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十八 藏龙卧虎 二

十八 藏龙卧虎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然不会放着他在营外不管先不说他是皇上的亲信就是念着亳山一战的功绩也不会对他置之不理可想而知他身上的伤自然不会没人料理。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赵战西亲自带了两位医官前来茅屋看望到也省了我四处抓瞎的找草药。 “大哥让我告诉你一声他先压‘盘桑王’回上泽。”窒了窒倚在门边看了一眼正坐在床尾的我眼神很明显带着驱赶的意味。 秦权却抬了抬头我明白的他的意思赶紧上前塞了只枕头在他头后借着这个便利到是顺利留了下来。 “你想继续留在汉西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你有本事留下来。”看了看一旁垂侍立的医官“行了我走了。”转身跨出茅屋没走两步又停下来回身“我十日后回去是去是留你自己作决定。”眼睛掠过床上的秦权停在我身上“整天带着个娘们……”哼笑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看来我该重新看待秦权才是毕竟他虽无理却也不至于将女子看得太过低微起码比这位自视甚高的赵二公子强一些心下到还有些庆幸。 两位医官并没同他一起回去想也是自然秦权身上的伤虽不重但起码他的身份在这儿赵家并不想得罪李伯仲可毕竟又是大岳的州侯如此清明不分的时刻哪一方都不好得罪这是聪明之举只是这种状态又能维持到几时? 北虏王被俘羌氏势必气势大减最快也要等个五六年才可能有所恢复这最紧要的外侵是解决了余下的怕就是内斗了吧?且看汉西王要如何处置。 倚在床边的软榻上守着刚喝过药的秦权已经入夜他的精神到是越好了瞪着双眼看得人心里直毛。 “哪里不舒服?医官就睡在门外。”指了指门的方向。 他摇头像是没什么事“不走了?”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哦等你伤好了。” “你错了不趁现在走等我伤好了你可就真走不了了。”仰面望着茅屋顶双眸在灯光下闪烁出几丝光亮。 “我有些不明白你不是一直挺讨厌我的?”在我的印象里应该是这样没错。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讨厌你与留你是两码事。” 这说法我到是第一次听到“你不是喜欢姚姑娘?”故意拔了针去挑灯芯不想看他的眼睛。 “嗯。”他的一个“嗯”字害我差点把灯挑灭一股淡淡的怒气夹杂着些许失意从心口直升到喉咙处。 “那为什么不娶她?”明明喜欢别人却又对我说出那番话突然觉得眼前这男人很无耻。 “她喜欢的不是我娶了她只会整天看着她伤心。” “……那你想过没?也许我也有喜欢的人呢?” “你?”一声嗤笑却没回答我。 极其厌恶他那声嗤笑难道长相平凡的女子就不能有喜欢的人?歪头看他带着几分怒意。 “你真应该带面镜子在身上时常照一照。” 这话完全激起了我想揍他的**他的意思是说我实在丑到没资格喜欢人吗? “你就像一卷刻满天书的竹简里面的文字没几个人看得懂可一打开却又可以看穿。” “……”他的意思是指……我情绪都表露在脸上?可是我自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而且别人在想什么我时常也能猜个七八成“你是想说我不懂得隐藏情绪?” 点点头半撑着上身坐起身“待在我身边也许……你还能活得久一点在这世上。” “我的想法刚好与你相反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也许此刻正在6苍山顶观星相呢。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伸手过来攥住我的手腕扭他不过这男人像是从来不懂得怜香惜玉。 “我待在你身边又能做什么?何况我确实也不喜欢你。”这是最关键的虽然是一男一女没错可天下男男女女那么多哪能见了面就成双成对的。 “你待在身边就少了女人来烦我。” 相当好的借口本已对他生了几分好感现在看来不过都只是错觉!“我当是什么原因既然如此随便哪个女子都行怎么偏生是我?”扒开他的手指手腕上赫然一道苍白的淤痕。 又是笑!除了笑难道就没有其他表情了? “你对我的话都这么相信?”倚在靠背上闭眼或许是绷到了伤口呼吸有些不顺“以后不会再骗你了。” 骗我什么?疑惑着看向他。 “我困了。”理都没理我伸手将灯草捏灭。 