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五十六 运河之争 二

五十六 运河之争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雪纷飞。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运河两侧上已结薄冰正是商运停止前的最后几天河面上空空荡荡的只有几只雪鹰顶着风雪来回盘旋。 扶瑶一早在马车上备好了炭盆铜炉上煮着热水小几上扣着两只竹编的圆笼里面放着几碟可口的甜点看起来像是要去踏春。 “夫人这大雪天的您大病刚愈还是别出去了就在马车里掀了帘子看也是一样。”说是这么说手还是忙着把厚斗篷递给我。 按照预期的约定英翠娘的船应该今日就会停靠到对岸一处名叫“落港”的埠头补给粮草这几日对岸一直很平静我思索着武敖这小子会在何时下手他是个极有耐性的对手这一点从连日来运河上的平静就能看出来他需要思考这些东西值不值得下手以及怎样下手。 一直等到傍晚大雪渐渐转成细碎的小雪沉沉的暮霭中隐约可见两艘大船的黑影慢慢靠向彼岸不觉莞尔伸手放下厚帘端起小几上的热茶捧在手心热气蒸腾中望着车龙骨上吊着的风灯晕黄一点点在扩大…… 扶瑶安然地趴在棉被中熟睡微鼾伴着车外细微的风雪声让人觉得温馨无比。 再次掀开厚帘暮色早已沉下灰暗笼罩着河面一眼望去只看到远处墨色的山峦起伏不平伸手出去细雪早已停下微风乍起。 扶瑶依旧睡得安稳而我却越来越清醒车外的马儿似乎也开始有些焦躁不停地来回踏着四蹄似乎也感受到了某种即将到来的变化。 戌时刚过车外风声大起西北风呼啸而至吹得周遭树枝、风雪一阵嘶吼。风灯也随着风声摇动两下车内顿时光影晃动…… 就在我伸手掀起厚帘的同时运河上传来一阵喧哗接着便是星点的火光。 我悄悄绕过扶瑶走下车来安抚了两下有些不安的马儿拉上斗篷帽来到高坡最边缘眺望西岸。 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不过我能猜测能英翠娘的船此刻应该正随着风势往河心驶来而武敖不得不出动他的水军否则太对不起他连日来的安静了。 子时三刻运河北面隐约可见几处移动的灯火细细数过应该是五只大船虽然不知道他们启航于何地但依时间推测应该是在武军大营以北五十里以内 原来这里就是他们水军的隐藏地点之一。 风势渐大英翠娘的商船显然不及对方的战船不过半个时辰河心已蹿起大火火焰跳起数丈高照亮了周遭的一切沿着河心往南眺望总共五只大船每两只间的距离均保持在一里开外顺着大风正扬帆南逃再往南望去隐约可见一点灯火忽明忽闪那该是第六只船…… 英翠娘此次确实完全按我的话来行事我心下安了几分扶着高坡上的一株幼树支撑身体。 风势越来越大战船的度也越来越快丑时刚过五只商船均被围向对岸而第六只逃窜的商船后也尾随了两只战船而去望着他们闪烁的灯火我淡淡勾起唇角:周军师该起床了看看我给你送得这份大礼这运河之上可不是只有汉南一家战船。 就在商船被围拢到对岸之后一声巨响犹如涅盘莲花火焰四向散开被波及的战船根本来不及逃开加上风势较大有一个算一个各船均燃起大火在河面上四散开来犹如一搓搓盛开的彼岸之花。 惨叫声被风吹到我的耳畔那种喜悦与罪恶交织的奇异感觉压在我的胸口不知该开心还是忏悔没错任何一场战争都是用人的性命堆积出来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战争永远没有胜利的一方。 “夫人——”扶瑶冲出马车呼喊声被风吹得支离破碎。 见我安全无恙她才叹出一口气望着河面上的火光眼神有些迷离“赢了吗?” “算是吧。”这时我才现自己已经全身僵硬连手指都弯不起来。 扶瑶握住我的双手“夫人您的手都僵了咱们回去吧。” 