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五十九 晋城佳人 三

五十九 晋城佳人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与秦权自然不能站在一旁看戏说到底她也是楚策托付的人娶不娶那是另外一回事出事可就不好交待了。www.yankuai.com 立即请了边城最有名的大夫前来我则守在一旁待大夫问诊、探脉、开方之后我又叮嘱扶瑶熬药等她服下后早已到了亥时见她入睡我才出来这时早已累得两眼昏。 不巧回去时正碰上西门守将熊大山自从上次武敖佯攻边城之后熊大山的机警性越增进排除胆小这个毛病我现此人甚是机敏嗅敌能力上佳若加以挖掘到是很适合做细作边城兵少从地利上来看又可以说是一座孤城这种情况下对敌要自然不是固守最好是能随时出击克敌制胜想做到如此自然需要随时掌握周边敌人的动向细作、探马就更加重要因此这些日子我私下单独给了熊大山一些任务他半夜来访看来应该是有事生。 正好秦权尚未歇息我先将对熊大山的安排大致跟秦权交代了几句这才让人喊他进来。 “禀将军、夫人渡口有异事。”嘴唇有些抖动看来这胆小的毛病一时是很难改掉了给扶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奉茶上来。 “熊将军请坐。”秦权在自然是以他为主导。 熊大山拱手入座见扶瑶奉茶双手接了并随口说了声“谢大姐”惹得小丫头抿嘴偷笑这人太过小心了。 “奉夫人之命我在各渡口设了二遍暗哨(之前我在各渡口设了暗线自从武敖骑兵渡河之后又让熊大山设了第二道暗线因此他才会称二遍暗哨。)戌时西北兔子坡有信传来今日酉时三刻大约有一百匹战马偷渡过河。”说罢眼睛直瞅着秦权等着他问。 “只有一百匹战马?”捻着桌角秦权回望了一眼熊大山。 “是属下特地叮嘱了各处暗哨到亥时属下进府之前都未曾现有大量的人员运送属下来前已经加派巡逻兵士就是怕敌方早有准备将人和马分开来因此立即向将军和夫人禀报。” 秦权看了我一眼“边城局势你比较清楚最近可有什么异常?” 我想了想“异常每天都有方醒近期大量向运河线上输入铜铁汉西商船也已开运汉南水军更是活动频繁确实不好说这些战马隶属哪一方。” 秦权略微点头思索半刻“熊将军你增派人手盯住这些战马一旦进入我方领域找借口先将它扣下查出底细再把情况报给夫人一并处理。” “属下领命。”熊大山起身匆匆告退。 我本想跟秦权说说庄小姐的病情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腹部就开始绞痛额头上释出一粒粒冷汗秦权急命扶瑶去找大夫登时厅里厅外乱作一团秦权刚将我抱回卧房没多久暂住在外院客房的许章、焦素义也匆匆赶至不过碍于规矩都只是守在外面的游廊里。 那大夫也是倒霉前脚还没进家门后脚又被掬来替我诊脉。不但如此还被门外焦素义这莽汉要挟更有秦权守在一旁眼看着他一边诊脉一边擦汗真觉得有些对不住人家。 “夫人大病初愈不久又有体寒之疾加之心力交瘁血脉不畅乃至气滞血淤行经腹痛……哦老朽这就开个方子煎服之后暂且可减轻夫人的腹痛。”老大夫擦了擦头上的汗珠跟秦权报备完全赶紧闪到一旁开方子去了。 隔着纱帐我突然咧嘴笑了出来折腾了半天竟然是妇人的行经腹痛不知道外面那两人听罢会做何感想莫不是灰溜溜地抹嘴装作没听到这种女儿家的私密事男子都是作为忌讳对待的民间甚至将其当作一种晦气事。 秦权正好攥着我的右手我这一笑只觉他的手一紧可能是让我克制一下自己则始终盯着那大夫。 “夫人服药之后若依旧疼痛老朽再来行诊。夫人平时亦多行走散心将胸中郁气呼出。”双手一拱过膝见秦权一松口立即退下像是秦权有多吓人一般。 他一出门只听外面吵嚷了几句接着便了无声息怕是焦素义、许章也觉到这事的滑稽。 喝完药只感觉胃中翻江倒海的难受晚饭一直没吃如今再喝这苦药一口没撑住全吐了出来反倒觉得清爽不少腹部虽依旧涨实但疼痛少了许多就是忙坏了扶瑶又是擦洗又是漱口水。 一切忙毕已快子时扶瑶早已累得双腿打弯一晚上不是忙着伺候庄小姐就是此后我根本没时间歇息因此一收拾完我就赶快让她退下了。 秦权倚在我身旁似乎有些困意半眯着眼手还摁着我的虎口怕我疼的太厉害。 我们两人有多久没这么安静地待在一起了? 轻轻从他的指间抽出右手没想到这么小的动作他就惊醒了不难想像他平时的状态。 “还疼?”低声询问。 摇头伸开双手抱握住他的左手上面有很多深浅不一的伤痕指尖游走在那些凌乱的伤痕上“不喜欢‘子苍’这称呼。”想起了他白天对我的称呼总觉得像他的妹妹。 轻浅一笑“我觉得很好听。” “‘子都’、‘子苍’总觉得像两兄妹。”攥住他的拇指往外拉扯。 “怎么会再说像兄妹不好么?” 我仰头瞪过去“哪有兄妹是夫妻的?” 他静静看着我突然笑了“就这么叫吧我还想等咱们的孩子出世了男的叫越都女的叫越苍按你的说法这不是更不行了?” 孩子……“你喜欢孩子?”虽然他也曾提过不过在我的感觉中他似乎对这些事并不怎么注重。 “不知道应该会喜欢吧起码等我死了还有流着我的血的人活着……” 反手揉着我右手的虎口处“只是不知道你这块田能不能长出粮食来。” 被他这个比方逗乐“你这比方真粗俗。” “男人都粗俗。”伸手揽过我的脖颈两人依偎在一起怔怔地望着烛火乱跳。 良久之后我摸了摸他的嘴眼“睡着了?” 他朦胧地答应了一声虽然知道他很累可还是想跟他多说说话谁也不知道明天他会不会就此离开于是继续用手指瞎摸着他的脸。 “别折腾了娇妻在怀不能动已经够吃亏的了你还再折腾我。”攥了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说想女色这种事往日还以为他是君子在我想法里君子就应坐怀不乱“还以为你不嗜女色!” 他失笑“我又不是阉人!” “那为什么不收庄小姐?无论公私收她都是有利无害!” “若是我说为了你你信不信?” 我看着他的眼睛半天“你能为了我一生只娶一妻?”这是每个女子的奢望但现实中始终还是不可行。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像真正的妻子!”在我的想法里只有真正相爱的夫妻才是夫妻。 他不加思索地点头我很高兴。 感情就是简单啊只要两个人相互承诺相互承认那便就是了我一直认为我们的感情是从这一天开始的他也是可谁又能知道到底是不是呢? 没人能回答的了。 按下一切感情用事回到现实中思考:周辞答应过由他替秦权和庄小姐保媒此人虽谋略过人但为人阴狠属君子中的小人这是他与师兄最大的区别。 秦权若纳了庄明夏,边城一带兴许还能安生一年半载可若不呢?汉南又会怎么对付这个不听话的“属臣”? 李邦五闹得一出“倒扒灰”天下已有不少微词何况师兄的近期目标在东北周辞不会看不出来这么一来汉南在东南一带的势力就会彼消此长会不会影响到边城一带的局势? ********* 还有三四章就到第三卷了啊~~~~~生活如此美好终于要大乱了我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