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九十二 二女“争夫” 一

九十二 二女“争夫”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树亭中见到了武敖一身黑绒镶金边的窄袖长袍配上一双黑绒官靴再加上腰间的长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到生出了几分贵气一旁的袁老四也是相同的打扮只是长袍的颜色为灰色袁老四朝我后面瞅了半天见只有英翠娘后显得有些失落看来扶瑶是找到了一个痴情的男人。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姐姐脸色好看了不少。”乐呵呵地坐到石凳上。 “山间无琐事烦心日子自然比以前轻松怎么?秦军攻到6苍了?” “嗨哪那么快我奉命办事路过这里好久没见姐姐就来看看。” “什么命令能让你弯到这里?”堂堂北将军有什么事会让他亲自去办! “接运汉西汤家的货物本来不用我亲自来不过……我想知道姐姐是不是不打算回去了?” “怎么?庄家给你的压力太大扛不住了?”作为大夫人的兄弟他自然而然会成为庄家的箭靶难免多方受挫。 “新军的内部有些混乱如果想将它变成一支利剑就不能束缚太多姐你回去的话这些情况可能会有所改观当然我知道府里的日子不好过……” 快一年了回不回呢?当初离开时以秋祭为名当然众人都清楚我是因为“恼怒”如今庄忠力迫武敖向我求救可见已经是相当有自信了…… “你回去后给许先生捎个口信告诉他我要秦权亲自回城迎我们母子俩!” 武敖显得很激动“这么说姐姐打算回去了?” 可不是?放任自己的男人被人用了这么久自然要回去查查有什么缺损。 “不过……姐夫最近忙于军事……”这种时候放下手上的正事来接妻儿似乎有失威严。 “你跟许先生捎信即可至于其余‘想知道的人’别说也别瞒着。” 扶瑶没忍得住借口带越都下山找我其实不过是想看看袁老四两人见面也不说话到让一旁的人有些尴尬。 小家伙还记得眼前这个武敖舅舅他从小就喜欢他如今见了依然亲热武敖爱将他抛向空中从小就如此现在依然爱这么讨他欢喜。 “秀水快生了吧?”红玉的书信中提到过这件事她们两人的临盆时间差不多“不知道我能不能赶上。” “还有一个多月。” 一个月差不多了…… 庄忠不亏横权数年的老油条听闻我四月下旬回城特地赶到宜黄与庄明夏一起陪秦权到城门前迎接我们母子。 这下宜黄城官员、百姓们皆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秦夫人摆了这么隆重的一出所有人都觉得庄明夏今后的日子堪忧女人之间争斗起来可不比战场上逊色。 “姐姐安好。”她的双重面具戴得相当好。 “妹妹这些日子照顾将军起居辛苦了。”顺带看看一旁的秦权他正抱着儿子说话似乎是故意撇开不想参与到我们两人之间的话题齐人之福可不是那么好享的。 越过庄明夏真正的对手可是后面这位锦衣华服的庄忠去年晋城一面未曾与他说过话如今到成了“亲戚”“叔父竟折架来迎子苍罪过。” “夫人涉险为将军和秦军祈福最是辛苦理当来迎。” 与众人一番寒暄后一行车马回到秦府。 庄明夏做足了二房该有的礼节竟挑不出半点毛病当晚家宴亦是不亏是庄家的女儿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若单论为人妻我到真不如她自小散居6苍礼教松散这些年又跟着秦权东奔西走虽长居闺院却无严苛规矩。如今碰上这么一个做事井井有条的大家闺秀才明了世上男子为什么想求贤妻。 安抚越都睡下扶瑶拧了块湿布巾给我一路上染了些风寒晚上又饮了两杯酒有点头痛。 “我还是去熬点驱寒的汤药来托得太久成大病就不好了看这周遭不是狼虎就是狐狸鬼怪身子硬挺才是道理。”伸手替我擦着湿。 “没事这点小病还扛得过去再说都半夜了李婶也忙了一天让她早点歇息吧。” “我亲自去熬不叫醒她就是了。” “晚上没听说吗?