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四十七 幼主 一

四十七 幼主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权谈话之后投湖寻短见这事仔细推敲起来并不难理解她是个性情耿直的女子当时汉东陷落秦家满门遭难连我这么一个当时身份次等的丫头都遭到牢狱之灾何况她这半个秦家人的头等丫头后来才慢慢知道原来秦家满门遇难后她随即被人投进了妓阁之所以能忍辱活到现在是因为她与崔管家一样身上都藏了个秘密这个秘密自然就是有关汉东兵符的所在大公子秦帧相当谨慎在托付了崔管家之后又将这个秘密托给了红玉一来确定他们俩对秦家忠心不二二来是怕只托给一人会有所闪失万一其中一个遇险见不到秦权这个秘密就再也没人知道了因此做了个双重保险。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这么一来就苦了红玉虽说她只是个侍女可因深得老夫人的喜爱府里下人们多半以对待秦家人的态度待她如今流离妓所靠卖笑度日再见到昔日曾倾心过的男子想一想自己的处境身上的包袱已然卸下又怎能不心生决绝一念。 当时我们都没想到这一层尤其是我虽知道她的性情可不知道这当中还有“兵符”这件事若是当时知道了我是怎么也要把她留下来索性她的性命也救下来了武敖僵直了性子要见她硬是给我压了下来此时让他见红玉无非是伤口上撒盐就是秦权我都没让他来探视当然他也有他要忙得事知道红玉在我手上不会有问题也就没再管这事。 至于湖畔遭袭一事秦权并没跟我解释我也就没问因为这其中涉及到楚策我清楚他心里定然是一团乱麻也不想再给他添堵。 武敖在边城住了一晚他对红玉的想法我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依然没喜欢上这个可怜的女子即便他曾向秦权索要她但爱上一个人的反应不该是这样的既然如此我自然更不能再让他来伤害这个可怜的女子当年没能劝动武敖救下她总觉得她这两年的遭遇我也要占许多责任。 “将军不如咱们晚上去把皇帝的儿子抢来吧有了他咱们可以拉开人马自己单干了省得受姓李的干气!”袁老四的声音隔了老远都能听见。 武敖如何回答我没听到噔噔爬上客栈的楼梯来到他的门前。还没来得及抬手叩门门已被忽得拉了两开见来人是我袁老四呼出一口气看样子以为我是偷听的了。 武敖正在擦拭一柄青铜剑那剑看起来相当眼熟似乎与秦权身上的那把一样起码长度和剑身的纹路很相似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再说汉西那处山洞我们都已封好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现才是凑近来看不免又一惊确实与秦权那柄青铜剑一样即使剑鞘不同…… 刚刚出府之前还见秦权身上佩挂着不会是武敖顺手牵羊的杰作当然他也不可能做出这种偷盗之事难道说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稀奇玩意? “夫人也喜欢剑?”袁老四见我瞅着剑不眨眼一旁纳闷。 “只是觉得这剑奇怪。”坐下身。 “是奇怪青铜剑通常不过两尺多长你看将军这剑足足四尺有余赠这剑的老头说得此剑者能得天下!”袁老四乐呵呵地坐到竹椅上“当时我还差点把那老头一脚踢到崖下以为他胡言乱语。” 武敖让我别听袁老四吹牛说不过就是件古墓里扒出来的物件他看着得心意就买了下来。 我说想看他想也不想就递了过来与秦权那把一样剑柄上也刻着烧铸者的名字:北元汪渊上兵多么让人振奋的六个字与秦权那柄剑上的“魏武正汪渊上兵”相比只不过是监制者的名字有所不同北元即是大岳女帝的年号正是魏武正帝曾经的爱妃只是……他们都将自己的年号刻到了剑上……这怎么可能?