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八十五 平襄英豪 一

八十五 平襄英豪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客的尸体拖了下去厅内一时间寂静无声众人的视线都看向秦权。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我趁机抱了儿子出去把他交到扶瑶手中并吩咐厨房晚一点开宴生了这种事怕是要先议军事。 虽然军中将官都知道我插手军事可在这个节骨眼上直接插嘴说三道四似乎显得有些招摇既然有秦权坐镇我自然不需要冒这个头于是到后院去找红玉。 后院凉亭里红玉正在晾晒衣物虽然班骁今日上门提亲可按规矩他们俩还是不能见面因此她与平常没什么两样。 “刚听说前院有刺客都没事吧?”拉了我的衣袖进凉亭坐下。 “没事最近局势有些紧张你早晚也注意点。” “……”抿嘴笑笑“他们的目标是你跟将军你们该注意才是真得。” 没说几句话秀水抱了只小木箱进院见我们俩都在快步进来前些日子因为兄长的死她一直不愿意出门难道能见到她。 “姐姐也在我还真来巧了。”将怀里的小木箱摆到石桌上冲着我跟红玉笑了笑“过几天我就要搬出去了红玉姐的喜事怕也帮不了什么忙这里是几样还看得上眼的饰虽然知道红玉姐也不稀罕这些俗物可……除了这些我什么也没有就当是份心意吧。”推到红玉面前。 “让你费心了。”红玉并没有推辞只是笑了笑不过那笑容很真诚。 “你们宅邸还没建好还是在府里多住些日子吧省得住在外面不随心。”武敖在城西买了栋旧宅正在翻修前几天说是这两天就要搬进去也不知道急得什么一天也不多留。 “总归是要搬出去的早早晚晚的也差不了几天再说他不在宅子里也要有个管事的。”自从兄长被处死后秀水沉静了不少往日那个与扶瑶一起嘻嘻哈哈的丫头不见了似乎突然间长大了“现在想起在罗望的日子就像上辈子的事等红玉姐出嫁了咱们三个怕是再难像这样坐到一起闲聊了你说人要是一辈子都长不大该多好……” 她的话说得真切我跟红玉都默不作声想着各自的心事。 …… 本打算前院不会谈这么快可正午刚过班骁就探头探脑地往后院里张望见我们三个坐在凉亭里也不好进来就站在原地盯着红玉傻笑红玉被他盯得有点坐立不安最后干脆低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吆——前院都开席了怎么班将军还在这儿‘方便’?”扶瑶抱着昏昏欲睡的越都进门不忘顺嘴调侃一下门口那尊门笑神“夫人将军请您去趟前厅。” 见红玉有些不自在我赶紧把班骁一起带走路过扶瑶身边时轻手轻脚省得小家伙张开眼后非缠着我抱抱。 “嫂子要不趁着将军也在城内干脆这几天就把婚事给办了吧。眼看着马上就要打仗了我下次回城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这班骁到也“自来熟”上来就跟我套近乎。 “决定攻南凉了?” 他也不瞒我“是啊我们北军是主力到时战事一起我肯定顾不上这些事所以还是先办了吧。” 停住脚他也跟着我停下我看着他若有所思他则有点莫名其妙。 “其实……你跟红玉的亲事我本不打算同意我怕你不能善待她。” “嫂子我娶媳妇可不是拿来欺负的。”脸色急得涨红。 “我没说你会欺负她你也知道秦家灭门后她为了给将军传一句话忍辱负重寄身歌楼这种身世你也许一时不会在意可日子久了总会有闲言碎语到时若你又另有所娶可想而知她的日子会怎么样。” 听完我这话他却乐了“嫂子看来你还真没看得起我常听人说嫂子对军中将官的身世、秉性都很清楚如今看来嫂子当真是没把我当回事我的母亲就是歌楼出身怎么会慢待红玉?小弟生平最看不上那些狗屎论调若真要清高那就别去歌楼花天酒地去了就别骂人家不守妇道。”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吃惊之余不禁对这班骁增了几分好感。 “这事我和将军说了都不作数要看红玉的意思抽空我替你问问她。”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前厅。 厅内早已开席秦权一上来就跟我说了红玉的婚事班骁在一旁呵呵傻笑看来这小子是早把秦权这关打通了这才急着来破我这一关“兵者诡道”他到用得不错。 留着众人在前厅喝酒说笑我同秦权、许章还有焦素义来到书房许章将刚才众将官们议论的事大致跟我交待了一下无非就是攻打南凉的事。 “新军刚建内存略显空虚这时候大军北上万一时间磨得过久我担心后方补给可能会跟不上。”秦军后备的钱粮可都捏在我的手里能支持多久我心里最清楚。 “可眼下汉北频频往东南一带调兵如果不能在大战之前拒险而守一旦汉北军集结完毕我们可能会失去宜黄以北大片土地到时宜黄就成了秦军唯一的关隘宜黄是秦军的粮仓万一有失可能就是万劫不复。”许章将宜黄北部的地图铺到桌上。 “可是一旦攻进南凉北部就意味着扩大了近千里的防线以秦军目前的实力能守得住?”我担心的就是攻下南凉之后反而会让秦军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毕竟汉北大军在人数上远远越秦军。 “夫人说得不错一旦我们攻下南凉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汉北的大军压境。但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一旦我们攻入南凉后可设法说服北梁与之结盟如此一来汉北军在岳东一带所面对的对手就不单是我们何况金国刚刚易主有意不愿与汉北为盟一旦我们能占据南凉及东齐以北我们就是岳东的霸主与汉北有相同的号召力趁着汉西、汉南无暇顾及之机正是我们成事之时。” 抬眼看看秦权跟焦素义他们的眼神告诉我这事早已定下只不过都想说服我而已因为后方供应是我的事。 “看这样子我也只有带耳朵的份了既然你们决定了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北军的军饷我会第一时间供应只是如果时间托得太久其余各军的军费可能会有所延误到时你们多相包容想好法子解决。” 焦素义哈哈大笑两声双腿翘到茶几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当年从汉西军出来时我就说肯定有咱们兄弟扬眉吐气的一天如今也能站在山头上跟那些虎狼狮豹一拼高下了两个字——舒坦!” 许章勾唇一笑让我记起了在当年大雪中那个倔强的落魄谋士而焦素义当年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至今还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那时候谁也没想到多年之后我们会站在这种地方讨论如何应对强大的汉北军。 攻打南凉北部的第一站就是号称“小宜黄”的平襄关。 秦权抽掉了南军一半的骑兵武敖的新军也被抽掉与北军一同北上伐凉许章私下潜去北梁与北梁达成共盟答应事成之后单开一条直通商道与北梁直至运河并同意将南凉最北的大华城划归北梁大华是个产粮之地素有“南凉粮仓”之称北梁自然乐意。 利益分成平衡后北梁自然为此付出了一点“绵力”即刻兵围大华。 断了大华开往南凉军的粮道平襄关的南凉军自然坚持不了多久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汉北求救而此时武敖请命引领两万新军攻入汉东切断汉北军刚建好的粮道汉北军正在大规模集结军队没想到秦军有胆子单刀赴会一时间未能及时救援平襄。 方醒此时正在汉北都城——河下纠缠于李氏宗族的争斗中分身乏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秦权大口侵吞岳东领地。 红玉与班骁的婚事也在北伐之前完成成婚三天后班骁便脱下喜服直奔北大营焦素义也同时回到南军继续他的蚂蚁搬家——向东齐南部渗透。 此时西南一地汉南、汉西正在交战。东北秦军正在疯狂攻城而作为最大的诸侯霸主汉北的内部却是矛盾重重李氏宗族之间的争斗也在此时达到了沸腾师兄再聪明再料事如神依然逃不过凡世的利益之争从某方面说汉北的宗族之争成就了秦军成就了岳东秦氏势力的崛起。 对秦军来说平襄一战是正义的而对平襄的南凉军来说他们也是正义的如果说秦权以为平襄军会因为饥饿缴械会因为他的威名投降的话恐怕他要失望了这世上多的是英豪不只是那几个手握大权的人才能被称为英雄。 当我随押粮队来到秦营时一拨进攻刚刚退下远眺平襄城破烂的旌旗伴着晚风在城墙上摇曳着…… “夫人进营吧。”伏影难得主动跟我说话。 “……他们在唱什么?”城墙上隐约飘来一阵歌声听着那悲怆的音调手心沁凉。 伏影没回答我到是一旁的小卫兵答了我的话“夫人这是平襄的民谣他们用方言唱得。这几句是说平襄山水美丽百姓和乐。” 百姓和乐……这种时候唱着这种民谣我不禁联想到这将会是非常艰难的一战这里的人是不会轻易让人夺走他们家园的。 “围城多久了?” “快一个半月了。” 已经断粮一个月了…… “将军人呢?” “将军正在中军帐。” 随士兵跨进营门虽然我一身男装但还是引来了不少目光毕竟军营这种地方女人不可能轻易进来之所以着男装也是考虑了士兵们的心理。 秦权正跟武敖、班骁趴在地图上讨论战事见我进来三人一时没反应过来都直直地看着我。 “嫂子?你怎么来了?”自从与红玉成了亲班骁这嫂子叫得更甜了。 “姐。”武敖冲我点点头。 秦权双眼微眯显然对我擅自北上很有意见。 “你们继续我先坐一会儿。” 班骁、武敖看看秦权见他没说话低头看地图去了。 这时晚风夹着平襄军的歌声吹进大帐那声音无比的悲怆战争本身就不是正义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