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二十五 鬼八大阵 三

二十五 鬼八大阵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子头一个蹿出去也不是没道理起码不必照顾我这个拖累。www.kuai.com追书必备人累极了再坐下来是怎么也不想再起来的双脚从早上就一直木的难受大概是肿了若是走平路的话也倒还好不过眼前这状况显然没有平路可走不但如此为了避免惊动汉北军以及更好的观察敌情最好是攀峭壁而上。 仰头望向峭壁顶端只觉得头晕望着一道道身影蹿上山壁不上去看来是不行了双手对搓了搓让冻僵的骨节恢复些热气一会儿攥树藤也不至于攥不紧。 秦权跟前面的人交待了几句站在山壁处一直没动作直到所有人包括给我们引路的老汉都攀了上去这才回身看我不知为何被他这么一看总觉得有些胆怯因此他一招手什么也没想就走了过去。 他看我一眼伸手在山壁上扯了两根树藤拧成一根一头绑到我的腰上一头绑在他自己的腰上绑完才问我能不能爬上去我若说不能不知道他要怎么办会不会直接将我丢下? 说实话我真没想过自己敢爬这么陡的山壁攀着树藤的手几次滑落若不是他在下面托着我的脚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摔的最后一段是焦素义他们从山顶直接将我拉上去的而没有拖累的秦权很轻松就攀了上来。 当下自然是没功夫休息由荆棘道直接隐入灌木丛刚被树藤划破的手再被荆棘刺果然很难受不过当从山岩处看到敌军后到觉得这点痛也很值得。 之前说鬼八山共有五处深潭其中四处分布各山谷一处位于山外见到山下明晃晃的水潭时我陡然有些心颤这山下的深潭是从何而来按说这地方应该没有潭水才是…… 看着山下的汉北军正成队形操练一共五排每排约百人估计有五百人他们身后的石台上还摆着长短两种兵器长的约三人高端头设利刃更像是方阵兵士所用的长矛这种兵器一般用来对付骑兵而短的与长的比起来看来只有一尺多长介于长剑、匕之间应该是用于短兵相接时只是……弩兵身上怎么会带着这两种兵器?按照常理大岳兵士分工极其精细不大可能出现一兵多用的情况…… 这些只是我内心的想法不过显然秦权也有所察觉转脸看他时他正紧盯着山下。 随从将附近的地势及兵力勾到了地图上此时日头已经过中我饿得有些想吐头也开始昏沉强打起精神坐到地上手上的伤口也渐渐疼起来。 怀里那快干硬的面饼早已不知掉到了哪里也不知会不会让人现万一被汉北军看到了定是知道有人来探查想想还是要跟秦权说一声。 “我把吃食……弄丢了。” “在我这儿。”也没多说别的见所有人都休息完立即下令绕山道下去。 叹口气强瞠了两下眼拼了最后一丝力气终于是到了昨晚的那处深潭前只觉得眼前泛黄心里想着这地方也差不多安全了心下一放松便不省人事。 恢复知觉时感觉身体像是浮在半空中睁开眼原来是在他的背上下巴火辣辣的还有些疼抬手摸摸像是破了皮看来是昏过去时擦破的。 “醒了?”抽手将盛水的皮囊放到肩上。 我自己拧开来喝嘴唇早已干裂水一湿有些疼。 “不是让你去晋城?” “……”还真没话说说是想来帮他?明明一直在拖累人还是说担心他明明需要担心的是自己“你接我出来汉西王不会怀疑吗?”还是找些别的话说好一点。 “总比到时出不来好。”抽手将我的手放到他的衣领下怕是担心我手上的伤口冻裂。 “汉西军驻军西南那东北方向谁来守?”那地方是利益最少的地方怕是没人想守。 “楚大哥的大军已经到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 “所有人都争着屯兵西南、西北?”难道他没怀疑过众人的用心? 微微叹口气“这时候没有利益的事是不会有人帮你的。”原来他知道而且深谙其中的利害“还有不少路你先闭眼睡一会儿。” “不探了?” “差不多了睡吧。” “哦。”的确是累了不过手脚上的疼痛却折磨的人难以成眠。 垂在他衣领处的手慢慢抬高最终环住他的颈子脸放在他的背上突然有些想笑“秦权……我是不是很麻烦?”不记得是不是第一次正面叫他的名字不过叫起来到很顺口。 “嗯。”他只嗯了一声看来我是给他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啊。 望着穿眼而过的山石闭上眼…… 回到落脚的小村落帮我们引路的老汉急忙让妻子给我们煮了两大锅饭还生火烤了大半只野猪秦权让人给他钱他死活不要说是原先我给的银珠子不知道可以买多少只山猪到还真是朴实的让人心暖。 收拾好衣衫本打算再梳洗一下怎么也想不到秦权会拿着地图来找我那是他们用了四天四夜的时间探查到的鬼八山地势及兵力分布图虽然未必详尽但已算不易。 将地图放到我面前我看看他有些不解还在想他为什么突然来找我“探子报此次驻守鬼八山一带的汉北军由军师方醒领兵。” 师兄……真得是他! “看得懂吗?”坐到桌对面。 说句实话头一眼还真看不明白画得是什么密密麻麻的线条及细如蚊蝇的文字注解还有些符号也看不明白一一问了他心里才有了点数。 要从一张原本就不明白的地图上看出东西其过程等同于幼童初始文字直瞪着地图看了大半夜还是一无所获。不但地奇特可图上零星散布的兵士看起来也并无什么章法可言有些地方甚至尾不能呼应用阵最重协作可在这张图上又看不到有任何协作的影子…… “东齐兵如何落败的?”还是要从失败之处寻找蛛丝马迹。 他摇头。 连怎么落败的都不清楚?低头沉思心越乱起来。 直到东方破晓我依然毫无头绪而他也陪着我坐了整整一夜。 用饭时他才说出自己的想法。 单论驻兵散乱从行军攻袭上来说也是有的往往看似一盘散沙的军阵在敌军来袭时却可顷刻间气势如虹……听他说到此我猛然间想到了些什么直将桌上的碗盘拨开铺上地图哪管它们掉在地上碎落。 沿着鬼八山最东北处的山脉一直看到西南处的山谷加上昨天在山上见到弩兵以及山谷处多出来的潭水还有拦路的巨石…… 抬眼时却见秦权手上正夹着半块肉胸前也被粥汤扑湿了一片正冷眼看着我! “我……知道了。”极力想隐藏胸中的那股兴奋可笑意却怎么也收不住毕竟是头一次真正帮他也是头一次被他以伙伴姿态对待更是头一次猜测师兄的谋略…… “再拿只碗来。”跟门旁的随从吩咐了一声对我一脸的兴奋却似不甚在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