莫说自古就是天无二日就是以汪渊监造来推论也不会将女帝的年号刻上这本身就是对他的主子——魏武正帝的不尊顶多是将女帝在魏宫中的封号刻上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前提还是如果能把女人的名字刻上御用兵器的话。这两把剑还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你认识这把剑?”见我拿得吃力武敖伸手托住了剑身。 “如果不是赝品的话这剑可能是三百年前魏武正帝的遗物。”我没说陪葬品是因为曾经答应过秦权那山洞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嘿这就是说当年那老头没骗我们!将军说不准这剑就是从那老皇帝的坟里挖出来的都说这老皇帝的坟墓所在是个千古之谜多少人暗里寻遍大江南北都没找到不知道里面藏了多少宝物一回河西(运河以西武敖军营)我就派人去找当年那老头说不准咱们能扒出那老皇帝坟里的藏财也就不用跟那些滑头的商贾为了点蝇头小利耍嘴皮子了。”袁老四自顾自地嚷嚷这大岳朝还没灭他就想着要挖皇帝老子的祖坟了不亏曾是个无法无天的山大王。 武敖啐他一声显然对挖人祖坟这行当不怎么感兴趣何况这话万一被传出去也会遭世人唾骂。 本来到客栈是想跟他谈谈红玉的事不过他显然对这把剑的来历更感兴趣要知道魏朝尉迟氏向来都是武将们最尊敬的一代皇族因他们历代帝王不朽的战绩功勋、尚武精神。 尤其在女帝之孙追封尉迟为“上族”后史官们更将尉迟一族的威猛扩大数倍以致成就了尉迟皇族今日在武将们心中的高大地位。别说史官就是方氏一族的记载也是充斥着对尉迟一族的赞誉毕竟方氏始祖就是尉迟家的谋臣这解不开的纠缠只能将人们的思维越缠越紧到最后事实变成了泡影泡影变成了事实。 因此我时常觉得史官记载的某些历史并非真如他们笔下写得那般不过是掺杂了诸多的个人想法、猜测以及权利制衡后的结论而已。 “这真是魏武正帝的遗物?”武敖攥紧青铜剑柄横在眼前仔细看着剑柄上的纹路。 “若非赝品的话应该如此。”毕竟谁敢滥用女帝的年号她的子孙可还都是皇族。 “你最近小心些这边城是有的不太平了。”将青铜剑插入鞘搁置在桌案上这才认真跟我交谈“二公子接来了这么一位‘尊贵’定然有不少人想来抢。” 他说得是那位‘尊贵’自然是昨日我怀中的那个男婴即岳帝四子年前就听闻皇后产下了嫡长子当时也只是无意过了遍脑因为当时周辞的势力还对我十分“关注”也就没心力来打听这些事没料想到不过半年的时间这孩子居然到了我的怀里真是世事难料。 正如武敖所说这孩子的到来确实让刚刚安定下来的边城又生了变数此刻皇帝被李邦五控制着嫡长子的出现却让时局再次生出变数若皇帝真有了什么不测谁得了这男婴谁就能打着岳帝的旗号昭告天下自己是王军那可是真正的师出有名。 昨日那几个自称汉南刺客的言辞不管真是汉南的人还是有人故意诬陷汉南都无疑确定了一件事——有人已经知道了皇四子的下落…… 红玉的事显然在还没谈起时就变成了次要的关注这让我心生晦涩女子的情爱在这世上不过就是如此谈何能与男人的权利相比?兀自隐下了本来想问武敖的话他虽后面也谈到了红玉可显然没有昨天的那般激昂想来昨日也不过就是一时的意气既如此我又何必再去无中生有? 隐下心中的郁郁决口不再提及红玉这也算是对她好吧?我私下这么认为。 ************************ 偶然翻网页看到了李世民与其杨妃的故事真是让人神往神往的原因是想有人yy来一段他们的故事只是要写得好看也不容易啊~~~~~~~~ 近日新家装修达到小高氵朝老公不能再容忍我虾米都不管毕竟最后不好看了我又会抓他头说他没品味于是就有了类似昨天的那种(更新)偶然失踪的举动。 话说昨晚看了半夜鬼吹灯1的最后一本啊~~~好故事但其中的一些情节看了很想吐是因为写得太好了那些场景如同现场直播出现在眼前我讨厌碎肉及老鼠之类的东西百看百想吐于是认为自己写《山野鬼怪谈》时基本不会出现这种场景呼呼这本我还未曾想好的书牵引出少梦出来。汗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