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四十八 幼主 二

四十八 幼主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商家在边城的势力较大如今东齐王的权限受制商贾们多半要依靠外州的势力庇护不过商家到也聪明表面上与汉南走得近私下也没落下汉北这就叫鬼神都拜只要不穿了香火总是没坏处的。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因此商家并非如我想像的那般弱小反倒是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意思。 红玉那日本来就是要去商府谁知碰上了我如今她住在我这里商府自然不敢明着来要人即便看不上秦权也要顾及一下楚策的面子这里原本就是楚策的宅院于是便唆使金玉楼的鸨母来要人。 也亏秦权不在依他的性格不知道会不会拔剑砍了这胖女人我不曾与这种人打过交到几句话谈不上来便想拂袖而去这才知道原来天下间真有这种胡搅蛮缠之辈。 最后还是红玉自己将其打了可是那鸨母却也开了个天价——三万五千两我算了算比我账上的军需还足足多了近五千两这才现原来一个女子真得能抵千金。 红玉并不急切只是倚在床沿上看了看我我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尴尬她冰雪聪明自然看得出来这笔钱我拿不出来。随手从床头的衣衫袖筒里取了条白丝绢递到我手上那是一张以金丝线绣得契约署名:汤业。 她并没告诉我这契约的来由只是让我派人送到汉西汤家分铺至于能取多少银两就由着他们给了说完这些便躺下身不再跟我讲话。 我也没再拖延立即让人送到汤家药铺不过半个时辰便有了回话还是分铺掌柜亲自上门恭敬地奉上了两只木箱“夫人我们分铺太小过得钱数不多这里都是些碎银子您先留着用我已经派人联系了其余分行您看是不是能给小人一个数目……”这话令我错愕那两箱银子少说也有两万两红玉这张丝绢竟然能换来这么多银子脑筋一闪突然起了贪心相继却又鄙夷了一下自己竟想拿红玉的人情为自己换银两看来真是被军需给逼急了。 那掌柜的以为我是这丝绢的主人对我十分恭敬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我是秦夫人的缘故他的脸上似乎还有些疑惑之色我也没给他解惑毕竟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暂且让他回去说是有了数目再通知他。 他一走我便去见红玉此时刚碰上皇四子刚刚醒也到奇怪自从上次从秦权怀里接过他他便认准了我睡醒了总要我在一边不然就会哭得没完没了估计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娘亲。 抱着他探头去看红玉的房间怕她还在睡。 她正坐在镜前梳妆脸色虽还是惨白如纸不过到是少了倦意一旁伺候的丫头也是她先前在金玉楼的那个名叫凡生鸨母来时也曾说要带她回去这丫头不知道躲去了哪里硬是找不到遂一并也算进了那些赎银里到是乐得她也顺便获得了自由身。 “夫人您屋里坐。”凡生对我福了个身赶紧替红玉绾好头插上木簪。 我将写着银两数目的纸放到桌上红玉探手拾起看了一眼毫无表情地又放了下来轻声问了一句:“就这么多了?” 我把那掌柜的话给她重复了一次她点头并告诉我愿意取多少都随我只要人家愿意给这话说得我心情澎湃毕竟秋季临近大军的冬需用品也该着手准备了秦权这几日就是为了这事东奔西走何况义瓦最近也在扩军为了能在边城一带形成更大的势力这一举也是势在必行可扩军也需要钱啊不是光把人招来就能完事的扩军只是一个开始先不说军士的饷银就是日常用度也是钱堆出来的。日思夜想的净是这些事难怪一听到“钱”字两眼都能开花可是这毕竟是红玉的人情擅自从中盈利总是感觉对不起她兴许这些钱都来自她的痛苦。 见我坐在那儿不说话也不走她自然知道我有话想说她不是个热络的人说话也少拐弯抹角一如当年那般直来直去即使因此伤到了别人的自尊也不顾及这一点却让我出奇地对她产生了好感。 她径直问我是不是有话想说并说那契约能换多少钱她都不理会没必要跟她说这些若我想知道为什么一张丝绢能换这么多银子她说她也不清楚那男人说她值这么多。 我摇了好几下头我的意思并非是想问她怎么得来的这契约也不想揭她的疮疤。 “我不想看您整天战战兢兢的我是个歌伶也曾卖过笑您不必为了避嫌不敢说话没什么好避得做了就是做了这张契约是那个姓汤的男人给我的他说知道我不喜欢他他也给不了我名分这东西就当是给我的补偿您想怎么用它都可以只要他给得起您随便拿不必顾及我。”说完这一番话又补了一句“别忘了现在您才是夫人。” 这最后一句话无疑是在提醒我要有秦夫人的架子这一点我确实做得还不够好可能是下人当惯了总也不适应当主人的感觉总觉得太张狂会伤害到别人这一点她也看了出来并以最直接的方式提了出来。 有她这么一说我的胆子自然大了既然有冤大头可以敲银子何乐不为?让人送了封信给汤家分铺说是不用着急让他们自己掂量着这张丝绢到底值多少。这么一来也少了我麻烦毕竟金银这方面的事我并不大懂对我来说那两箱“碎银”已是我目前见过的最多的银两实物了难怪红玉提醒我作为女主人一定要有女主人的架势我这小器的举动看起来是不像贵族女人贵族毕竟与平民不同见得稀罕东西多了自然能养成那种处事不惊的脾性看来我这平民出身的秦夫人是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起码贵气少了许多。 没半个月那掌柜的便送来了一卷礼单其中包括:上好丝绢五百匹、珍珠玛瑙一箱、白银四万两并附了一封书简上写若有琐事可与送信人传话。 红玉看都没看那书简随手扔进了池塘面容冷清看起来并没什么起伏可见这个叫汤业的男人真是有自知之明她确实对他没什么兴趣“你会对一个强取你身体的男人有好感吗?”这是红玉扔完书简后的话说完此话再不曾提及这件事。 秦权此时正在汉东并不知道我已凑足了冬衣的银两他从京城一回来我便轻松了不少起码军营里的事不用我再去理会也就有了闲心照顾那位小皇子这孩子当真可爱就连红玉那冷清女子也时常来逗弄他。 只可惜好景不长他的身份注定了不能安稳地待在我们身边楚策亲自从晋城赶来自然是为了这个八拜之交的嫡子而来。 他到底是为了私心还是为了兄弟之情?我猜不出来。 就在楚策即将抵达边城时许章也回到了边城我清楚他的意图既然要成大事这皇子坚决不能让给楚策! 让人称奇的是汉西也派了人来大家的度到是都这么神! 等所有人到齐秦权这才姗姗来迟看来是有的争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即使逃出了李家的势力又何尝有安稳? ********* 今日开始不定期更新山野鬼怪谈都是些小时候听来的故事少看神鬼的文不知道会不会与其他作者的重复不过若是不写得话很多东西都忘记了干脆把它记录下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