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三十七 伯仲之卒 一

三十七 伯仲之卒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色有些泛黄用清茶漱了漱口一屁股坐到我面前什么话也不说尽是笑像个傻子。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我真困了。”站起身脚步有些不稳一路走到床前扑通一声趴了下去脚蹬了两下甩掉靴子趴伏在锦被上身子占了满床看起来也没我睡觉的地方了。 将头抚到背后起身捡了地上的靴子放到一边既然罚也罚了还是伸手将被子拉开盖到了他身上。没想他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子召……”我的心一惊手也僵在了原处“我真是把她当妹妹……”从红枕中抬眼看着我“你是不是还在意她的事?” “没有。”脱口而出的狡辩连自己都觉得不信。 “上来。”往床里挪了挪空出点间隙出来见我不愿意叹了口气“你那碗葛花茶够浓的我就是想怎么样也没那个力气了上来吧只是想跟你说会儿话今晚不会对你怎么样。” 见他说得诚恳脸色看起来也极不好也就没再反抗顺势坐了下来扯了扯他背上的锦被想帮他盖个严实。 “嘶——”一皱眉“胸口有什么扎人。” 看他的脸色不大对劲我们的新袍都是赶制出来的莫不是裁缝把针忘在了衣服上?让他翻过身细细在上面找着谁想他这个时候还会骗人被他一把扯到他胸口时鼻子正好磕他的肩胛骨上酸得眼泪差点出来甩手用力捶了他一下。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聪明。”支起上身偎在我身前两人的锦袍交相辉映红得有些暧昧。 “你不是没力气了!”把衣袖从他的胳膊下抽出来。 “这种力气还是有的洞房花烛人生可是只有一次!”眼神灼灼。 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在他身边待久了对他的靠近到有些习惯了也没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心里总觉得他不会在我不愿意的时候硬来毕竟这亲成得太过仓促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女子与男子对待洞房花烛的事总是有不同的想法女子大概要看时间、心理、情绪男子么……估计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吧。所以当他的脸压下来时到是真把我吓住了这才现他真不是在开玩笑。 我们俩目前的态势就如同义瓦山与李伯仲的对决明显不能相持人生的第一次大失策就是那一晚。 还好灯烛被风吹灭了否则我会更恨他。 在黑暗中狠狠咬下去几口也不知道有没有出血也许就是那晚我学会了一件事——当吃亏时并不一定就要等着吃亏最好也能让对方吃些苦头这才两相公平。 隔天清晨我到比他醒得还早将铺在他胸前的头一撮撮拢起望着红帐呆像失去了很多东西一般心里有块地方空空的不觉很想哭。 “哪儿不舒服?”带着浓浓的鼻音挺腰坐起身。 瞥一眼他光裸的肩头上面几排紫红色的牙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又想笑。 他伸了双臂过来将我连同锦被一起搂进怀里额头搭在我的肩上似乎还没睡醒“我会好好待你的。”似乎很认真却又像是梦话。 外屋门吱呀响了两声估计是侍女们送洗漱用具来了我赶紧爬起身在床头摸了件他的外衫披上一脚踩到床下慌忙地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捡起来一古脑扔进帐子里正好散落在他的头上他却笑得张狂。 听到内屋里有声响扶瑶寻声来问“将军夫人是否在屋里用饭?” “不用。”他回应一声“门外可有人等?” “焦将军正在院里等候。” 他掀开锦被起身不过明显找不到今天能穿得衣服昨夜的喜袍是肯定不好再穿得我只得再爬上床从床头柜里翻找他的衣服。 