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四十五 金玉楼 一

四十五 金玉楼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辞一路上拜得皆是各诸侯国的重臣这场制衡之争暗下里越演越烈…… 袁老四半个月后再次路过边城这次我亲自见了他从他口中得知原来武敖并未赴东周而是待在汉东东北与东齐相接的运河对岸离边城不过一河之隔难怪袁老四说想吃什么记下来告诉他便可。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得知这一消息后我给焦素义去了封信趁兵士训练之际将营地先往南迁此刻秦军弱小完全没有能力与汉北军对抗不如先隐何况我也找不到那么多钱用作打仗的军费罗家、商家也暂时没办法跟他们谈条件眼前只能忍。 汉南虽增兵东齐然而随着汉北在运河对岸驻起兵营汉南逐渐将兵力退出了边城一带毕竟这里离汉南本土太远何况汉南如今的军力根本不能与汉北相比退而避其锋芒楚策很聪明地放弃了边城一带这么一来岳东的制衡很明显越明朗了。 汉南的势力一消弱武敖自然就有恃无恐时常乔装来边城转上一圈也没出什么大事。 汉北的军资并非那么宽裕李邦五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沿边军队与商贾玩些猫腻武敖手上捏了两万人马的吃喝靠上面拨下来的那点银两自然活不下去就打起了东齐商贾的主意每次来若非太匆忙都会来看望我扶瑶最为开心因为每次他来必然不会空手带得都是些稀奇玩意我若觉得用处不大皆送了她所以最盼着他来的到是这丫头。 秦权前些日子传信来说已出了京城怕是这些日子就能到边城听了这个消息心情陡然舒畅不少很久没出门了领了扶瑶出去置办些东西。 汉南军撤得差不多了城内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喧哗百姓们都以为汉南军一撤就代表这仗打不起来了商人们也不必绕远路从边城出货最为方便何况东齐还未曾恢复通关商税免费的行路当然好。 听说前些日子从南凉一带水路来了十几只名为“金玉楼”的红船所以近些日子城里更加热闹了起初我并不知道这“金玉楼”是什么意思亏得扶瑶告诉我在边城金玉楼就是烟花之地的避讳之称起源也没人说得清就这么一直叫了下来。 “姑娘这可是全城最好绸缎保证不没问题连汉东侯的夫人都是我们这里的常客!”织铺的伙计大声嚷嚷着连街上都听得到不免摇头一笑自从秦权去了汉东边城一代就以汉东侯称呼他我自然莫名其妙地成了侯夫人到也给这织铺打了个名号不知道今日这伙计又在唬谁呢。 “汉东侯一家早已被奸人所害你拿死人说事岂知不敬!”清冷中略带了些气恼到似在哪里听到过这声音。 “夫人?”见我停在门口不动扶瑶歪头看我“是不是天太热您不舒服?” 店内的伙计看到了我赶紧朗声来迎站在柜台前的两个女子也跟着转过头看到那个粉色衣衫女子的第一眼我便认了出来——红玉秦府老夫人的贴身侍女曾经爱慕过武敖的冷清女子她还活着…… 看到我她也是一怔紧接着像是什么事也没生一般转头继续看她的绸缎柜台内的伙计这才刚说到我正好我就来了听着他细琐地小声跟红玉说话虽说声音很小到也能听到一些无非是我这侯夫人有多喜欢这绸子这绸子多正宗之类的。 路过她身边时我很想上前与她说上几句可她的表情明显不想认我。最后估计是被伙计说烦了她随手指了两捆带着丫头转身便欲出门。 “黄、蓝细绸两捆金玉楼红姑娘后脚送到!”柜台上的伙计对着门外送货的板车夫一吆喝我跟红玉两人正好对面那声“金玉楼”让我们俩的视线交接!我一惊她一窒两人匆匆瞥过一眼又迅瞥开我是怕她认为我看不起她而她确实带着一抹冷笑。冷笑也是啊若一切照原样的话我们俩又会是什么样呢? “请留步!”两人背对着彼此我不想让她就此走出去因为知道这女子的脾性若她今天走出去了那便再也别想见到她了。 来到她身后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她脑后的红玉簪口吃。 