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六十四 三清观 二

六十四 三清观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藏青色外衫的正是武敖武敖旁边的却是李邦五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我与秦权一时都接受不了他们身后的侍卫一字排开我们身后的侍卫也都严阵以待。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庄明夏的视线在我跟秦权的脸上巡了一圈后兀自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张罡则抚了两下衣袖坐到门旁的竹椅上根本不在乎眼前是否剑拔弩张。 对峙半刻武敖瞥了一眼身旁的侍卫示意他们退下秦权也看了一眼旁边手按剑柄的随侍气氛这才有所改观。 李邦五觑了一眼秦权视线定在了我的脸上那种眼神威严中带着无视“你去后殿。” 我冷笑一下这男人似乎习惯了对人号施令不过显然选错了对象此时此刻于公于私我可都没有听他话的道理。 见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他双眼微眯眸子里散出来的威胁不容小觑不过这并没什么可怕要知道他站得这块地方可是我们的地盘尽管目前的对峙中我们胜算显然不大可别忘了许章早已知晓我们回去的事这里离边城不过二三十里的路程我们若是出事了他也休想那么容易出去大家要么和平共处一起活命要么同归于尽就看眼前谁的命比谁的命矜贵我就看谁比较不值。 “侯爷夫人……有些不适。”一个侍女从后殿匆匆进来见到眼前这景象吓得一结巴。 就见李邦五脸色生变回头问那侍女“怎么了?” “奴婢们刚服侍夫人躺下她就说胸闷得很接着就开始呕吐不止。” 李邦五狠狠瞪了一眼那侍女吓得低头不语。 “你跟我进去!”回头对我吩咐一声依然没有尊重别人的自觉。 秦权伸手握住我的手腕拉近他的身边很明显的表示,这是我的人可不是你老兄家里的使女随便使唤着玩。 情形又这么崩住了两个男人似乎都觉得瞪眼比说话来得爽快可惜这对解决问题丝毫没什么帮助。 他们两个主子一来劲手下也自然跟着要亮家伙斗大的前殿瞬间又变得寂静无声。 此时天上响了几声闷雷听起来犹如老牛在瓮中哼叫。 武敖上前两步没看秦权直看着我并且半俯上身这种无视别人丈夫在场公然轻薄别人妻子的事怕也只有这小子做得出来还好他及时停住并开口叫了我一声姐姐这才让场面缓和下来不过我坚信秦权可没这么容易缓和他攥我手腕的劲道证明了这一点。 “姚夫人身体不适姐姐还是进去看看吧。”低声附在我耳旁声量虽轻不过秦权也能听到他还加重了那个“姚”字这一点拨我跟秦权心下明白了七八分。 转头看看秦权他也有几分迟疑武敖这么一说那姚夫人是谁就很明显了只是我的医术并不能救人去了也是白去不如带上庄明夏一起遂开口对李邦五推荐站在一旁的庄明夏可惜这个霸道的男人似乎并不买账根本不理会我口中的这位女神医只是觑了我一眼让我跟着他走真是个霸道到顶的人! 先前也说过这个道观并不大前殿与后殿之间以一条游廊连接两旁都是菜畦看起来并不像废弃之地不过从我们进来就没看到一个道士难不成都被身边这个霸道的男人给杀了?不免瞥视了他一眼就这么一眼也被他现了厉目扫过来我甚至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秦权真是没眼光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 心下为自己的猜测好笑看来我还是很在意外人看自己的眼光当年赵战西劈头盖脸地指着我当面这么跟秦权说话对我的影响似乎还是很大以致到现在见到这些“有头有脸”的诸侯公子们总觉得他们心里会这么评价我看来我这被打碎的自尊至今还没拼凑完整。 美女配英雄似乎才是这世上唯一的搭配我比姚叶姿差太多没变成红颜祸水到真是给秦权脸上抹灰了。 这逻辑听起来虽有些怪不过到是很实际男人们爱得都是美女即使她们被人当作祸水可祸水也许就是男人们争夺天下的动力之一君可怜见得到天下的好处无非就是美女、金钱、权势什么长歌大漠、三军将士不过是为了得到一个结果的过程而已只是有的人在乎过程有的人在乎结果如此一想天下间到没什么英雄、狗熊之分了…… 思绪变得有些混乱一时不查已经进了后殿三四个侍女正在给趴伏在床上的女子顺背见我们进来均起身福礼。 我仔细看了床上那名脸色苍白的女子可不就是姚叶姿当年绾山一别她还是李邦五的妾室如今却成了新侯爷的夫人真不知该恭喜她还是同情她。 见到我她似乎也惊讶不小嘴张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最后凄然一笑苍白的嘴唇紧紧抿着。 李邦五在她面前到是极为细心态度也明显改变面露温柔坐到床头轻轻替她顺着后背回头看我时的眼神却又瞬间变得异常严厉真是个善变的男人! 走上前示意李邦五让开位子他这才不情愿地起身换我坐到床头伸手试探她的脉搏。 手指从姚叶姿的腕子上拿下来后我沉默半刻抬头看了她一眼以确定能不能说真话她的脸和嘴唇都很苍白眼角也带着疲惫。见我这么直直地注视她心中像是也明白了又是凄然一笑。 “怎么样?”身后的男人似乎并不理解我们俩眼神里所表达的意思他所关心的是他的女人到底患了什么病。 “侯爷我有话想跟方姑娘说。”姚叶姿带着几分虚弱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动听。 李邦五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吩咐侍女们好好照顾夫人后看了看我那眼神很明显带了几分要挟。 他一走姚叶姿也将侍女打了出去后殿里只剩我们两人。 “秦二哥怎么样了?”改口叫了秦权为二哥这让我记起了她的真正身份——吴侯的女儿吴平召的亲妹妹本来该是东周的金枝玉叶可惜如今变成了这般景象。 “他还好就是整天待在军营里。” 低眼浅笑“他适合那儿比谁都适合。”抬头看我“你们该成婚了吧?” 我微微点头。 “也好起码他也有个伴了……” 两人谁也没再讲话就那么静静地各想各的事突然她猛得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我错愕地摇摇头一时不知该回答她什么好。 “我知道天下人怎么看我。”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不我可以决定的起码我的生死是可以自己决定的我没下得去那个狠心这一点是我的错。” “生死不是解决的唯一方法。”若一死就能解决问题怕这天下也剩不下几个女人了。 又是沉默。 总觉得她与我之前见过的姚叶姿不同了似乎少了不少棱角眼神也不再那么坚定、自信反而带着浓重的感伤。 “孩子的事……你不打算告诉他吗?”刚刚替她把脉是妊滑脉这孩子很明显应该是李邦五的可是她的神情却非常让人担心。 “我恨他。”咳嗽两声我赶紧伸手帮她顺背她咳得脸色泛红抬头看着我幽幽地念着“可是我也同情他。”叹息“我们就是两个可怜人还要不停地伤害彼此这就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 我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接不上她爱着楚策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她恨着李邦五却不得不与他纠缠在一起还要忍受天下人的唾骂本来应是个高傲性子硬是被逼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红颜到底是谁的祸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