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三十一 雪夜迷翁 二

三十一 雪夜迷翁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寻了半天终是在半山腰处现了豆大的火亮顺着那点火光爬上山坡却是几间茅草屋此时雪渐渐大了起来无风四处寂静无声。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雪大了进来避避风雪吧。”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像是知道我们在门前站了好久似的。

    “那四条腿的家伙自会去寻自己的去处。”这“四条腿的家伙”应该指的是上兵吧?

    我看看秦权秦权将火把放进雪里浸灭并松了缰绳任由上兵四处游荡。

    推开木门屋里的温暖瞬时将睫毛上的雪片暖化湿答答的直给屋内染了一层奇幻的光晕。

    一白老者盘腿坐在木榻上侧脸对着我们正在下棋榻子下放着一张琴台琴台上还染着香炉琴台下放了只蒲团刚刚的琴声莫非就是这位白老者所弹?

    老者从棋盘里抬头看过来我与秦权登时顿住所谓的鹤童颜也不过如此吧!世间竟真有这般的人物。

    老者呵呵一笑捋着花白长须“到是一对佳偶。”指了指木榻对面示意我们坐下。

    对着这样一位老人除了尊敬外别无其他想法秦权也很顺从地坐到了榻子上。

    老者继续低头下他的棋并不再招呼我们偶然抬眼见我瞅着棋盘“丫头你也懂?”

    微微点点头“学过一点只懂个入门。”

    “那也好好长时间没人对弈了。”将棋盘上的残局推乱“来你先下。”将盛黑棋的坛子递给我。

    与不认识的人对弈自然不能上来就摆太深奥的局不过——显然不摆不行实在输得太惨了连秦权都被我们的棋局吸引了过来。

    最后我不得不摆出方氏拿手的半山残局心想世人到现在都没破得了这下应该不会输了吧?哪知老者竟看着棋盘呵呵大笑起来“丫头你可是姓方?”

    我一愣不过又想天下知道“半山残局”的奇人应该也不少能猜出我姓方并不足为奇!遂点头称是。

    老者捋了捋长须摇摇头“不长进不长进。”连说了两声不长进抬手从坛子里捏出一粒白子放在棋盘上。

    我足足想了半个时辰才现眼前这位老者竟然真将这数百年没人破得了的“半山残局”给破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兴奋、失落、惊愕交织在一起只能呆呆地望着老者花白的长须怔。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方示。”

    “嗯。”点点头“可学过五行之术?”

    “只学了四年师尊去世后就没再学了。”这次到是实打实地说了实话。

    “嗯是少了点难怪迷了路还不知道。”抬腿下榻朝门口走“你们俩过来。”回身招手。

    秦权将我扶下榻两人跟在老者身后出了茅屋雪已大如鹅毛四处依然静静的上兵正趴伏在草棚下吃草见我们出来冲着门口打了个响鼻又继续埋头吃草。

    老者爬上一块方石将山壁上的一块碗口大的石头抠出来并从袖子里掏出一面小铜镜安在那块石头的位置并指示秦权将山壁对面的一块两人高的薄石转了个方向又引来火把当火把放到小铜镜前时奇迹出现了几束昏黄射向雪夜瞬时山间交错出现几十道昏黄之光只可惜雪有些大若是放到平时定能看得十分清晰。

    老者叹口气“雪太大了不过——丫头看明白了吧?这去路可是只告诉你一次。”

    听他这么一说我赶紧跑到崖壁边眺望山间光道看罢才明白他刚刚为什么问我学没学过五行之术原来去路就是座五行阵“明白了。”

    将火把头插入雪里四周霎时一片阑珊“走难得有人来我这儿丫头你再陪我去下一局。”

    再下一局?岂不是输得更惨?自以为的绝招都是人家的牙慧我肚子里的货可就那么多了。

    再回到屋内老者也不客气拎了把铜壶交给秦权让他烧些热水泡茶很难得见到在这世上还有不指使女子做这种事的人。

    秦权到也很乐意提着铜壶便出去了。

    老者这次将白棋交给我“你不适合黑子用白子吧。”这话我一直想不明白。

    这次到是一点战术也没用纯粹照着自己的想法下棋抛却了往日的棋路因为知道自己所谓的那些棋路是抵不过老人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