我茫然地坐在床前望着满屋子的漆黑呆本以为已经有些了解这个男人现在却现脑子里一团乱? “二公子……”想问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重重的呼吸声传到耳际我迟疑着站起身沉思着他那句“以后不会再骗你了”,不知什么原因总觉得心里像是突然少了些东西。 “外面都是战死的人……”一句淡淡的话将我的手凝固在了木门上这话代表了什么呢?孤单、忧惧还是…… 他的伤好得很快医官说若非他自行取箭还会好的更快有时候男人的举动比女人更让人想不通就像他那天一连串的事实在让我迷惑不解他说他在骗我可又没告诉我骗了我什么而我则很快忘记了那晚愤怒也许是因为他那句“以后不会再骗你了”真让人不齿不是?受了那般的评说居然还会继续留下来。 更别提在回上泽的路上赵战西对我如何地不待见我虽能理解他痛恨我破坏了军纪可一日三餐的冷嘲热讽实在让人有些吃不消看来世人说三姑六婆爱杂嘴这话到是说错了这位堂堂的汉西二公子、征西大将军可是比三姑六婆强多了。 我时常在纳闷怎么会忍气吞声留下来难道真是走火入了魔道? 直等到入了上泽开始了那场龙争虎斗后才淡忘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这个问题。 事态起因于李伯仲我们刚一回到上泽就得知李伯仲派了谋士来游说汉西王一同举兵攻打东齐如此一来汉西便热闹了有主出兵的有主不出兵的众说纷纭。 主出兵的以二公子的舅父——贺瑱为他们的言论是:如今汉北李伯仲势力雄厚不可轻易得罪可先安抚使其放下戒心然后再图大计。 主不出兵的以州丞——翁革为他们的言论也相当在理:李伯仲狼子野心先收东周、后占汉东如今又想对东齐下手如若一味忍让只会将局势越托越险到时李伯仲万一占了四邻怕是汉西也要朝不保夕不如趁此刻联手诸侯兴兵讨之。 两方相持不下而赵启汉、赵战西这两位公子却迟迟未表心意汉西是他们赵家的地盘自然是他们赵家人说了算可想而知众人铁定会来讨要他们的意见。 不巧我们刚好住在二公子赵战西的府上——我一直奇怪秦权为什么会同意住进来明明两人就不是很合得来见了面除了冷嘲热讽就是大小眼这样过日子也不嫌着累最可笑的是他府上的女人们争宠都争到我头上来了不过到也让我受益不小这些女人们都出自上泽官家有关李伯仲的很多消息还是从她们那儿得来的真不能小瞧了这些女人家消息真真比男人还灵通。 “大清早的我当是谁在这儿扯别人的话茬子原来是三姐姐。”赵战西的第六房妾侍余氏倚着窗户横眼扫过来害我一口茶没咽进去差点呛到三房郑氏正跟我说她的不是没想她却出现了。 郑氏轻哼一声端起茶喝了一口“二爷昨晚不是去妹妹那儿了?怎么这时辰妹妹到有空来这儿闲散了?”不答反问。 轻哼“还不是姐姐好手段使个人来说什么‘佯兵假进’我这个识字不多的弱女子哪敢跟姐姐比这些!我瞧姐姐以后到是可以做二爷的军师了也省得花钱养那些没用的谋士。”绕墙进门。 我暗自低眼想笑又不好笑刚进府时这些女人本以为我是赵战西的新宠排着序的来示威从三排到六个个都是厉害角色利诱、威吓用了个全最后却现是个误会这才消停下来好景不长几天后又把我当成了吐苦水的槽子整日地你来我往到真是热闹。 “妹妹这是想往我身上扣香灰啊我要是有那本事当二爷的军师如今怕也没妹妹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了。”转脸看我“秦夫人您别笑话大姐、二姐去得早规矩立得不牢这后进门的又都是些不懂规矩的见多不怪您权当是个笑话。”自从听说了我与秦权的关系到是都改口叫我秦夫人了直叫得我汗毛直立却又不好反驳秦权当着人家的面称我“内子”我现在反驳反倒更像个笑话。 我笑笑没说话知道多说也是无益。 “三姐姐您这是明白着在客人面前揭我的短我到是不守什么规矩了?”这余氏年纪比我还小上一岁又是将家出身性子是野了些这些日子没少听几个女人说她的不是“我就算再不守规矩也没三姐姐厉害出个馊主意让娘家兄弟来劝二爷装病不出如今可到好大胜北虏的功劳双手送了人姐姐可真是守规矩的‘妇道人家’!竟不知道外虏来侵那可是汉西百姓的大难我们二爷是威震边关的大将军怎么能在家里装乌龟缩!”说完似乎也觉得装乌龟那句有些不妥噤言哼一声坐到凳子上一旁丫头赶紧递上了茶水。 “乡野之谋只现其短不足与之评!”郑氏转脸不看对面的余氏竟对着我下了这么一个结论她确实有些才学更有意思的是还懂谋略只可惜限于这女子身份又是公子府的妾侍并不敢妄言只能借助于娘家兄长之口劝诫自己的丈夫到是给了兄长不少升职的机会这其中也可看出赵战西多不喜欢女子参与政事。 “姐姐到是有庭堂之才可也没见您在二爷面前吭出半句来只让兄长说有何用?出息的话自己说去!” …… 我猜想着这争吵怕是又要持续一上午依照这些日子的经验只等到这余氏起身甩袖了那便差不多才能结束。 %%%%%%%%%%%% 为了督促自己好好用功写决定6月p起码能促使神经大调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