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九十六 关山借风雪 二

九十六 关山借风雪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枯燥却容易把人变得简单往日生活中的诸多烦恼在这里完全没有难怪他喜欢待在这里。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次日清晨天气仍然一派晴朗焦素义几乎以为自己必胜无疑谁知正午时分狂风大作铅云自西北翻滚而来不过傍晚时分竟飘起了碎雪随着风势碎雪渐渐变成白毛大雪。 大雪下了不久几百名汉北军分成十数组开往断崖方向令人十分疑惑因为风雪太大秦权并没同意我跟去。 次日风势渐歇大雪依旧焦素义五更时分便带着数百名秦军往老王家麦田的方向开拔据说是要给那片麦田修一道拦水堤。 正午时焦素义、孟勋同时令大军分十五路过崖。 原来在暴风雪的当夜汉北军以麻绳、麦秆、热水等物在断崖上筑起了十五座大“冰桥”供大军行到对岸。 师兄不但赢了赌约还给老王家修了一条贮水池虽然这事是焦素义领人做得不过功德还是要寄到师兄的头上。 自此关宅一地就有了修筑“方天师”庙供奉的习俗。 傍晚时分大军全部度过关山断崖这十五座冰桥也于一日后垮塌这里的地气毕竟依然是暖的暴风雪一过冰雪融化桥自然垮塌。 至于师兄为王家修筑的那水池自然积蓄了不少雪水次年春此地滴雨未下全靠这水池浇灌麦田原因?只有师兄一人知晓我只记得次年黄历上写着四个字——九龙治水预示着天气大旱。 大军一过关山就真正意义上进入了汉西所面临的自然是汉西军的顽强抵抗联军千里奔跃后方补足不可能十分及时唯有战决这一点非秦权莫数离开关山次日他便亲自引一支骑兵往南偷袭汉西军的粮草所在地——南洼。将我跟焦素义留在了军中——他对方醒是相当的防备。 与此同时汉南军攻入汉西一时间汉西从西南至东北的沿线全面受敌因为时间仓促汉西并没能很好地组织抵抗一个月连失三城。 赵战西连三封急函与秦权晓以大义想劝秦权退兵。 第四封终于变成了断情绝义的怒斥秦权只字未看外人道他这是断情绝义我深知他是不敢看对与错他心里早有明断只是今日的秦权已经不单是汉东那个无权的秦二公子是非对错在他这里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是非对错。 汉西东南大营的粮草地——南洼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加上一个月之间竟然连失三城汉西迅做了内部调整由大公子赵启汉总领东南一地的军政大权。 当年水淹北虏就是他的主意我深知这位看起来羸弱不堪的汉西公子实际上是位深藏不漏的高人而且他的耐性极好若以普通人看待他定然要吃大亏。 关山往西南两百里有一城名为长墉赵启汉的大军就在这周围驻扎。 秦权自南洼回马之后与联军大军汇合。 大军开往长墉的途中时常受到汉西散骑的侵扰让人烦不胜烦他们往往只是二三十人躲于山凹之间伏击最常做得就是暗箭伤人虽然不会对主力产生太大影响不过久而久之军中人人自危路过山峭险地或树丛茂密处往往提心吊胆。 几年前我就曾对汉西的险要山势暗叹过如今联军大举攻入汉西汉北军与秦军多半熟悉平原战或者水战山地战很少接触行军度明显一天不如一天。 除夕之日大军照常往前行早上说好到达指定地点扎营后会有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这些日子因为行程较紧士兵只以定量的干粮果腹就是我们也一律定量放干粮无一例外傍晚时分我早已饥肠辘辘更别提他们。 刚跨出一道狭谷只听周围一片“叮铃铃”的响声抬眼四看原来是树上的夹子被风吹得乱响汉西百姓俗称这种夹子树为“燕子树”因为树上结得一串串的夹子犹如一行行南飞的乳燕秋天一过夹子干枯被风一吹犹如遍山响铃。 秦权正好沿着行军路线检查到我这边两人的马因为路窄不得不齐头并进自从关宅一聚再没机会跟他说话如今大军正在行进中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伏影自觉拉马退到一旁他看看前后见无人注意迅把手摊在我胸前手上握着一团油纸包同时一屡肉味扑来——是吃的东西! 