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三十五 新婚 一

三十五 新婚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午归城一回来便马不停蹄地来见秦权抱着他久久不肯松手周辞在一旁眼神有些闪烁看得出来他是没猜到他们二人的感情会这么好也许正为昨天妄自试探秦权而后悔吧总之一句外话也没多说只是在旁听着这么看来昨日的诸多试探到真有可能与楚策无关我转眼瞅了瞅秦权他的脸色很好看起来早已放弃了对楚策的怀疑。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今日双喜临门四弟咱们俩一定要好好喝他一场。”还是第一次见楚策这般豪爽在京城时他更像位儒雅的贵公子。 周辞见秦权和我对楚策口中的“双喜”纳闷不免开口解惑“晋城刚来信少夫人半月前产下一位公子。” “大哥恭喜你!” 楚策笑笑拍了拍秦权的肩膀看了眼一旁的我“别忘了咱们可说过要做亲家的我现在可是等着你给我弄个儿媳妇来!” 秦权呵呵大笑满口答应也不知道他打算从哪儿弄个女儿出来。 “对了你嫂嫂信里嘱咐我让我记得给你们办个像样点的婚事虽然时局不稳不过总不能一直就这么放着总要名正言顺趁着你现在在边城我这个做大哥的正好给你做个证婚人。”酒至半酣也不知道是不是醉话。 “好啊有大哥做证婚人这亲一定要成。”我确信秦权没醉以他的酒量这点酒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此刻到还真是希望他干脆醉了。 倚在内门边上听着外面两人的谈话忽然记起了姚叶姿我还是有些在意秦权对她的情感虽然他说过她是他们几个的妹妹可毕竟她还曾经是他的未婚妻子像他说得如果一切都没生也许他如今也会像楚策一样已经尝到了为人父的滋味了吧?虽然现在说这些像是在故意找茬可有些事情生别人身上与生在自己身上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面对姚叶姿时我能感觉出秦权的心疼那份心疼让我心存忌惮如果一开始他没告诉我他们之前的关系会不会好些呢? 他们俩足足喝了一下午楚策被周辞等人直接驾了回去秦权则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侍女们不敢叫他只收拾了桌上的酒菜匆匆离开我在内屋憋了一个下午如今坐到他对面到没话想说了。 “夫人厨房给您熬了红枣粥现在端上来吗?”侍女在门口询问。 “不用了我不饿。”摆摆手。 看得出来侍女有些迟疑毕竟从中午我就没动过筷子。 “你让厨房煎碗葛花汤来。”看他喝得这样怕是不喝些解酒药醒了也不舒服。 侍女应声去了没多会儿端了只托盘进来上面放着两只白盅打开一看一盅葛花汤一盅红枣粥“夫人您从中午就没吃东西天太寒我怕您受不过。” 我这才注意到这侍女长得到算朴素眼神看着诚恳说话也很贴心看着她往碗里盛粥到让我记起了在秦府为婢的时候那会儿他跟大公子下棋我也是这么在旁边伺候的如今也不过个把年头的时间没想到竟成了这般景象“叫什么名字?”接过粥放到桌上。 “禀夫人女婢扶瑶今早刚从前院过来伺候的。” “扶瑶?”这名字到也奇特。 “奴婢是乙酉年春上生的爹爹当时刚好在山上采药偶然采了种奇花村寨里的老人说那是天上才有的扶瑶花就给奴婢取了‘扶瑶’这个名。”盛好一碗葛花汤放到桌上“奴婢先到门外候着夫人有事叫我一声。” 很利索、懂事的丫头乙酉年生的算一算今年刚好十六岁想到外面天寒地冻的就让她留在了屋里。 秦权像是口渴伸手在桌上四处摸着将葛花汤碗放到他手上也不管是什么一个劲地就往嘴里倒本想他尝不出什么味谁知刚喝完眼睛就睁开了“葛花?” 我错愕地点点头他不是应该醉得很厉害怎么突然这么清醒?! 只见他急急招扶瑶拿来木盆趴在上面吐了半天直惹得一旁的我和扶瑶也差点跟着他吐了出来。 