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九十四 二女“争夫” 三

九十四 二女“争夫”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孩子离开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更新最快去眼快”我想他非常想对我咆哮可还是压住了火气。 他将我控制在一方狭小的空间背靠着门板呼吸有些不畅他想咆哮可又清楚自己没有这立场因此他隐忍着至于能忍到什么时候谁也不清楚。 “既然你这么了解我现在又在做什么?”伸手抵在他的脖子上实在有些呼吸困难。 他完全可以用男人理当三妻四妾的理由来训斥我可他说不出来“你真不能原谅?” 我该怎么回答?原谅?不原谅?“你冷静点眼下该生气的是我不是你。从逃出罗望的那刻到成为你的妻子再成为你儿子的母亲我一直将妻子与伙伴的关系掺到了一起直到庄明夏进秦府的那一刻我才现这是不对的我有两种身份一种是你的妻子还有一种是你的伙伴像许章和焦素义一样我们是共患难的‘兄弟’我同他们一样为了最初的理想愿意与你齐头并肩挥剑沙场甚至与群雄对抗、逐鹿天下这原本不该是这世上女子该有的想法可是你让我产生了这种**作为伙伴我愿意为知己者死但——作为妻子的那一面你不能对我要求太高我未曾受过6苍以外的教导对什么“七出”的规则从来都没上过心我没有反对你纳庄明夏因为我以方示的观点考虑过那不合时宜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认定我应该原谅你上了别的女人的床。”深深呼出一口气“我们俩现在最好能保持心平气和你比我更清楚这有多重要。” 这番话后两人都沉寂良久他将双臂撑在我身后的门板上呼吸浓重“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我也不清楚或许吧也许你能将感情与身体分开有些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毕竟她也是你的妻子既然雷池已越没必要因为已成定局的事压抑自己。”推开他的手臂“即使为了制造烟雾我也没约束过你去西院过夜也许她会愿意为秦家增添子嗣这不是很好吗?” 他依旧撑着门板默不作声。 刚刚的动作过大头上的簪子摔落弯身拾起擦净上面的灰尘。 听着他慢慢平静的呼吸心想也许他明白了我的意思。 “这么说你决定做方示了?”直起身脸依然朝着门板。 6苍山下武熬斩马请我下山时我就已经是方示了“对。”绾起长“你不觉得我们当初成亲是个错误吗?”兜来兜去还是这种结果。 “不觉得。” …… 扶瑶略显慌乱却又极力镇定的禀报声打破了室内的寂静“左将军求见。” 我与他对视一眼皆清楚庄忠这老狐狸要动手了。 各自整理一下情绪。 庄忠的势力主要在北军北军是秦军最主要的作战军团武敖因为我的关系一年来一直遭受打压甚至于一度被架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急着去6苍寻我的原因。 表面上虽然秦夫人的名号不能光明正大的在军中横行然而仗持着几大重将的威信秦夫人这名号隐含了另一层意思——她的权利仅次秦权这是公开的秘密。 庄忠十分明白不将秦军原本的集团打碎他永远只是一名降臣永远到达不了秦军的权利中心所以作为这集团中最重要一环的我——必须要下台。 对于我初回宜黄就掀起的“府院争夫”他丝毫不以为然因为他甚至能肯定我不会这么目光短浅背后定然要动手脚不过他要的是面子上和私下里的双赢府院之争不但不会输还要将秦方氏彻底从秦军权利中心抹去。 手段自然不会单一想让一个长相平凡的女子下堂方法多的很端看西院陪嫁侍女们的长相就清楚他的用意——秦权有本钱风流。再者他的势力不光要在北军还要扩散至整个秦军这一点我也相当赞同他为我下了一个精巧的套我自然也不会落下。 这么多年培植起来的势力怎会拱手让于他? 这场争斗属于我跟庄忠! “夫人。”一声清脆的叫唤让我从怔愣中回神。 眼前是个漂亮的丫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那双精亮眼眸告诉我她很聪明。 扶瑶在旁冷笑一声放下手中的砚台“这管事的真是越来越不经事了谁都放进来。” 那丫头浅浅一笑“姐姐莫怪厨房一时缺人我正巧赶上就顺手将夫人的热羹给端来了。” 这话说得蹊跷顺手?再怎么缺人也不至于连给大夫人送羹的人都没有这丫头似乎有意在暗示什么不经意的慢待不经意的提及似乎有意在挑起我的好奇心莫不是想让我往下问为什么连送羹的下人都没有? 想知道自然就要顺她的意走下去“怎么厨房连个送羹的人手都腾不出来?”