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九十三 二女“争夫” 二

九十三 二女“争夫”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姐脸色不好想是路上染了风邪熬了碗暖身的汤药来。www.kuai.com追书必备”声音依旧是乖顺的却不失风度。 秦权低头看看我他很少见我这种样子起初还有些惊诧不过试了我额头泛热后也没再迟疑 庄明夏的医术了得外人不知道我跟秦权却清楚如此半夜只能暂时由她来把脉。 秦权一时还不清楚我是不是真心对他撒娇不过见我脸色白到也没那个心思考虑这些事。 透过睫毛我的视线始终没离开过庄明夏身后的那个长相讨喜的侍女庄忠安在府里的人可都不是普通人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不急着利用自己的侄女为自己效力。 这一夜开始数个阴谋开始暗自进行着…… 以繁华掩盖宁静以纷争隐藏阴谋。真正的敌人往往并不是眼前那个最明显的我要的不过是庄忠的注意他的野心不小不过自6苍归回的方示也非懦弱之辈。他为的权我为的……方示这个名字。 红玉没几日便要临盆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挺着大肚子来看我在回城的路上已经听说秀水生下了一个白胖的女儿可惜我身上带病不适合去看初生的孩子只让扶瑶先送去了一份厚礼。 与红玉漫步于繁花之间心胸开阔了不少“你这一走就是一年多还真忍得下心如今回来还不是一样要迈过那道坎到头来依旧是钻心难过我是过来人有些事情别想得那么极端人活一辈子哭着可以过去笑着也一样能过去。” “你到是讨起便宜了当初你难过时我可是从来没在你耳旁诵经。”扶着她一道坐到木栏杆上。 “你就是这条不好明明替人想得周道却总是让人觉得据人于千里之外凡事表面淡然自己心里却又做不到是甜是酸有时不单是留给自己尝的。” 摘下一条槐枝香甜的槐花味溢满怀“看来做女人我真得不成功嫁了人却做不成贤妻生了孩子却还是没学会唠叨。” 她笑推我一下难得她能变成今天这样我打心里替她高兴当初答应他们俩的婚事看来没有做错。 两人正聊得开心庄明夏出现了这不让人吃惊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碰不上才叫怪。 “正好碰见姐姐将军刚回来听说红玉姐姐也到了府里让午饭多加几道菜正巧要去厨房吩咐恰好碰上姐姐也就省了麻烦。” 要笑不笑得看她想当初在汉西时见识过赵战西几位夫人的明争暗斗拿捏个把表情还是可以的“妹妹大家闺秀姐姐山野丫头出身比不得你虽然跟了将军这么多年可也没能生出几分主母相这种事以后不用来问我省的外人以为我容不得别人。” “姐姐的教诲妹妹记下了。” 待她们主仆二人一走红玉笑意盈然“今日没白来看你们俩唱戏、扮角儿到挺有意思她不是不了解你的脾性装成这样有意思吗?还是你真得开窍打算争二公子的宠。”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人想看有人想演难得嘛。”他庄忠老谋深算这种孩童把戏自然不会相信想看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并非那么简单等着吧。 秦权近日刚去西大营一趟虽说与汉北私下有了盟约可诸侯的脸比雷雨天变得还快刚刚还在歃血为盟说不准下一刻匕就插进了你的心脏端看谁守得牢谁变得快。 同时吃着汉南、汉西两家“供奉”暗地里还与汉北勾勾搭搭明眼看秦军是占足了便宜可这些便宜也不是轻易就能占得今日暗中帮你整他明日暗中帮他整你敌友不过时间而已利益才是永远。 这些日子庄明夏明着没少吃我的亏一副乖媳妇样碰上我这么一个冷淡又不近人情的“大姐”难为她还能挂得住那张面具。 不光府里人恐怕整个宜黄城的人都知道自我回来秦权就与西院绝了缘我这大夫人可是以绝对的优势在欺负二房为什么?因为我背后有秦军几大重将撑腰就是秦权想动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何况我还有越都这个长子身为母亲我怎能不为他的将来铺垫好万一哪天西院生出个小的来岂不多了一个对手?男人都是食色的以庄明夏的倾城之貌秦权会宠爱谁——很明显的事。 据说宜黄城百姓近日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秦府两人夫人到底谁最终能胜出还有机敏者为此开设了赌局我的赔率为一赔三庄明夏的赔率一赔一理由是这么漂亮的女人秦权怎么会让她独守空房不过三五个月定然能怀上“龙种”到时我这貌不惊人的大夫人还能怎么办?认了呗! “就这么多了?没给我编什么河东狮吼、怀揣醋坛的名号?”一边给焦素义、英翠娘(送我回到宜黄后便迅回去南军)写信一边听扶瑶绘声绘色地给我讲百姓们的议论她不去说书还真是有些屈才。 “这到没听说不过也有同情夫人的说将军要是抛弃糟糠之妻仁义之名就没了!为了这个将军他也不能对您怎样。” “看来我还是下不了堂嘛。”写罢搁笔晾干后折好放于硬质信封中火漆封好递给伏影“告诉焦将军按信中所言行事不可拖延。” 伏影向来不多话以前他在场时扶瑶还注意些言辞久而久之几乎已经当他不存在了不过还是不免会说他几句。 “这么多年我听他的话还不足十句真能憋得住。”