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二十二 帝都歌伶

二十二 帝都歌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素义也没听说许章如何自那日之后我的生活又回到了原先的步调上只不过赵府那些夫人们到是很少来串门子谁都知道贺、翁两位大人在二公子府吃了闭门羹怒不可揭地把事捅到了汉西王那儿这下可就热闹了。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 庭堂、枕边两路夹击侯府到真是个盛况也不知这汉西王怎么能受得了竟然死活不松口战与不战一直高高悬起让人心痒难耐。 大雪之后冷得异常好不容易捱到个好天气跟几个丫头一起把床褥搬到太阳底下晾晒。 前几天趁着无事可做缝了几件衣衫也一并洗好晒出去当是报答他一直照顾自己的谢礼只是我这少拿针线的手到是吃了大亏净是针洞!把几个侍奉的丫头们给乐得前仰后合据她们说还没见过我这样的女子就是府上的夫人们女红也是相当不错的。 好容易将屋里收拾停当天色便暗了下来。 照平常来说一般是很难见到秦权的今天因为门房送来封信我特地找人给他打了声招呼这才有机会见到不过届时也已经入夜。 捧着小火炉盘腿坐在榻子上刚拆了髻打算休息他却回来了还让丫头特地将我叫到书房只好包了条厚斗篷匆匆过来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话要说。 他的表情很奇怪兴奋之余还带了些忧伤让人不免好奇信中的内容。 “过些日子大军可能要出征你想不想留在汉西?”坐到我对面从眉角的纹路看得出他有些疲累。 “出征?” “楚大哥信上说北梁、金已经同意联合抗李。” “那……汉西这边呢?”汉西王一直没松口战与不战还是两悬之事。 “汉西王伯答应过只要能联合三家诸侯他就同意出兵助齐。”看看我“你留在上泽吧这里安全。” 下意识的摇摇头可同时又现自己似乎没有说不的立场就那么看着他的脖子呆。 “如果顺利我会派人来接你。” “如果不顺利呢?” 他漠然“那种地方不是你能待得。” “那也说不定。”低声暗呐。 “你能做什么?上阵杀敌?搬运粮草?”执起我的双手“针线都能让你伤成这样!” 盯着他的眼睛总感觉他的眼神里隐藏了什么看一眼桌案上的信纸“是不是姚姑娘出事了?”既然政事顺利他眉角的忧伤自然是为了儿女私情一谈到儿女私情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京城里的那位姚姑娘。 他点点头。 “姚姑娘……出事了?” 仰身倚着墙壁淡淡一笑“她成了李伯仲的侍妾!” “……”这是我怎么也没料想到的她怎么可能与李伯仲有瓜葛?! 看着他的眼神由苦笑转成微怒并顺脚蹬倒了脚前的软凳我暗暗往后挪了挪不是害怕是觉得有些累想找点东西来靠一下。 软凳倒地的声音闷闷的只那么一瞬屋里变得寂静无声灯烛的光亮顺着风势几欲脱离风一停却又安稳地回归原位。 “我回屋了。”突然很不想看到他。 搜寻榻下的鞋子也不管鞋子是否穿反像是背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般拉好斗篷直往外走。 出了房门夜风正紧冷风钻进斗篷里只觉得浑身战栗。 铺天盖地的灰暗袭来只有小火炉里的火星闪烁着风一吹火星艳红风一停一片灰暗…… 脚上似是踩了棉花腿一弯绊上了花园角石扑通一声跪倒在尖利的石子堆中膝盖处骤然一热竟半天没缓过劲来。 好不容易有了知觉爬坐起来双手抚着膝盖处试了两次想起身却怎么也没起得来火炉倒在手旁火灰撒了一地。 这里是内院院子里没有侍卫又是大冷天丫头们都缩在角屋里烤火估计也没人会往这花园角落里来我到还真会挑地方。 过了好半天还是站不起来而且膝盖处也有些粘湿怕是出血了可心里又不情愿喊人毕竟他还在屋里。 “你是不是打算坐到明天?”淡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突然觉得双眼涨像是风冲进了眼里一阵酸涩后热乎乎的眼泪划过脸腮真奇怪我干吗要哭? 弯下身伸手将我抱起来由他不稳的呼吸可以猜出他很生气看来那位姚姑娘确实对他影响很大。 回到书房趁着灯光可以看到我膝盖处已经有血阴了出来毕竟只有两层单衣他这才知道我受了伤又见我眼角处的泪痕窒了半天终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本来是该是想责备我的吧? “忍着点。”用力撕开膝盖处的锦布“来人!”冲着门外大喊。 没多会儿两个小丫头推门进来见我膝盖上的血惊得瞠圆眼睛。 其实我并没觉得多疼反倒是胸口有些闷。 直折腾地惊动了前院的赵战西我才惊觉事情似乎闹大了也不过是膝盖受了点伤这大晚上的弄得府里鸡犬不宁真有些过意不去。 大夫看过后说是伤到了腿上的血脉这才流了这么多血不必惊慌直被赵战西骂了个狗血喷头说是都动了血脉那就是大事怎么能不惊慌!我深知他这份关心不是冲着我而来秦权这些日子与他的关系愈渐密切他自然是冲着秦权的才会大老晚地跑到后院来探视。 送走了赵战西这场闹腾才算结束秦权显然有些无奈那封信就足够他烦恼了如今再加上我…… “还疼不疼?” 摇头其实一直都没怎么觉得疼。 “你若实在不想留在上泽……” 他并不知道我对是否留在上泽已经没有什么想法只是——不想看到他那双眼而已。 他怕也看出来我并不怎么想理他静了半天没说话转而坐到床前背对着我“她不姓姚也不是什么歌伶。”侧头看了一眼我身上的被褥“她姓吴吴子召东周王的女儿、平召的妹妹如果一切都没有生还是我秦权的妻子。” “……”脸贴着被褥直想往被子里钻。 “如果当年不是知道他喜欢楚大哥也许现在坐在这里的就是她……平召一直为了这事气我我对不起他没能让子召平平安安。”回身看我“她是我们几个人的‘亲’妹妹!你能明白吗?” 望着他的双眸眼泪簌簌而下。 “你觉得几个无依无靠的孩子躲在桃枝下结拜誓比亲兄弟还亲那誓言能作数吗?”伸手擦掉我眼角的泪水“我不是个多情之人既然能把你带在身边这么久就没打算放你走但也不会为了女人的事顾忌不前。”执起我的双手握在手心“如果不巧我被李伯仲杀了……会有人送你回6苍不用记得我。”低头在我手上印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对我亲近像他说得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让人痛恨的“最后一次”他并没有告诉我他喜欢我也没有说他不喜欢姚姑娘只是……我猛然现自己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不放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