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六十二 北梁蛊女

六十二 北梁蛊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扎着银针秦权坐在床前庄明夏站在床尾正在洗手茅屋外静悄悄的隐约传来一些“天道之法”“博物明识”之类的话语似乎有人在讲经。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醒了?”秦权抬手覆在我的额头上动作相当轻柔。 庄明夏扭过头来依旧那副娇柔的表情不过眼神明显比之前有神了许多“夫人风邪未消淤积在脑加之劳神劳力才致昏厥多施几次针再以汤药逼出风邪即可。”说罢绕过秦权来到我跟前细细拔下我头上、肩部的银针。 望着她的下巴我暗叹自己的识人能力早先可是一点也没现这位柔弱的“庄小姐”还有这么一手。 施针完毕这里自然是不会有汤药的之类的东西庄明夏递给秦权一张药方上面写着几味草药以及该用的药引还有施针穴位的先后。 此时已是正午燥气渐升屋外显得有些嘈杂那“老神仙”掀开草帘进来对庄明夏微微点头说是百姓们都动身下山去了。 我虽猜疑这两人的身份可也不好出口询问那庄明夏似乎也没有话跟我说沉寂了半天无语秦权见我脸色恢复了些急着要带我下山因此一行人忙着备马。 上兵散游半天刚刚回来正趴在茅屋旁有一搭没一搭地嚼着嫩草见秦权抱我过来这才慢条斯理地起身并对我坐到它背上展现了些许不服从甩了甩头——因为我揪了一把它的鬃毛显然我还没得到它的认同心下不免疑惑庄明夏是怎么做到的?短短几日就能驯服这匹野性不改的倔马! 秦权用力摁了摁上兵不安分的脑袋它这才恢复平静。 庄明夏面带微笑站在一边似乎非常明白我的心思只见她上前几步伸手抚在上兵的脖子上就见上兵丝毫不作反抗还刻意低头让她继续抚摸。 心下不期然冒出一个荒谬的念头——难道马也好色?心下不免也觉得这个念头荒谬可笑。 秦权翻身坐到我身后对庄明夏和老者一抱拳“小姐之言秦权听下了。”看似对这庄明夏到有了几分尊重。 又一件让人不明白的事看来我还真不会选择晕倒的时间错过了一些重要的场合。 庄明夏微微一福身眼睛略过我时只是淡淡盈笑并不带丝毫情感。 北梁庄家?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始终还是没找到任何头绪这庄明夏到底何许人?再有那位被百姓称为神仙的老者……天下奇人真是多啊。 下山后已是傍晚我们在一处名叫晓庄的小镇住下侍卫们拿着庄明夏给的药方寻遍了小镇上的药铺终于凑全了那几味药秦权拿去熬治还是第一次见他做这种事虽觉得奇怪不过心里到是很高兴毕竟这都是为我做得。 喝药前先以干瓣莲花为引药汁虽苦不过到不会太冲喝下后也没有觉得恶心我喝药前一般不能空腹不然很容易恶心甚至有时会把药汁全吐出来这次到丝毫没有异常。 秦权守在一旁看我把药全喝完递了帕子给我擦嘴还伸手揉着我的太阳穴他生下来怕就没照顾过人所以动作略显得笨拙了些手劲或大或小总找不到准头。 屋外天光渐暗店伙计送上来两盏烛台以及一盒吃食门外侍卫告罪几声说是乡野之地实在找不到能吃的东西那店伙计听罢赶忙说他们掌柜的已经把镇上最好的厨子找来了这些东西就是那厨子做得看得出来他对侍卫所说的“找不到能吃的东西”很是在意却又不敢反驳。 我不禁失笑当年跟着秦权逃难时路上连干馒头都没有如今这么多东西简直已经能称得上富贵待遇了。 秦权也知道我对这些事不太在乎挥手让侍卫们回房休息。 那店伙计放下食盒后却畏畏缩缩不肯离开惹了秦权厉目一瞪吓得哆哆嗦嗦嘴角抽搐了半天才结结巴巴说出一句话:“夫人……可是破了老神仙仙术的秦夫人?” 我与秦权对视一眼心想消息传得可够快的“小哥可是有事?” 只见那伙计扑通跪地“求夫人救救我家老母亲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伙计见我奇怪地望着他赶忙解释“我家兄弟今日一早背着老母亲到溢海山上求仙药才到半山就听闻神仙起程云游去了我家老母亲两天前得了一种怪病手脚、脖颈肿胀本以为是着了风湿找大夫抓了两副药吃了也就没在意可昨天我家长嫂此后母亲歇息时现母亲手脚肿胀处生了很多黑斑黑斑下还出了很多脓血如今老母亲更是全身热神志不清……”那伙计哽咽一声,“我家母亲寡居多年将我们兄弟俩养大成*人如今看她如此模样心里实在难受今日见夫人、将军入店多方打听妄自猜测夫人的身份夫人既然能赢老神仙定是法力无边烦请夫人救救我家老母亲……”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而我却被他这一番话说得心惊肉跳照此人所言他母亲的病状似乎与两百年前的一种瘟疫极为相似染病者高热不退身上生有黑斑并且流血流脓看一眼秦权他似乎还不甚在意这人所说的话我又不好立即下结论万一真猜对了这么直白的讲出口定然会惹得百姓大乱到时无论对治疗还是调查都只是徒增麻烦遂开口先安抚住那店伙计“小哥不必着急先照我的法子回去照顾你母亲。” 