扶瑶轻轻拽了我的衣袖我清楚她的意思我毕竟是秦权的妻子她是金玉楼的红姑娘这两人是不能有什么关联的。 扶瑶的这一举动她自然看在了眼里静了半刻猛然侧过身一脸的媚笑“这位夫人您认识我还是……您的相公认识我?”柔媚的声音听了让人心寒她不适合这样的笑这样的声音我清楚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此时认她只会让她更加恨我。 收回眼神低下眼只当是认错了人。 她轻笑一声转身欲离去。 此时扶瑶却欣喜地叫了一声:“舅老爷!” 不会这么巧吧?连忙抬头武敖正站在门外手上还牵着马缰绳此刻正眨也不眨地看着我身前的红玉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正在抖。 一时间我不知道要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困窘红玉站在原处一动也不动店里的伙计们好奇地看着我们几个人。 “姑娘商府的轿子到了咱们该去了。”红玉身旁丫头的一句话打破了这诡异的沉寂。 门外停了一顶小轿正好在武敖马旁。 窒了半刻红玉抬步迈出门槛武敖眼神扫过她停到我这边我无奈地摇头这个时候能做得也许不是跟她相认可惜这小子并没听我的。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沉沉的一声伸手挡了红玉的去路。 轿夫见状围了上去把武敖与红玉隔开武敖毕竟是汉北守将在边城闹事总是不好想罢我抬腿出门想劝他不要乱来。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商府那几个轿夫已经抬拳挥了过去我只能站在一边着急知道武敖不会吃亏就是怕事情闹大了汉南军虽已退出了边城可并不是说就没人了。 转头想让一旁的袁老四帮忙可袁老四的眼始终盯街角的某处不动我无意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秦权正倚在一处酒楼的雕木柱上手上还抱着一个孩子正淡笑着看着这边。每每看到他这种笑容总会心情舒畅不免也跟着他笑了一下真巧他回来了…… 见我看到了他将马缰扔给一边的随行单手抱着孩子往这边走来。 武敖很快将几个轿夫打倒在地望着走近的秦权脸色有些奇怪。猛然记起了他当年崇拜秦权的模样此刻敌对双方又会如何呢? 秦权谁也没看直走到我身前将怀里的孩子递给我那是个相当可爱的男孩看似还不到周岁也不认生见我伸手要抱张开两只小胳膊像是非常开心看来是秦权抱得他极不舒服。 “啊——”婴孩在我怀里出一声满意的呢喃肉嘟嘟的小手挠了我的衣领两下后便靠向了我的胸口。 秦权见孩子在我怀里安稳地闭眼入睡这才转脸看向武敖以及轿旁的红玉红玉此时已经泪流满面见秦权看她忽然跪倒在地“二公子……” 地上那几个商府的轿夫见秦权走过去吓得连滚带爬地逃走连轿子也不要了。 越过武敖秦权停在红玉跟前弯身将她扶了起来。 武敖则是直直地看着我袁老四也是我没逃避只是暗暗叹了口气这么多奇特身份的人在一天之间聚了个全也真算天大的巧合了。 红玉是个自尊心相当强的女子刚刚那几声哭泣也是因为到了忍耐的极限没半刻已经止住了眼泪再按秦府的规矩给秦权福了一下身。 她是自小在秦府长大的又是秦老夫人的贴身侍女自然与秦权不陌生秦家灭门之后我本以为她也遭了难如今看到可能遭遇了比死更可怕的事她还能挺过来也算是个极坚强的女子了。 “袁将军你先把马牵到酒楼后的马圈里。”我对袁老四吩咐了一声因为看到了不远处有几个可疑的人正盘旋着望向这边秦权进城已是大事了若再加上武敖在此不知道会生什么事。 袁老四看了一眼武敖见武敖微微点头这才拉走他跟武敖的马。 “先到酒楼里坐一下吧。”用下巴对秦权示意了一下街旁的酒楼。 武敖看着我对秦权略显亲昵的举止嘴角挂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我只当没看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