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十四 水淹北虏 二

十四 水淹北虏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权这么一闹张雄自然不能再避次日一大早便上门拜访身为女流之辈我自然是不能进屋听的大岳虽是女帝开国然而后世子孙“不争气”偏出了几档子后宫篡权的戏码几经周折终是将女子的身份压到了最底才算安心。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闲来无事想到后院书房里的书都已霉便给自己找了个差事——将木架上的书一一搬出来晾在了游廊的台阶上。

    踩着书间的空当将书一本本地翻开微风一过书声四起……

    从书架的最底下掏出来一根用白布包着的卷轴白布上早已生满霉斑松开系带抽出卷轴一股酸腐味直冲鼻腔这轴原来是用皮革所做!

    倚在廊柱旁无聊间打开卷轴冲进眼帘的是一张附字的地图!右上角书着“汉西北虏”四个字下面则是密密麻麻以细毫描画的线条以及细小的楷字只比蚂蚁大不了多少。

    地图上描绘了西北大片疆域以亳山为界东至汉西最东西至茫茫戈壁北至虏族羌氏、南临汉南边域图上山脉、河涧沟谷都细细做了标记并注上名字真可谓细致!

    看看落款无章印只有小小的两行字行为:许章拜上下附一行小字:北取羌氏西霸戈壁以山为堑可霸西北!

    看罢不禁赞叹寥寥十六个字就定下了汉西确实厉害!不知道这位名叫许章的人是何许人如今是否还存活在世上若是汉西王得了他莫不是真能如师尊所说雄起于西北。只可惜这一片苦心怕是空投了水底如此有用的一张地图竟然被弃在一边生了霉!

    展开卷轴铺到石台上蹲下身细细看着从小看过不少各地的地方志却没有一份如此细致的都只是粗浅的记载了较大的山脉、沟壑以及民生、习俗……

    “汉西北虏?”不知是我太专注还是他走路无声等我回脸时秦权正好蹲了下来捏着地图的一角审视了一眼“哪里找到的?”

    “书房。”

    “许章……”

    “你认识他?”他的口气到像是听过这名字。

    转头看看我“你到是对什么都很好奇。”

    “……”转回头瞅着地图上的某一点不言语他的话向来不好答既然不好答干脆就不答。

    “收拾一下我们下午就走。”一屁股坐了下来。

    抬头望向晴空万里并不看他“你真得要带我去?”

    “嗯。”

    “那里是边疆我能去?”

    “怎么不能?边疆也有女人。”

    “我是说兵营我……也能进?”转头凝视他的双眸。

    他却笑了有些张狂“若你想进我自然能带你进只是你进去要做什么?”

    “……”是啊我进去做什么?“你……觉得我能不能帮你?”我现自己其实也很想像师兄那样只是没人相信我。

    “帮我做什么?”脸上盈满笑意——让人气恼的笑意如同幼时刚学围棋就邀师尊下棋时他脸上的笑意一样虽没有恶意却十分伤人。

    “平定诸侯天下一统!”这怕是我有生以来说得第一次大话。

    他愣住了笑意还含在嘴角视线越过我调向了远处久久没再说话“去收拾一下。”

    他没能给我答案却也没反驳只是平静地吩咐了我这么一句话后便起身离开了后院徒留我和满地翻飞的书页兀自在原地喧嚣我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也许我说对了他的心思也许没有捡起地上的地图慢慢卷起来……

    在西行的途中我得知了很多有关汉西赵家的事我不清楚他是有意告诉我还是无意按照我的想法宁愿认为他承认了我的存在。

    汉西王赵焦膝下有二子长子赵启汉十二岁进京伴驾直到奉命回汉西受封世子在京城整整住了十一年。次子赵战西小兄长三个月一直留在汉西据说他曾六次退败北虏犯境之军在汉西相当有号召力甚至曾经一度传说汉西王欲让位次子后因众诸侯多相关注这才未能废长立幼然而此次北虏兵犯西疆据张雄所说赵战西称病不起众人皆推荐刚得到“世子”封号的赵启汉领兵阻敌而秦权说赵启汉生来体弱又是个避世的性子在京城时就成天躲在书房看书不问世事哪来的领兵经验?看来是有人想借此机会故意拆新世子的台。

    “张雄是赵兄的外戚表兄心自然向着他只可惜上面不拨粮草他也没办法只得擅动了上泽的储备粮草只是这么一来怕是又入了贺瑱之辈的圈套到时就算仗打赢了估计也是枉然。”顿了顿提一把马缰转脸看我“若换作你你会怎么处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