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五十八 晋城佳人 二

五十八 晋城佳人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诡异的场合每个人似乎都等着某些事情生又似乎不愿意某些事情生。www.kuai.com追书必备 焦素义跟在秦权左侧一直注视着我的举动英翠娘冷着一张脸站在秦权的右后侧觑着她身前的女子扶瑶站在门口斜眼悄悄看着我红玉则直视着秦权身旁的女子面带冷嘲。 一刹那大厅内的气场变得异常诡异。趁这空当我打量了一眼秦权身旁的这名女子衫裙过脚霞色盖纱拖地翡翠佩带缚腰乌高绾肤赛凝脂清绝秀丽确是一位佳人。 “子苍这位是大嫂的表妹——庄小姐一路风尘多有疲累你照应一下。”秦权先打破寂静那句“子苍”叫得大家莫名其妙在场谁也不知道我还有个别号唤作“子苍”这还是秦权私自给我起的他字唤“子都”每次家信非要将这“子苍”加到“吾妻”之前我说这有点像兄妹他却觉得相当顺口。 从他的话音里我得到了一个信号——这姓庄的女子是楚策妻子的表妹楚策的妻子是北梁吴氏之女与吴氏有姻亲关系又姓庄的只有北梁权臣——庄忠看来这位庄小姐的来头定是不小。 我低眼暗自掩下疑惑之色打算引这位庄小姐到后宅去可惜人家却并未有意随我甚是拘束地看了看秦权眼神里还带着几丝渴求我到还没来得及生气一旁的英翠娘早已轻哼出声。 扶瑶最是机灵赶紧上前福身“夫人将军一路辛劳需要夫人在旁侍候还是由奴婢引庄小姐到后宅歇息吧。” “也好待娇客歇息之后再去拜访。”不管这庄姓女子是何用心她既然没及时跟我走那就只好让扶瑶领去了。 秦权随便说了两句让她保重之类的话终于是把这娇客给送去了后宅这女子对秦权的话到是相当顺从说实在的我是真生出了几分无名怒意幸好还能忍得住她这一走厅里才算恢复如常。 焦素义最是没耐性抢先嚷了出来“将军你该不会真要把这姓庄的女人留下来吧?” 捞不着别人回答英翠娘先一步撩下一句暗讽“留下来有什么不好瞧人家长得脸是脸腰是腰的放在家里多长门面。” 焦素义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英翠娘两人东一句西一言的又拌起了嘴。 此刻若我还能不动声色那真算是高人了转头望了一眼庭院里尚未被牵走的上兵她能驯服上兵而——我不能!一股惆怅油然而生…… 等我回过神时众人早已消失无踪只有秦权一人站在身旁望着我的眼神闪闪亮。 他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当他的双臂拥来时突然觉得很想哭眼泪就那么顺着脸颊滴碎在他的软甲上是妒忌还是见到他高兴? “怎么了?”他十分惊讶似乎对我的眼泪无所适从双手搁在我的耳后怔怔地望着我。 “没事就是高兴。”有些事连我自己都说不明白又怎么跟他解释?伸手拭掉眼泪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止住泪水。 他很快意识到刚刚那位庄小姐也许才是症结所在因此立即做了解释“她本是去晋城求医正好碰上我去晋城大哥就拜托我一并将其送回北梁途中车马受惊我曾救过她就这么多。” 内心里我确实是想听他的解释可听完之后又觉得不够总觉得他还有所隐瞒总想听一些细节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嫉妒想听到与自己内心设定一样的情节不管那到底有还是没有。因为有些东西与先前的不一样了比如上兵的驯服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未能做到她却轻易做到了我一直觉得他与上兵是一个整体不会被任何人驯服也许……我错了。 如我所料这一切并非秦权说得那般简单他还隐瞒了一些重要的事——关于这位庄小姐的。 礼貌上作为女主人我自当前去嘘寒问暖不过感觉得出来秦权似乎并不想我跟这位庄小姐多接触总是找借口不让我去后宅趁着州官们来访我打算前去一访。 我来时她刚刚沐浴过形容有些憔悴可见一路劳累见到我进门似乎强打起了精神不亏是大家闺秀礼数相当周全客气地将我让进了屋里。 “春寒料峭小姐多多注意。”虽然我也是大病不久不过她看起来比我还弱不禁风。 微微点头“听闻夫人也是大病初愈也该多加注意才是。”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很舒服不知为何她越是完美我的心里就越是凌乱暗暗叹息自己也不过如此一个妒妇而已。 下面不过是一些无聊的寒暄说来说去都是些客气话。 等她说到秦权救命之恩时我觉察出了有些不对从她的神态之中分明能感觉出她对秦权的心思似乎远远越了恩人之情何况她言谈中又将周辞扯了进来让整件事变得越扑朔迷离。 “小姐说得可是周军师?” “嗯周先生说夫人巾帼不让须眉他日一定要好好跟夫人学学。” 不禁轻笑出声周辞?巾帼不让须眉?他日?看来这位庄小姐的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周军师过誉。” “明夏生性懦钝自知就算倾尽精力也及不上夫人万一以后定然会修身养性深居简出。”懦懦地低声说了这么一句我的心猛然一抖同时也清楚了她的意思。 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定非是一时心血来潮她身为北梁庄氏闺秀轻易不会自降身份这么敬我这么说秦权此次晋城之行必然没他说得那么简单。 我按下心惊尽量坐到凝神静气“小姐旅途劳累今晚早些歇息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下人。”对于她刚刚所说的我并答应这事到底如何还要听秦权细细说一遍不能糊里糊涂地答应。 拜别庄小姐顺着游廊往前宅去正见付左等人往外走远远的他们向我拱手告退。 来到前厅时许章、焦素义还在英翠娘早已回义瓦见我进来脸色各异匆匆起身找了借口各自去了再次留下我跟秦权。 秦权面露笑意似乎早已清楚我想问什么靠在椅背上似乎等着我问。 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再找借口即便是心生醋意那也属正常为何要藏?“周辞的意思还是楚公子的意思?” “都是!”果然! “你的意思呢?”我要先知道他怎么决定这之后我才会考虑自己要怎么做。 “本来这事我就没打算让你知道既然现在知道了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单纯以妻子的角度来说自然是把这女人送得越远越好不过以谋士的角度来说有些事并没那么简单这当中还牵涉到各种利益关系联姻向来是各诸侯相互拉拢的一个手段楚策使出了这一招接与不接是关系到将来与汉南的关系我一时也不好做决定“你是问我还是问方示?”将妻子与谋士的角色分开我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你。” 在他满脸的笑意中我作了回答“送她回北梁。”这是我的心里话我并不想瞒他。 “好听你的。” “……”我是很高兴不过从某些角度来看又觉得有些欠缺毕竟楚策、周辞的意思如此他如此决绝不免让人错愕何况许章千里迢迢跑来安抚我情况不该这么简单才是。 “看什么?”见我面带惊疑他失笑“你这个样子让我想起周辞提起你时的脸色恨不得我立即娶了庄小姐他也算是解了一口气。”起身“还说要为我保媒。” “那庄小姐看起来很中意你。”周辞如何我不想管之后自然有法子寻他的不开心眼下是那庄小姐她似乎觉得已经可以入住秦府而且还向我这“姐姐”示弱他定然是做了些什么让人误会的事否则就算再恨嫁以其大家闺秀的身份也不会如此急切的表明心态。 “一个就够了没必要平添烦恼何况你也没这个心思争勇斗狠大宅里的女人懂事时就会争宠你不该被牵扯其中做秦夫人已经够你忙的了何况我也没这个时间评美赏艳。”仰到在木榻上“明天让老焦把人送回北梁。” 他的话很实在我不好再问什么不过显然事情并没那么简单我刚给他倒了杯茶扶瑶就匆匆跑进来气喘吁吁“将军夫人庄小姐昏过去了!” 真是凑巧! ******* 稍晚二更敬请关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