府里的大小钥匙可都在新夫人那儿别让李婶犯难了。” “啐您这一回来家里还有她什么事?” 望着镜中的自己不免勾出一抹笑意“回来之前怎么跟你交待的?” “我知道了不过夫人您跟她斗会不会大材小用了?换我也行啊。” “我跟她争是在争男人你跟她争不是差着份吗?再说后面有人瞧着呢我不卖力点怎么对得起人家。”庄忠等着看我怎么做这老家伙在北梁权倾几十栽多少聪明人都栽在了他的手里不是什么善茬。 秦军、新军与北梁军表面上算是达到了某种势力上的平衡不过最终归属还是问题何况如今要是怎么让秦军强大起来这当中的利益平衡就要通过内部矛盾来达到这也就是我回来要做得事一个集团在壮大过程中难免有派系之分这不是件坏事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事纷争过多会引起内乱纷争过少难免有人功高过主都是大忌。 门外的小丫头将扶瑶叫出去小声低语了几句回来时就见扶瑶的脸色不对将长撇到身后几乎可以肯定她要说什么。 “将军去西院了。” “嗯。”从匣子里抽出一根艳红簪将半干的长绾到耳后。 “夫人都到这份上了不争人也要争口气呀。”手上的布巾成了泄工具快被她搅成一堆棉线了。 “这么吧你现在就去西院帮我看着将军不要动二夫人半根手指头做不到就罚你的月俸。” “我不是在跟您说笑话……” “行了不跟你说笑了十足一根荆刺袁老四以后可千万不能有别人只你这一个就够悍的了去沏壶热茶来将军过会儿就到。” “……”吃惊之余又抿嘴开笑转身沏茶去了。 她刚走没多会儿秦权推门进来虽然背对着屏风不过还是能听清他的脚步毕竟这么多年夫妻了。 在他伸手欲搂过来时往肩后递去一份硬纸信笺“赵战西十天前送来的信。” 心里还是跨不过那道坎他的怀抱很可能会让我的嫉妒一并爆眼下控制不好情绪可是大忌。 顺势绕到了桌案的另一边隔着件东西面对他心里会轻松些。 打开信封看了看随手放到桌案上退去甲胄的他看起来瘦了不少可见这一年多来的日子也不好过。 “伏影说你病了。”两人对看了很久后他才说话。 “染了点风寒不是什么大病。” 他能看出我眼底的对他的疏离所以对我不再勉强只是静默似乎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开口说什么呢? “她很贤惠以后也省得我管家里这些琐事。”话题似乎还是要从我们之间的第三人身上开始毕竟逃避不了。 “我……很少在城里所以家里事都交给了她处理。” “嗯以后还是继续让她来吧。”静默该死的静默“对了许先生应该跟你说过了以后的日子‘家里的事’要多一些可能会有点烦。”窗外微风吹过一阵花香袭来不免多咳了几声头痛猛然加重也许痛的不知是头……知觉浑身乏力。 他越过桌案硬是扶我坐下手指在我的间穿梭、摁压——很少见的举动可在内心深处我总觉得这种温柔不过是一种补偿于是心里更加酸涩。 扶瑶隔着屏风看来一眼继而迅退进了夜色。 我们之间的情感从来都是用静默来表达的一开始如此现在还是如此将来也会是如此么? “二夫人?”门外响起扶瑶的声音。 苦笑一下既然她来得这么早那就从这一刻开始吧人生难得几次登台表演。 双手回握住肩上秦权的手“头疼的厉害。”女人都会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撒娇这是她爱他的一种表现我好像从没对他撒过娇呢。 女人天生有做妖精的本钱只要找对人找对时间。 风寒似乎很配合我手指间隐约微微泛起热…… 最后一眼掩在他的怀中庄明夏和她的侍女跟在扶瑶身后那侍女手上端着热乎乎的汤药。 她的眼神是淡然的只是淡然中带着忧伤而我却是微笑的因为眼泪全消释在秦权的衣襟上。 因为我是女人我不能明争只能用妒妇的身份暂且暗斗。 我现在只愿做秦军的军师只做方示可心里依然难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