点头毫无留恋地转头而去。 这便是我对武敖挑衅的回应说起来其实也能称得上骨肉相残我们毕竟是姐弟关系然而难为在各为其主各为其主?好词! 城门此时并未开启只能在马车里等到卯时一夜的风吹头早已有些昏沉喝下一杯热茶后才找回了些热气此时运河上依然火光冲天倚在被褥中望着窗外火红的光束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轻轻摇晃着渐渐有些昏昏欲睡。 扶瑶轻浅的喝马声也成了催眠曲转个头沉沉睡去。 醒来时周遭一阵喧闹原来早已入了城正赶上了早市茶廖、酒馆、菜摊……叫卖声阵阵。 “扶瑶停一下。”招呼扶瑶一声很久没在街市上逛了少时总喜欢背着竹篓跟师父一路逛过去然后载着一堆东西一路走回山上听到叫卖声陡然心血来潮想下去走两步。 边城的街市俨然比6苍山下热闹了许多捏了一只热腾腾的包子扶瑶递给摊主两枚铜板那摊主迟疑地接了去赶忙递过来一张油纸。 左右两个小摊的人也都好奇地看过来我们身上的衣装以及身后的马车泄露了我们的身份。 大道上响起了一阵马铃声几匹带有官印的马停在我们的马车旁仰头看过去勾唇淡笑马上的正是焦素义、英翠娘等人。 眼见焦素义面带怒气地跳下马无意喊了句“焦大哥早。” 这声焦大哥叫得他窒了窒面色缓和了不少很久没见到他了黑瘦了不少不知道秦权是不是也瘦了。 “属下前来迎夫人回府。”抱拳低很是规矩英翠娘也微微点头。 他这声招摇惹得身后一阵细碎的交头接耳。 “府里人找了你一夜你到是有闲心在这里瞎逛。”路过焦素义时他低声附了这么一句。 焦素义、英翠娘一早带人进城想跟我禀报战果结果正碰上府里人抓瞎地四处寻我他们几人也帮着四处打听又不好明文张榜说秦夫人在府里丢了只能暗下里查找找到之后就算大家心里怨我也没人敢对我横加指责当然焦素义例外一回来就跟我吹胡子瞪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英翠娘几次侧目看他似乎认为他的举动太过。 不过对我来说早已熟悉了焦素义的脾性何况他是在我跟秦权最落魄时跟随左右就是称谓我也叫他“焦大哥”而非“焦将军”只有在正式场合才称后者因此他的一些被认为逾举的行为在我跟秦权眼里其实并不算什么。 “战果如何?”正襟危坐等着英翠娘上报昨晚的战果。 “武军三只战船烧毁死伤人数大概在五百至八百左右另外两只战船在下游水域碰上汉南水军急返回并无损伤。” “汉南水军可曾追击?” “没有第六只商船驶进汉南水域时就曾求救不过一直未得到回应后来武军两只战船接近他们这才点卯但只是在水域内逡巡并无意追赶武军战船。” 这就对了周辞行事向来小心没有十成的把握他不会轻易出击何况眼前的大局平稳他不想打破汉南建军尚未完成此时大战未免伤了楚军的元气不过——只要他们知道运河上不是他一家独霸就已经达到了预期目的“这次一共损失了多少布匹?”私自将军需辎重调去当饵虽然是达到了先前的目的不过秦权那边却是不好交待。 “秋上刚送来的五千匹棉布去掉义瓦一千五百匹装载入船的三千匹还有五百匹可用。”英翠娘算得相当准确。 细细思索之后抬头看向焦素义“将军近日来信函言说营内棉衣不足焦大哥近日营训可忙?不知能否抽空押送布匹?” 焦素义自然乐意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英翠娘的疑笃甚深估计她是猜出了我的心思余下的五百匹布是怎么也不够大军所需我既然开口要焦素义押运自然是盯上了她手里的一千五百匹棉布。 她猜得没错我正是此意义瓦山的内存笃厚少了这一千五百匹布不会过不了冬我明白焦素义能压住英翠娘这才有此一计谁让她私自先将自己的军需抽调出来?这也算是小惩大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