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六十五 三清观 三

六十五 三清观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邦五的内人即便秦权想见姚叶姿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到的何况姚叶姿也不想见他她觉得现在这个样子早已没脸再见任何旧识。更新最快去眼快 秦权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姚叶姿很多尤其他当年还答应过吴平召照顾他的妹妹如今她弄到现在这个结局他总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的责任。我并没去劝慰他放宽心谁展到哪一步多半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即便姚叶姿的生命里有更多的不能自主然而当年她选择了苦等楚策放弃秦权这就注定了她的坎坷等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这是她的最初选择同时也预示了她最后的结局爱情与幸福并不能画等号。 倚在游廊柱上不想去前殿打扰秦权的思绪当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感伤时最好的选择不是去给他安慰因为那无济于事所要做得就是静静站在远处只有这样才不至于伤害他和自己。 他对姚叶姿的情感太复杂纵然没有男女之情然而作为他的妻子即使丈夫并未背叛但心中若有其他女子不管她是谁这都是一个伤害。也许男人永远不能理解不管是什么样的情感女人都希望自己是唯一的这无关乎心胸狭隘这是一种情感上的纯洁也许它是不可理喻的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有的人藏在心底有的人表现在脸上还有的并没有觉。 庄明夏是个聪明女子即使她的眼神里有着对秦权的爱慕但她控制的很好并没有让我产生很大的醋意这很奇特明知道一个女人窥探自己的丈夫可你却能对她生出信任不能不说她很厉害又或者我很厉害。 “外面冷怎么不进屋?”武敖好不容易找到了空当跟我说话。 “有点闷出来透透气。”可能一直当他是亲人的原因即便两人立场对立还是从来没对他生出厌恶但也知道他的心思潜意识里总会记得要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一点他也看得出来不过他似乎不很在乎。 “你害我损失了三艘最好的战船!”笑着倚到我对面的柱子上。 “你害我损失了一支最好的骑兵!” 他笑得露齿“那也能算骑兵?换作给我提鞋都……”见我脸色一凛后面那个“不”字隐下没说。 “以后不要随便过河到这边来。”一个不像警告的警告。 他没答应还是面带微笑地注视着我转头看了一眼天外再回头时说了一句话:“怎么瘦成这样了?” 这种略带关切的话我不想接回想到扶瑶当时跟我讲得话他对我的情感太复杂了我现在没有那个心力去搅和这些事所以只有躲避“武敖。” 很少这么叫他所以他也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我。 “快二十了吧?” 他转笑点点头。 “该娶妻了有没有看好的姑娘?”说完现后面那句很多余。 他直直看着我我没有躲开这种你追我逐的游戏不适合我这种有夫之妇“有。” 望着他的眼睛微笑“娶回来吧到时姐姐送你一份大礼。” “不想知道是谁吗?”这小子不是个会闪避的人。 “不想只要你觉得喜欢我这做姐姐的只会替你高兴。”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怎么比那领兵打仗还累心? “我也希望能娶到她。”那双眼睛里的**让人看了都害怕突然觉得跟他说这些很不明智男人的**就似女人的怨念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希望你能如愿。” “会的!”又是露齿的笑容真有点怀疑他真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吗? “如果你能让她心甘情愿并且能让她幸福的话我祝福你!”抢夺一个女人的身体很容易上天赐予男人足以制服女人的体魄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但是也别太小看女人的心那是一块你想抢却未必能如愿的领域,当然前提是你想霸占的话。 “你现在幸福吗?”表情很严肃。 我失声继而笑了出来“如果我觉得痛苦我会离开任何人都拦不住。” 他略有所思“如果……有一天我跟他决战你会怎么办?” 望着他的双眸不答反问“你会怎么办?” 他勾唇一笑并不回答我的话。 这时庄明夏从前殿出来站在游廊进口处看了武敖一眼视线定在了我的身上。 武敖直起身冲我微微点头而后离开到还顾着一些我的名节不过路过庄明夏时驻足看了她一眼相信那一眼并不怎么友善从庄明夏蓦然勾起的唇角便能猜得出来这小子是看出些什么了吗? 单独跟庄明夏说话似乎也只是她初到边城的那一次当时她带着一层假面具看起来像个柔弱的大家闺秀如今卸下面具柔弱依然不过眼底却释出了很多让人难以琢磨的东西。 “原本以为夫人是个敦善的性子。”说话声音听来依然那般柔弱。 “让小姐失望了。”原本我也以为自己秉性敦善不过很明显一个已经身背无数条性命的女人再没资格装柔弱了自从决定不只是秦权的妻子后我就该有这个自觉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 “秦将军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夫人真福气。” 笑笑这话莫不是讽刺我有那么好的丈夫还与别的男人勾勾搭搭? “我一直羡慕表姐夫与表姐的姻缘一生一世只有彼此将军与夫人也会如此吧?”靠在武敖刚刚靠过的柱子上正好与我对面。 “天下间有几个女子不愿意与自己相爱的人一生一世只有彼此?” 点头“这世上痴情的男子太少了。” 她的一席话让我有点糊涂她到底是想说什么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前殿、后殿都亮起了灯烛此时雨势却又渐渐大了起来我们俩杵在穿廊里歪头看着外面被雨水冲刷地油亮的菜畦。 这时前殿传来了几道金属撞击的声响以及稀里扑通的重物落地声我与庄明夏对视一眼齐齐抬步往前殿赶。 刚到门口武敖猛得退到我跟前手上的青铜剑斜横在身旁而他对面的秦权则是举剑横立生什么事了?他们俩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几个念头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还是认为不是真打若他们俩真起了争执满屋子的侍卫不可能只是背手而立表情轻松! 武敖侧脸看了我一眼与秦权异口同声地对我说了一句:“站远一些。” 我扯了庄明夏的胳膊退到屋角眼前的事显然没我说话的份。 大殿中心两人各置一方厉目相对手上拿着相同的青铜剑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气势只不过秦权多了些斯文气——奇怪之前到是没现可能是脱下了盔甲的原因武敖就很明显多了些粗犷的霸气。 他们的比试相当华丽——在我看来虽然每一招若落到彼此身上都是必死无疑不过很明显他们势均力敌这就是我为什么这般安心的原因。 秦权的身手出自皇家教习实战外还多了些贵气收放间透着一番飒爽之姿武敖的身手则来自实战以及数人的杂学也是相当干脆利落看着他们两人的剑在空中撞击出的火花陡然觉得心情澎湃只恨自己身无寸技不能如他们一般好好打一场。 正看得起劲眼前一黑一个人影站到我跟前我跟庄明夏都是一惊这人什么时候来得? “她到底生得什么病?”李邦五居高临下地觑着我。 “她没跟你说吗?”我想这事还是姚叶姿自己说得好。 “……没有!”那种威胁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这样我越不愿意告诉他。 “如果你觉得女人随便威胁一下就会屈服的话我相信你会为此尝到苦果。” 他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看来对我的话相当不屑转身就走或许在他的眼里我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拿大话来教训他。 “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应该清楚她没有病。”对着他的背影说了这么一句只见那高大背影一滞又继续往前走。 我转过头来继续看屋里打得正欢的丈夫和兄弟心里突然敞亮了一些也许他与姚叶姿之间可以不必搞得这么痛苦即便天下幽幽众口不会放过他们。 秦权借着打斗间隙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我送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男女之间的事有时不要想得那么多也许更容易幸福。 秦权因我的笑有些恍神不过还是接住了武敖砍来的一剑火花碰撞间我暗暗决定既然做了选择就要好好爱这个男人好好做他的伙伴。 女人的心情还真是变化多端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