他吐完才告诉我原来他自小喝完酒就饮不得葛花汤对一般人的解酒药对他却不适合往往没醉也会吐半天到真是件奇事。 “你自小就喝酒?”拧过一块湿布巾递与他擦脸。 “我十岁时的酒量比现在还好。” “……十岁?”那么小就喝酒? “嗯当年师傅说如果我能喝完一坛酒他就收我这个徒弟结果我整整喝了两坛都没事。”胡乱在脸上擦了一把把湿布巾递回给我我再放到扶瑶端着的盆里让她拿出去“当时二哥怕我醉死偷偷让人从宫里给我送了一锅葛花汤结果我喝完后不但没舒服些反而吐得两天没下得了床把二哥吓得差点想溜出宫来看我。”到像是来了精神眉宇间透着无比的兴奋他口中的二哥让我记起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岳帝难怪秦权对他如此忠诚都是打小培养出来的感情。 “喝碗粥吧厨房刚熬好的。”将扶瑶盛给我的那碗红枣粥推到他面前。 “你吃吧趁着酒劲我出去练几下。”顺手脱掉外衫刚走到门口又转回身像记起了什么“大哥说趁这些日子太平打算把我们的亲事办了。”说得很是轻松仿若在说“趁着天气好把衣服拿出去晒晒”一般。 “……哦。”是不是少了些什么?看着他跨步出去转脸刚好看到门旁的扶瑶抿嘴在笑。 扶瑶这丫头到也真是勤快见我鼻音有些重便匆匆将床被铺好也不知道何时熏热得的软毯睡上去又暖又香这丫头可比我当年伶俐不少。 “你回屋睡吧。”还是不大习惯晚上睡觉有人守在跟前昨晚那个守夜的丫头也让我早早打回屋去了。 “夫人您只管睡我都习惯了回屋也睡不着再说这里有暖炉还缓和呢您就当我不在。”说罢将灯芯捻低往床角榻子里又缩了缩。 看来是说不动她了伸手指了指床头柜“里面有软毯你拿出来盖上。” 她答应一声爬到柜子口抽了条软毯盖上到是比我还先入睡可见白日里累得不轻。 见她入睡我这才专心想自己的事嫁给秦权与被称作秦权的夫人这绝对是两码事我清楚自己的心意如果讨厌他就不会跟着他走到这一步但也正因为走到了这一步我才要认真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走下一步?我生性懦弱不喜与人争斗甚至可以说非常没有自信心无论感情上还是其他方面我怀疑他对我的感情更迟疑以后他能给我的生活以他的身份来说想过太平日子是绝不可能的不但不太平还可能会经历更大的风浪他与楚策不同虽然同为诸侯公子可楚策有汉南做后盾而他凡事都要靠自己这就注定了他的生活将会颠簸不定……他需要的女子应该是坚强的聪明的如果哪一天他突然现我这个懦弱的女子绊住了他的脚步又会怎样呢? 往被子里缩了缩我还不完全了解他而他呢应该更不了解我吧?这样的两个人能在一起吗? 窗外狂风大作刮得窗纸呼呼直响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练完功想让扶瑶去看看可这丫头睡得正香窒了窒还是自己起来了打开窗户一角瞅瞅院子里寂静无声想来他已经回屋了裹着厚厚的斗篷坐到榻子上呆呆看着睡着的扶瑶…… “咚咚”窗框响了两声油灯也跟着跳了一下我猛然回神。 “谁?”我这一出声扶瑶也跟着醒了眼睛瞪得老大错愕地望着我这时分就算有人来也不可能从窗户走啊。 “夫人?!”只听外面低咒一声那口气听起来像是……焦素义!我连忙伸手扯掉窗上的木栓打开其中一扇借着灯光一看外面站得正是留在义瓦山上的焦素义。 “焦大哥!” “夫人我还以为这间是将军的敲错了。”咧嘴一笑。 “焦大哥你这身衣裳……”借着灯光看得清楚他身上正穿着一袭大红的喜袍。 只见焦素义嘴角抽搐两下突然呵呵一笑双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将军是在西边那间吧?我去找他。”说罢就跑根本不听我说话。 扶瑶扒在窗边喃喃说了一句“秦将军不是在东屋么?”说完看看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