掩上羊皮卷。 “禀夫人过几日就是秋祭大家伙都忙着置办牺礼二夫人那边也忙得很恐怕一时给疏忽了也正常。”说话间已经将瓷盅打开盛了一碗递到扶瑶手上照例扶瑶对我的饭菜都是要先试毒的没办法想我死的人太多了防不胜防。自那几次遇刺后扶瑶对我跟越都的饮食都非常注意。 “秋祭?”时间过的真快“我都给忘了。” “夫人政事繁忙这等事记不住也是难免二夫人到时定会置办好一切夫人只等着陪将军祭拜即可。” 这丫头的话相当有意思不免多看她一眼“叫什么?” “女婢清辉。” “清辉?月华释清辉到是个好名字。” 扶瑶将试过无恙的热羹递给我顺带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快些打了这丫头看来她对这丫头的底细定是知道一二。 “行了你先去吧既然秋祭快至府里定是缺人一切听从二夫人的指派即可。”这丫头的几句话表面上看都向着庄明夏不过说话的对象是我难免不让人猜测她的用心。 她到也不多言福身施礼临走也不忘跟扶瑶告退。 这些日子秦权忙于新军扩建一事我也从许章那里接下了新军后方供应一职加上汉南、汉西停战所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府里的事自然也就没时间注意多半由扶瑶暗中观察她在这方面到是相当在行。 这名叫清辉的丫头是随庄明夏陪嫁过来的据说前些日子在秦权的书房当职秦权对她的评价不错还当着管家的面褒奖过她按照以前这并没什么问题可一旦美人多了这就变成了大麻烦庄忠之所以搜罗这么多美女随庄明夏一起陪嫁过来用脚趾头想也清楚是怎么回事男人嘛总有失足走水的时候既然一个美人不够那就来一群美人就是不信他秦权能跑出如来佛的掌心。 女人向来是权斗中最好的棋子! “这丫头不得了属霸王的硬上!就是西院的那位都不是她的对手夫人您得跟将军提个醒这丫头要是攀上来府里可就真热闹——”“了”字没说完就被正主的到来给吓了回去低福礼“将军。” 秦权一脸的漠然只“嗯”一声作罢并将手上一封书信放到桌案上。 扶瑶匆匆告退。 打开书信是焦素义的笔迹内容是说我一定疯了竟然让他同意将庄忠的人安排在南军的重要位置。 “你的意思?” “算是吧。” “你手上的事先停一停庄忠的事也暂告一段落。” “怎么了?” 他直直看着我眼中透出一抹决意“主攻汉西。” “……”这么快?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什么时候?” “秋祭之后三路同进!” 三路?自然是汉南、汉北、秦军。 “什么时候达成的?” “刚刚。” “……”这么说我近半年的布置等于白费?“怎么不早告诉我?” “汉南与汉北刚刚达成的协议我也是刚刚知道。” “考虑清楚了?”从私人角度来说他与赵战西从未交恶更甚者他还曾得到过他多次相助公事上汉西也是几次三番相助秦军即使大半并非出自真心可秦军毕竟还是依靠汉西的势力才能爬到如今这个地位。 他笑了笑容有些可怕“选择与汉西结盟对抗汉南、汉北秦军定然全军覆没三大诸侯中汉西最难对付不如借三军之力破之。”完全以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与原先那个讲仁义的秦权判若两人。 “你准备带谁去?”焦素义、班骁几人中定然要有一个随他一起。 “武敖的新军还在扩建战力不够班骁经验尚浅孙尤据要地轻易不能动老焦熟悉汉西地形我打算动用南军还有——你与我一同去。”手指拨弄着茶碗“汉北的监军是方醒。” “他的军权恢复得这么快?” “你与他虽出同门然而此人生性多诡这是难得的机会知己知彼他日才有机会破他。”想得如此长远已经在为将来破汉北着想了。 “好。”不过越都还这么小我实在有些不忍心。 “我已派人去班府接红玉有她在越都不会有问题。” “这么一来就要难为红玉了刚生产完没两个月就要帮忙带那个调皮鬼扶瑶定然也是要留下来……”想起府里的那群女人还是觉得扶瑶留下来比较保险。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笑得有些不羁还有些阴险“那个叫清挥的丫头不错我看上了打算收了。” 怔愣过后是淡笑“见识过了不错我非常相信你的眼光。” “很好。”不置可否的表情。 相信那丫头跟庄明夏相处的会很好他已经完全学会了用女人来做棋子。 ********* 今天看到朋友链接来的一个帖子看后好生郁闷男人难道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么?怒啊!真想穿越一下那些人的心里看他们到底怎么想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