那伙计看我同意帮忙高兴地直点头。 “立即去药铺开些元参、生地、连翘、黄连、丹皮等清营解毒、凉血之药煎服并将你母亲放到一间干净的屋子里年幼、妇人、病弱者暂时不要靠近我收拾一下这就去府上看看。” 那伙计听了我这话又是高兴又是疑惑尤其听我说要去他家时瞄了一眼旁边的秦权见秦权脸色一凛吓得赶紧低头告退。 他前脚刚出去秦权就看着我说了三个字“不许去!” 我却没心思计较他的话想起白天庄明夏替我扎针的事“庄小姐的医术如何?” 秦权对我不听他的话十分不满一把拉了我的胳膊坐到桌前将一碗粥推到我面前“你身体不适一会儿我让人找个大夫去看。” “不行这是大事我一定要去看看眼见为实。”将面前的粥推到一边郑重地对着秦权“你听说过两百年前北梁、金两州生的瘟疫吗?我觉得刚刚那人母亲的病状与书上记载的染上瘟疫的人的症状很相似!” 这话提醒了秦权他低下眼睑考虑了一下“你确定?” “就是不敢确定所以才要去看看只是我对歧黄之术也是略懂皮毛白天见那庄小姐施针手法熟练医术定然不俗就是不知道现在派人去追能否追上。” 何况她的身份神秘到现在我还没弄清楚她的底细。 秦权随即起身去叫了两名侍卫进来命让他们俩沿着往北的官道追赶庄小姐以及白天那位老神仙。 两人领命而去后秦权督促我吃下一碗米粥这才告诉我白天我所错过的场景。 原来那位被百姓称为老神仙的老者真名唤作张罡东齐人士这些都与许章查到的没有大异唯一出奇的是——他是北梁庄家的西席而那庄明夏除了是庄家的小姐外还有一个让人吃惊的身份——北梁蛊女。 蛊女一说只有皇家及朝廷上的几位重臣知晓这是岳氏皇家的一个秘密:凯元帝(开国女帝之子)一生只娶了一妻并借此警示子孙不可沉溺女色然中年时一位内臣曾奉上了一位美貌女子据说此女不但通晓鸟兽之语其血还能医治百病凯元帝本就不喜这种怪异女子然而当时皇后染了一种怪病太医们束手无策此女割破手腕整整滴了半碗血请求为皇后医病凯元帝亲自试了那碗血确定并无异常后这才给皇后服用说也奇怪皇后真就全愈。因此凯元帝也就留下了这名女子但也只是让她做了一名后宫女官并未纳为后妃。 谁也没想到这女子竟对凯元帝动了真情日积月累终不得皇帝的注意偶生怨愤一时没控制得住竟对皇帝下了蛊趁凯元帝意乱之际与皇上有了肌肤之亲。 皇帝被下蛊本就是件灭族的大祸凯元帝乃一代霸主东征西战所向披靡哪里受过这等冤枉气于是下令处死那名女子以及奉女上来的那名内臣。皇后虽也气恼可毕竟人家也救过她一命君前求情不遂愿只得改去探视那女子最后一眼孰知却得知了那女子已有身孕毕竟怀得是龙种哪个敢动手伤她!皇后把这事告诉了凯元帝皇帝思前想后最后还是饶了那女子一命不过这事也随即被封印不许任何人再提那名奉女的内臣被寻了个其他罪名处死而那女子则被送至了东南部一座小城并下令有生之年不许离开那城半步。 这座东南部的小城后来成为了北梁的州府而此女后来生下了一名男婴据说英伟不凡更有天赋异禀的才能当年凯元帝在东南一带攻打金国时还私下见过他这个儿子虽然他的母亲不得他的心不过这个儿子他到很喜欢但始终不能公诸于世于是就暗下命令当时的北梁侯特别照看毕竟还是自己的亲骨肉。 近三百年过去了这件事依然还是皇家的秘密而凯元帝的这一支血脉也随着时间辗转分支渐多不过唯一不变的是这些分支中一旦谁家生出了与太祖婆婆一般灵性的儿女那么这一支就成为了主支并受朝廷供养但还是不能搬离北梁。 秦权说自从他的皇帝二哥登基以来朝廷大事不断就没再提过这件事他也只是幼时听二哥说过但也只当是个故事听了他也没想到庄明夏还会有这种身份。 听罢这个故事顿觉天下无奇不有竟然还有人敢**皇帝这女子用情执着的太过恐怖同时也敬佩凯元帝身为帝王竟能做到如此难怪子孙后代虽良莠不齐可没几个敢沉溺女色的。回头又一想这庄明夏算起来也是与岳帝一家有些血缘关系了即便几百年过去这血未免稀淡不少可毕竟也能称得上是凯元帝的后裔到也算得上身份高贵。 秦权如此一番讲解不知不觉间我已吃完一碗米粥、两只萝卜酥——他到是很精通诱敌深入这招。 不过有趣的典故还是不能与眼前的大事相比。 昨日那位张罡老神仙说过边城一带会有一场瘟疫并非谣言我跟秦权都太过在意边城的军事地位单以为这是敌人造出来惑民心的谣言都没去追究谣言本身的真假。 正想说服秦权现在就去看看那个店伙计的老母亲谁知侍卫门口禀报——许章飞鸽传书边城再生变故。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不知道又出什么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