急忙以余光瞄一眼四周迅接了油纸包就在这时两支箭分别从他的右前方和右后方飞来直奔他的前后心因为事突然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伏影的马也被隔在后面上不来。他俯身想躲可紧接着又是两支箭飞来这次的目标换成了我我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扑到地上两人一起滚了十几尺远。 伏影纵身从马上飞下可是为时已晚他躲过了前两箭却又为我挡了两箭分别在右上臂、后背。 他迅爬起身什么也没说只夺了一名士兵的弓连两箭一箭正中一箭虚毕竟右臂中箭有损力道。 焦素义将医官找来时我已解开了他的铠甲只见流出来的血成凝紫状想是箭头喂了毒习惯性的想用嘴吸被他以手推额“同一个错怎么两次都还记不住。” 茫然地看着他像是又回到了当年初来汉西他被蛇咬时的场景。 “老焦把她带到旁边。”指使焦素义将我拉到一旁医官急忙上前医治。 大军依然不停歇地往前走十几名亲卫围成半个圈将我们隔在一块巨石的背后。 “禀将军这不过是几样普通的毒草萃合而成不打紧。”医官挤出脓血敷完药包扎好。 这时两名士兵已经将刚刚被秦权射伤的人带了过来那人后心中箭已经奄奄一息。 焦素义蹲身刚想开口询问他却已经咽气不免啐一口“他***这么不经死!”挥手让人掩埋掉。 见老医官起身退后我这才能蹲身帮他穿好衣服。 看我脸色不对焦素义忙打哈哈“放心他比铁还硬中一两支箭跟喝水没什么差别。”说罢从地上捡起我落下的油纸包打开一看是鸡腿不免唏嘘“老子一个月都没闻到肉味了。”不过也只是闻了闻又包好递还给我。 生了这种事我哪还会吃得下摆手让给他他拿着鸡腿对秦权一扬“不是我硬抢是她自己不要。” 秦权不语不过路过他时随手扯了鸡腿来一口塞进嘴里大嚼起来。后面焦素义大叫他没有兄弟之义连块肉都要抢。 一旁的亲卫面色不改见怪不怪想来他们俩私底下差不多也是这样。 满山“风铃”声中众人上马继续前行…… 这一晚难得能在中军帐看到他医官早将内服外敷药都交待给了我正好赶上除夕夜焦素义也被叫来相聚因为行军中喝酒怕误事于是今夜军中并未备酒均以茶代酒。 我在军中一直以男装示人况寒冬的穿着也厚重虽然秦军中不少人知道我是谁可汉北军中却只有几位军官知晓我的身世顶多再加上上次巡逻时的几人因此当我扶着秦权去师兄的帐里贺岁遇到汉北一名守军时麻烦就来了。 “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吗?”那汉北军气势汹汹转眼看到我一双眼睁得溜圆我这才记起刚刚太匆忙头好像绑成了女子式。 秦权哼一声十分慵懒“你不认识我?” 那士兵哼笑“我认识你哪根葱!” 不认识也正常普通士兵平时也没机会见到大将军怎么可能认识更何况他还是汉北军。 “她怎么看起来像个女人?”指着我问秦权。 秦权回头看一眼表情十分好奇“你说谁?” 那士兵错愕指着我“她啊!” 秦权继续装傻再次往身后看就是不看我。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在替我掩盖疏忽。 几次下来那士兵的嘴角开始抽搐八成以为自己见鬼了。这时正好汉北一名副将路过朝秦权一抱拳他清楚我的身份但因为女子不得入军营的规矩我这副打扮他也不好打招呼。 “将军您看得见这个女人吗?”那守兵看来已经被吓糊涂了完全忘记了上下级关系。 那副将看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其实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这一不出声不要紧那士兵当真以为我是鬼惊异地望着我我笑笑与秦权一起随那副将往师兄的帐子去。 没走几步就听扑通一声那名守兵跌坐在地我跟秦权对视一眼掩掉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