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四十一 李氏奸雄 二

四十一 李氏奸雄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动显然比其父亲狠厉、快在众人还未醒过神时已将其弟李肆五解决就在秦权前去京城凡州的途中上谕就已至各诸侯州郡言说李肆五谋逆叛乱李邦五大义灭亲之余种种皆充满对李邦五的称赞很明显的事李邦五这是想假借皇帝的口为其汉北王的身份正名这到与其一开始的姿态截然相反李伯仲殓葬伊始他可是给了众诸侯一个堂堂正正的理由反他如今又为何大费周章地为自己正名为何不干脆灭了岳帝自立为王?这其中定是藏着某些隐情只是一时间外人不知道罢了。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许章曾有口信言说方醒的行迹一直未曾查到这一消息到是引起了我的好奇他是李伯仲帐下最得势的谋士还曾权掌东南一片战局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销声匿迹?又或者可以换个角度来想他在这个时候销声匿迹才能解释李邦五的改变? 这些想法自然是我的一家之谈秦权走后我所要想得事可要比之前多出了许多以前的假象不过是纸上谈兵无关乎真正的军事调动、政局势力此时却是不同焦素义手上那万把人的调令可都在我的手上虽说与众诸侯军相比这不过九牛一毛但对秦权来说那可是关乎着他能否在汉东站住脚的问题每每半夜惊醒为自己梦中的假想担心不已。 本来诸侯联军已有攻打汉北之意可如今李邦五突然来了个斗转星移一下子让诸侯军没了出师之名这一怂一退让人有些无所适从我的疑心也越来越重看李邦五近几日的沿边军事调动不可能是虎头愚笨之辈怎么可能会犯下惹怒天下的蠢事? 就在我模棱两可之际蔡婆婆让扶瑶送来了口信说先前的“客商”再次出现在边城外并且在边城外的小镇上住下了……那“客商”指得便是武敖一行人自上次他途径边城英翠娘的人便一直跟踪他们离开东齐怎么这次又回到了这儿?而且还胆大的在汉南重兵把守的地界住下! 想到武敖曾说去南凉接几个人我的怀疑便更重了当时就怀疑他欲接的人秦权回来时我并未跟他提过这事一来他来去匆匆并无时间细说二来他与武敖有些不对头提了只会多增烦恼如今到有点后悔了他毕竟一直在军营之中各方消息比我灵通说了也许还会有点提示…… 踌躇了两天没想到武敖竟然派人送来了信笺不打开则已一打开怔了半天信上只有简单的八字小楷——6苍三拜醒示之邀。 盯着那八个字半天最终还是决定赴邀。 扶瑶气虚地盯了我一路也许是我的脸色太过严肃她只那么盯着也不敢问我要去见谁。 马车行至城南十几里地的小镇垂杨这镇子虽小却异常热闹这几年东周、汉东地面不太平一些商贾都绕路东齐改走边城边城最近却又住了汉南军自然不大方便周围小镇便成了商贾、老客们歇脚的地方垂杨又临近内6运河人自然又比其他地方多了些人一多自然也就热闹了起来。 此时初夏刚至湖静波微柳色垂岸车夫经人引路停到了一处垂柳凉亭处。 下了马车于垂柳扶摇、犬吠鸡鸣声中搜看到了湖畔一静坐垂钓的白衣背影并没见到武敖。 扶瑶紧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 “脚下生乾坤姑娘小心别踏了农家刚覆土的菜圃。”垂钓人背对着我说了这么一句。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临近湖畔的泥土刚刚被人翻盖过十分松软不免缩脚退后。 这时一位农装打扮的老妇人捧了一只白瓷大碗蹒跚而来。 “姑娘这是刚泡好的大枣茶。”将白瓷碗捧放到我的手上双手在衣襟上擦了两下这才指了一旁还长着绿叶的木桩请我坐下。 扶瑶想上前擦拭被我挡了去自让她跟那妇人一道先到柳树林外。 “师尊他老人家可安好?”隔着菜畦背对着我安稳地坐在皮扎上鱼竿垂没在碧绿的湖水之中…… 转回脸低头望着手中瓷碗里浮沉不定的干枣片“……师尊让我跟你说行至水尽处方知悟道难有生之年唯……”这最后一句还需不需要告诉他呢?或者说告诉他还有用吗? 他静了半天直到鱼竿颤动才收竿钓上来的竟然是条乌鱼! 伸手捏住黏滑的鱼须一抬手又将鱼扔进了湖中放下鱼竿背过手望向青绿的湖水什么话也没说。 良久轻轻回头满眼的笑意“没想到你我却有兄妹之谊。”抚开杨柳绕过菜畦来到我跟前坐到对面的一根树桩上。 望着他的脸孔我有些好奇听了我刚刚那番话他应该能猜到师尊已故去为什么他还能这么恬淡?脸上丝毫没有任何忧色师尊一生最重视的徒弟便是他寄予希望最大也是他常年将他的事挂在嘴边他怎能可以这么淡淡的就过去了? “汉东初见鬼八一役你都没有认我算是各为其主如今就着途径东齐的便利就想来看看你顺便也想知道你对此后的事如何应对。”不像要跟我谈师尊的意思见我不说话淡笑一下“我知道秦权暂时将调令给了你。”听罢这话我心一惊没多少人知道的事他怎么会知道!“秦氏一族在汉东的口碑甚好难得你能想到劝他在此处休养生息何况汉东兵符至今未曾找到汉东军的归属也是半黑半白是个可乘之机不过——若天下群雄并起我看秦权的势力不为乐观如不及早想法到时大势成形可就再难翻身了。” 对他这番话我一时没想通不过到是能嗅出几分味道来他的意思是——如今已到了群雄并起的时刻而且这汉东看样子也会变成众人的逐鹿之地可是李邦五不是刚刚大义灭亲绑了自己的亲弟弟为得不就是不给诸侯借口攻打汉北?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我想错了? 捧着瓷碗望着他上扬的眉角猛然想到他刚从南凉回来?南凉……就像是烤烧饼翻过来翻过去几个来回绕得我有些晕不过到是有了些眉目“小妹愚笨不知兄长是在指点小妹还是……在拉拢?”拉拢之意源于他自南凉而来南凉、北梁、金是位于大岳东部的三个诸侯国其中南凉紧邻东齐位于大岳版图之东南其后向北依次为北梁、金此次诸侯联合北梁、金都在其中唯南凉位占中间并未出兵若是能极力拉拢南凉那么诸侯联军立时就会被截成两段到时再分而制之……秦权虽无强大实力但此刻兵占汉东、东齐之间正是有利地势加之秦氏在汉东的名望拉拢他到也算能说得通。 他扶腿起身笑意溢满眼角“秦权虽有虎狼之力却无兵无将如同狼虎无牙、无爪论到拉拢那到还真是没必要。”回身看看我我将茶碗放下起身随他一同往树间小道行进“如今之势岳氏龙脉已然断竭天下大势归于纷乱能者辈出势必征战不止李氏雄踞汉北已久如今连吞两州士气正盛可为一霸!赵氏盘踞西部虽连年抵挡北虏入侵却殷实依旧论财、论势不下汉北更有山险阻挡正是西地霸主!汉南虽兵弱将少然主掌南疆沃土又临广阔海域财力不可估量如今又有意增兵招将论耐力不输其余两家!至于东部这就要看谁有本事了能站住脚跟并能抵挡三大诸侯者才有资格直起腰说话。”背过手走在我前头。 听罢这一席话才明白自己如同井底之蛙原来师兄早已看到了天下的归势我的眼里却只有头顶这一小块天空差别何止一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