眼巴巴地看着他利落地换上衣服又有焦素义在门外等知道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他无意间抬头见我跪坐在床上看他不免一笑伸过上半身来“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见他衣领窝在了脖子里脖子上明显还有一道紫红的牙印赶紧伸手扯了一把顺带问了他一句“怎么了?”看他的表情像是有什么好事。 他笑笑没回答我转身把外屋的扶瑶叫进来服侍我梳妆自己则跨步出去。 刚换好衣服头还没来得及梳他便已经转回扶瑶有些怕他见他进来低头退到一旁。 “啊——”他竟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扶瑶吓得惊叫一声还以为他要将我抛出去。 “奴……奴婢这就去准备饭食。”福身后匆匆离开。 “出什么事了?”双臂撑在他的肩上看着他满脸的兴奋。 “李伯仲死了!” “真得?!”惊讶不已没想到这个称雄一时的汉北王竟走得这么快! “昨晚我跟大哥就一直等着细作的消息果真如周辞所料李伯仲真得病死了。”弯身放我下地。 周辞?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很在意这人“李伯仲一死该是李邦五子承父业他可有什么动作?” “还不知道到底谁能做这个汉北王京城来报李肆五并未动身回汉北奔丧。大哥昨晚就命人火进京。” “你们是担心皇上那边……” “就怕李肆五万一急功近利到时可就麻烦了这小子比不得李邦五有耐性。”眉宇间隐隐有些担忧之色…… 没两天的功夫局势果然有所改变汉北军全线后退观其动向大有守而不攻之势再几日京城传来消息李肆五动手封了京城这小子看来是想来个最后一搏!而另一边的李邦五却丝毫没有动静这兄弟俩一动一静到让外人不敢轻易下结论。 只是如此一来义瓦山的危机到是暂时解了既然汉北军已撤金、梁自然不敢轻易违抗汉西、汉南拉拢义瓦也就暂且搁置了这当中秦权、楚策都对义瓦一事心知肚明但始终没摆到桌面上来看来都是有意回避。 新婚第十天楚策拨了两千骑兵与秦权命其深入汉东境内探查汉北军的动向听说周辞力劝楚策换人前去不过最后楚策仍是将这道令符给了秦权自此我在边城受到了异于平常的照顾对周辞此人也便越在意了起来。 这人对秦权的能力忌惮太深万一此后劝不动秦权保楚策肯定不会放任他成为汉南的阻力虽说秦权与楚策此刻仍是亲如手足的兄弟可一旦地位改变恐怕也难有兄弟之义。 秦权虽不愚钝但对兄弟太过相信毫无防备楚策此刻虽全心以对难保他日不被周辞说动何况观如今天下之势李家雄踞北方西有汉西赵家南有汉南楚家此三家势力最大而名义上的岳家皇族不过是个摆设何时灭只是个时间问题万一李肆五那小子犯浑灭了岳帝这天下可说是乱定了如此局面秦权若想自保则必然要有兵将这两千骑兵虽显稀松但若进了汉东那便有了壮大的机会毕竟秦权的身份在这儿他可是汉东秦家唯一的后裔依秦家数代在汉东的美名招兵买马不是难事只是……关键在于秦权自己他对兄弟之情顾及太多不是想不到是根本不往这上面想此刻怕是还想救京城里的皇上吧。 我私下做了些糕点、衣物让人送给秦权跟焦素义清楚周辞对我这些东西不会不查就出去查归查可有些东西他就算想掰开来查也没那么大胆子我特地亲手做了些放了葛花的甜饼送去秦权自然是不会吃得焦素义爱吃甜饼而且我在信中写得明白是亲手做得只不过十几只而已秦权定不会轻易送给外人只要焦素义一吃便能看到我放在其中的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汉东民多恋秦氏可依计劝将军招收兵马勿以此言知会将军计与次日营外红帽樵夫手中。 我断定焦素义不会将甜饼赠与他人营帐内肃穆他虽平时散漫可如今局势不同他自是不会当面在营里大呼小叫最重要的是骑兵扎营时间较短又是为了探查除吃饭之外不会有多少时间停留如此一算被外人现的可能性又少了几分。 最重要的是那个游离于营外的红帽樵夫那是义瓦山英翠娘的人自然认识焦素义当然也许他不明白我何时与英翠娘有了关联这事还是让他慢慢猜吧只要暂时能在汉东盘住这两千骑兵起码就能保住到时就算周辞想夺那也要看看将在外这令受是不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