才现他前些日子负得伤还没好只好暂时让伏影带着书信先去边城安排班老将军的后世同时让熊大山车马来迎为了安全我们暂时寄宿在一所农家。 他常年在外每次回来都是身体康健很少见他生病如今见他伤病卧榻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想想这一年来他也不容易连着几个月昼夜在战场上浴血又接连是赵启汉、班老将军的丧事加上伤口未愈合怎能挺得住? 一连了三天的烧烧得直说胡话一会儿“爹娘”的喊一会儿喊我再不就是叫越都的名字还喊过皇帝幸好他叫得是二哥不然让屋主听到还不吓死平凡百姓哪有敢把皇帝的称谓挂在嘴上的? 人常说世事无常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当年在罗望时我受了重伤他照顾我如今还是在汉东却是他受了重伤我照顾他如同轮回一般。 他卧床的日子我显得十分清闲早晨起得很早去屋后的小河里提一桶清水替他擦脸炉子上熬着药汁喂他吃过粥喝过药清理好伤口他便会睡去而我则会搬一只小木凳坐在葡萄藤下帮屋主的婆娘捻线。 日头正中时跟着屋主的婆娘忙里忙外她教我刮鱼鳞我教她做春卷难得我还能记得小时候的技艺傍晚帮他擦完澡等着看满天星子他很爱听我讲得那些乡野故事那些故事是我幼时听6苍山下尼姑庵里的师父讲得可惜他总是听不到一半就昏昏欲睡。完全没有我幼时那么好奇别人讲故事时我从来没睡着过。 那三天过得很快一眨眼已是第四日的清晨而他已经能起床人说傻瓜的身体恢复的才最快不晓得能不能这么说他他能起身就代表这种日子差不多过去了。 替他整理好衣领“一会儿跟于老爹、于大娘道谢时架子放低一点。”他们这些贵族出生的人出了娘胎就有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不提醒他难免他不会如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