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五十四 伦常

五十四 伦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英翠娘的八百骑兵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损伤过半歼敌人数却不过十!这是怎样的比例! 最可笑的还不止于此她军报上说已经将敌军合围于荒山若不是他们眼睛出了问题那就是我的城下那面白虎“武”字旗刺眼的让人抓狂。www.yankuai.com 这是在公然挑衅! 白虎旗下的身影再熟悉不过除了武敖那小子谁能做出这般让人气绝的事来! “夫人要不要调弓弩手?”西门守将熊大山急得直搓手刚刚是南门守兵现了这股骑兵一堆人本来还在厅里大嚷一听这话霎时静了下来。 索性我的命令到还有些效用他们回去各自的守门我单随着熊大山来到西门众人不解我为什么不去南门情势紧张没心思跟他们多解释。 南门的流民最多工事也做得最好且配备的弓弩手也最多这一点众所周知他们不可能自己送上门来找死自然是走西门为好西门离运河渡口最近虽在义瓦山的视野之内可此刻英翠娘的骑兵都已被调离没什么可怕他们正午时在西门所射的那一箭八成是在试探守将的机敏度结果熊大山这小子什么也没敢做还扰得军心不稳! “夫人您看这……”熊大山一边招呼弓弩手预备一边急着等我说话。 几步跨到女儿墙边顺着墙垛往下看流民因骑兵的靠近分开了一条道武敖骑马立在最前面“让弓弩手先退下。”随口吩咐了一句熊大山。 “可是汉北军就在城下啊!”熊大山纳闷不已。 “熊将军可曾与汉北军对敌?” “不曾属下无能……属下原是运粮小吏虽守城数年却不曾上阵杀敌。” “第一次迎敌难免紧张将军无需自责你看——”伸手指向城下“以阵法来说他们现在是收势也就是说并无攻城之意再看他们的人数不过两三百人若我们此刻以弩射之他们只输不赢。” “那夫人为何还要撤下弓弩手?” “流民四窜弓箭无眼他这区区百人抵不过上千流民的性命何况这些流民多半来自汉东兴许他们的儿孙就在将军(秦权)的帐下效力他们若死在此那两万大军的军心又如何去安?” 熊大山叹了口气不知是放松还是不平“属下明白了。”挥手撤去弓弩手“既然他们不攻为何停在城下不走?” “挑衅!他们只用百人就将咱们五千兵马逼在城里不敢下来这是想激怒我们。”我确实也被激怒了可惜束手无策武敖这小子的目的为何?突然冒出来几百骑兵瞎搅和闹得东齐以西鸡犬不宁…… “将军东南有沙尘!”一旁的卫兵指着东南方向大喊一声熊大山急忙趴到墙垛上往东南观望可惜距离太远看不清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是一股不小的骑兵队伍。 城下的武军也现了这股骑兵数声口哨响起撤下白虎旗队列迅改变显然刚刚扬旗不过就是为了给我们看武敖在队伍的最后临走前向我这边遥望一眼尽管看不清彼此的脸不过我相信这小子定是满脸带笑冲着城楼上挥了两下手打马而归恰与来者一前一后。 英翠娘的人马抵达城下时武敖的人早已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晚霞映着苍茫大地远处的运河犹如一条玉带闪闪亮……我输了。 之后英翠娘将义瓦骑兵的伤亡尽细报来作为对其谎报军情的惩罚押送军需辎重一事仍然由余俊负责不过还是按照原先的分派给了义瓦最多的好处毕竟边城一带仍然要靠他们来维持至于我在赈济流民的粮食放之后大病一场这一病就是几个月。 此间秦权带领两万大军撤出汉东驻扎边城以东可惜始终没回来一次尽管我能理解他可心下难免还是有些失落。 “夫人下雪了。”扶瑶捧进来一只小手炉。 下雪了?这么快又是一年过去了捧过手炉手上的冰冷渐渐被热气驱散。 扶瑶爬到榻子上从柜子里取了条镶兔毛的斗篷披到我肩上接着就是东拉西扯讲一些丫头们之间的碎语我不甚在意不过是过一边耳而已伸手推开了窗子窗前的海棠枝头已经落了一层绒绒的细白。 “听说那汉北王娶了父亲的小妾……”扶瑶碎碎念叨着这一句我却听得格外清晰。 “你刚刚说什么?”回身询问。 扶瑶正在做针线被我这么一插话她也是一错愕“什么?” “汉北王娶了谁?” “哦那都是街市上传得说是汉北王倒扒灰纳了父亲的妾室。” 李邦五纳了李伯仲的妾不会是她吧?“是哪位妾室?” 扶瑶眨眨眼“我就是在厨房那儿听了几句也没仔细听。”见我有些失落忙又补了一句“听说那妾室还得过皇上的宠幸曾是京城里有名的歌伶。” “嘶——”一不留意手指沾到了手炉里的炭火烫得抽搐。 “夫人?”扶瑶赶紧过来查看。 “你刚刚说得话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多半可能只是民间的谣传。 “听说那汉北王为了正那妾室的名分想要明媒正娶还置办了凤冠霞帔这些话就是从那些帮忙置办嫁妆的织绣铺里传出来的据说汉北已是尽人皆知。” 李邦五会这么做吗?这可是有悖伦常的大事将来铁定会成为众诸侯讨伐他的一个借口果真如此从男人的角度来说这可是相当不明智的。从女子的角度……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对还是错。 一脸茫然姚叶姿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手上的灼伤远不及心头的惆怅那么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如今怕也成了天下人唾弃的对象。 “扶瑶你怎么看那女子?” “谁?”只顾着给我手指涂药粉。 “汉北王娶得那个女子。” “嗯……我也说不好。”这丫头怕是猜出我认识那女子不敢轻易下结论。 “若换作你呢?你会嫁吗?” 抬头看看我“不会。”低头寻了一条丝带替我缠好烫伤的手指。 “如果你喜欢那人也不行吗?” 摇头。 怅然若失这就是姚叶姿的不同她总能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来即便那有违常理遭天下人唾骂。 转眼望向窗外细雪悠然飘落“也许你是对的。”也许吧。 “夫人认识那女子?” “……认识。” “很美吗?” “很美就像天上的仙子。” “……”微微瞠目像是十分惋惜。 两人的交谈就此打住各自陷入沉思良久后小丫头突然抬眼看我“夫人……您以后还是别见舅老爷了。” 我疑惑地瞅着她这丫头看出了什么?“为什么?” “奴婢……奴婢是听大胡子喝醉后说得……”瞄我一眼“他说……说舅老爷喜欢您……夫人您以后还是别见舅老爷了而且怎么说他也是汉北那边的人跟将军又是对头奴婢担心……” 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会是这么说明白的“担心我跟汉北那个女子一样?” 点头。 低眉苦笑在这一点上我与姚叶姿的遭遇到真是有些异曲同工。 抬眼想安慰一下扶瑶眼角却瞄到门口一波裙角翻滚而逝…… “夫人……”扶瑶显得比我还紧张瞠目望着我“是红玉姑娘。” &&&&&&&&& 怎么觉得写得味同嚼蜡痛苦 在想要不要更慢点培养下情绪(歪眼思索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