朝着门外消失的身影摇头。 “要是跟你一样他就不会作护卫改行说书兴许还能天下闻名。”再动笔给熊大山修一封书信。 庄忠此人甚为狡猾眼见秦军势力大增汉南无暇顾及北梁竟开关投诚如今手上依然还紧握着北梁军权秦权几次试探着想释其权都没行得不通眼下秦军需要的就是一个“和”字他深知秦权不敢轻易动他私下还与楚策有所联络就是担心秦权万一硬来他也好再来次里应外合当然楚策的想法也是如此。 结盟只是表面制约才是真正目的。 对于秦军来说既然上天掉下了这么大一块饼没理由不吃下它只是这块饼没那么好咬秦权因此娶了一位娇妻相应的我得了一个姐妹是牺牲还是好事只有我们三人心里清楚。 还有几个月越都就满三岁了回宜黄后府里就请了文武两位师傅来教授他秦权对孩子的教导相当重视家教使然虽然每个人年轻时都会有不受教的时期然而为人父母后就会将这种经历故意淡忘仍旧照着老路数教导自己的孩子。 办完所有事才有空到东书房看儿子小家伙握笔姿势已经有模有样不过还是会趁着老师不注意摸摸这里动动那里。 进门后才现今日在书房里教儿子的不是西席而是秦权他正握着儿子的小手在纸上写字。 “挥刀战将!”小家伙竟然都能认出来令人惊喜不已。 一时不查竟倚在门边傻笑。 “娘亲。”小家伙从父亲怀里爬下来奔到我身前。 蹲身下去拧两下他肉嫩的腮“今天师傅都教你什么了?” “大师傅教了我三式伏虎拳老师傅还在教三字经。”他把武师傅叫做大师傅文师傅叫做老师傅因为他们俩一个身形巨大一个胡须花白不过看样子他非常不喜欢老师傅还在教三字经。 “不想学三字经?” “我都会了。” “都会了?”怎么可能才不过几个月师傅都还没教他怎么会的? “二娘教得。” “……”她?看来应该感谢她才是“识文知其意才算会了单会背诵也是无用还是要细心听师傅的教导懂吗?” 像是不太懂不过仍旧点点头。 秦权此时已经走到我们身前蹲下身我们两人正好将孩子围在中间。 自从我们母子俩回来他虽然照旧不常在家不过比之前要好很多只是有些事改变了就是改变了。 他与庄明夏毕竟已经成了真正的夫妻这一点我暂时还不能接受甚至不愿去想。 外人谣传我独霸丈夫确实不错每日观书入夜憩于桌案已快成了我的习惯他一直陪着我到深夜也曾试图挽回这种局面可惜……我目前还做不到他想再有一个孩子的愿望怕是暂时不能由我身上实现了。 他很无奈我也很无奈他能将感情与身体分开可惜我还不能起码我现在做不到因此就是他去西院找庄明夏我想也算是我活该被疏远吧。 在政事上我完全站在他这一边但是在感情上我做不到他曾为此半夜恼怒过因为妻子拒绝丈夫的需索是“不合理的”甚至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以为我不过是一时生气因为我们在政事上的配合几乎完美可惜他错了。 “越都一个人很孤单。”他直瞅着我“他需要兄弟们的陪伴。” “你有很多机会不过可惜暂时我没有可能。”抚摸一下越都稚嫩的小脸“越都二娘给你生个弟弟好不好?” 秦权的脸色铁青看起来有些怒气冲天不过我也有权利选择自己泄怒的方式。 越都第一次见到父亲怒场景就是父亲将母亲扯出了门外。 不过他并没有哭闹而是选择跑去求救毕竟娘亲与他更亲不是? ******** 又生病了今天一天在痛苦中度过~~~~~~ 更新依旧还是龟我道歉不过暂时还是有点无能为力今年不知道犯了哪路神仙(迷信说法开个玩笑)老爱生病。 每次主页封推都会害怕或者担心因为自己的度不快还因为看得人多了大家对文章的要求也就相对多了一点更有一两位男性读者的加入我……很开心也觉得很有压力。 看到不少人在文下留言以我今天的状态怕是不能回复掉盐水太痛苦了头晕脑胀中~~~~~ 此文到底是言情还是其他的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能很好的定义正如逆行一样你可以说她是友情成分居多因为身在庐山中所以对于自己的写作风格我也不能全面定义编辑mm让我写总结听到这个我就愁因为文里的人物总会不受控制往往到了最后我才会真正给每一个人一个结局有的完美有的残缺还有的会搞失踪。 不能说这文就是言情也不能说不是。 很多人物是在我少年时的幻想中成型的很高兴现在能让他们在文中有出场的机会它就是一个故事人物+时间+地点。 作者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所以她自己也不清楚(有朋友猜测作者是个很冷静的人表面上看所有人的第一观感——作者确实看起来很冷静据身边朋友透漏的可靠消息此人不但不认识路初时连回小区的路都没找到三岁时陪父亲跟叔叔们钓蛙子差点被“鬼”带走反正人生里失败的次数比成功的多所以有些文中的有些结局大家可能会以为是残缺的人物的性格甚至是可笑的不过确实是我这二十几年来自己总结的吆~~~~~尤其失败因此我爱写成功的女人。) 跑题的水平曾是学生时代最厉害的连老师都为此叫绝过!不说了。 其实我很想写像《山野鬼怪谈》一类的可惜开了个头现很多东西的总结没那么简单。 可能是失败的次数太多大家不关注的时候我反而相当游刃有余。 不过不管怎么说就算被一个人认可了那也是认可。 ps作者太固执还是会根据自己的想法写下去不管造出来的是九天玄女还是九头怪。 因为作者大多时候都不是很热情的人所以不要误会她虽然没有热烈回复大伙的赞美其实是在偷着乐呢。 要有好身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