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十三 水淹北虏 一

十三 水淹北虏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隶属大岳一百多年前曾是虏族羌氏盘踞之地因其连年犯境西疆岳帝不得不派人剿之赵氏宗祖即是当时出征的统帅携十万大军西征连战十年之久终将羌氏赶至亳山以北为大岳拓展了西部大片领地因此受封诸侯世代。更新最快去眼快 赵氏一族为事一直相当小心也许是因为西北常有战事的原因为了不至多方受敌他们很少结仇于诸侯之间师尊当年曾与当时的汉西王赵继北有一面之缘按师尊的话来说:若天下再太平百年赵家必雄起于西方。 这话我一直记得师尊很少这么夸人能用到“雄起”二字可见这赵氏一门必然有其独特之处。 本以为我们可以直进汉西都城上泽毕竟秦权与汉西世子赵启汉也算相交六年即便秦权如今身份悬差想来也不至于逐我们出境何况他非常确定赵启汉绝不会不顾昔日之情。 只是情谊之事不比其他时间一走往往是沸水成温难品其新虽然他不承认可我们毕竟还是被拦在了离上泽三十里远的侯城出面迎接我们的是位守关都尉名为张雄三十几岁的年纪短须黑脸甚是魁梧。 虽说是迎其实更像是把在路口有意截我们由此可见我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受欢迎这到也很正常如今天下汉北李氏权压群雄占据北地连带东周几乎算是挟天子、令诸侯这种时候有点头脑的自然不会轻易得罪汉北要知道此时贸然站出来可就等于是作了选择而这时候全天下可都还没选择。 张雄将我们安顿好后一直待我们如上宾伺候周到丝毫无半点差错只不过就是不引我们去上泽每每秦权提及他便岔开话题秦权也只好闷进肚子里待他走后才坐立不安我能理解他的心情离开京城时楚策跟他交待过最好能快些说服汉西王站到皇帝这边否则时间越久京城的危险就越大。 可惜人家此时偏就是不做决定两方都不得罪别人又能奈何? 一转眼过去了半个多月张雄几乎每隔一日就会到我们住的地方探视一番这几日到是没见到他的踪影我还在想是不是汉西王已经作好了决定却不知是出了事。 “都尉大人这几日一直在城外大营未归吩咐属下跟秦公子和贵人道声安。”传令兵捧了一封信奉上。 秦权拆了信扫了几眼面无表情看起来应该没写什么有用的东西“你们大人在上泽官居何职?”将信塞进信封放到手旁。 “……”传令兵看起来有点迟疑“守关都尉司理侯城一切军政要事。” “也包括点送军粮?”双手撑在桌案上看起来相当有兴致。 “……是。”那兵士竟有些口吃。 “如果……我写信告诉张都尉有人告诉我侯城已无粮草你说他会怎么处置你?”用手指敲着桌案坏笑着。 那兵士先是一惊继而苦笑“公子说笑属下只是奉命来送信身份悬差怎么会知道粮草之事!”到是没被唬住可见汉西治军确是相当严格这小小的一名传令兵都能如此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啊。 “那么——若是我告诉贺瑱贺大人呢?你觉得会怎样?以我的能力想来这么点小事还是能办到的你觉得呢?”他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不过到是能猜到这贺瑱肯定与张雄不是一路的。 那兵士迟疑半天最后双膝跪倒,“公子饶了属下吧属下确实不知粮草一事。”虽然还是没承认不过他的行动已经可以证明秦权所说的应该不错。 “回去告诉张雄就说我要见你们世子赵启汉。”捏了信纸在指间揉搓着。 那兵士点头称是起身急急退出了府院。 我端着茶碗将已冷的残茶倒进木盂避开了他转过来的视线装作若无其事。 “想知道我为什么清楚侯城已无粮草?”端着茶碗走过来倚在我身旁的窗棂上。 我摇摇头“那个我也知道。” 他一窒继而转笑“说来听听。” 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有意在炫耀可是既然都已经说出去了如果再停嘴似乎又有些故弄玄虚随手从茶几上端起水壶倒了些清水在茶碗里慢慢晃着里面的残垢“你这几天一直在城里‘闲逛’每日回来时脚上总带回些干瘪谷粒时而还会询问府里的侍卫北虏可否有战报由这猜出了一些。”将残水倒进木盂。 “这两点就能猜出侯城无粮?”趴到窗框上饶有兴致。 “汉西温湿谷物藏储不易军粮之存却又往往浩大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必然要将谷物烤晒正值阴雨刚过连日日头大旺想来储粮官也不会失了这难得的好天气侯城本就是上泽储军之地百姓少居且满城又尽是黄沙道既然你脚上总有陈旧的干谷除了晒谷场还有什么地方能每天带回谷粒?”转眼不看他这人看人都不带眨眼的“虏族羌氏自被赶至亳山以北后并没有放弃夺回汉西几乎每年都会有所进犯由此汉西大军需常踞西疆要塞军粮自然少不得而军粮的第一出闸口自然是南部较为平坦的侯城由此转西应该有近两百里的山路可行车马论时间从这里运粮可以最快抵达西疆而现在西疆既有战事却不见运粮车队浩荡出城当其冲自然是会猜测城中无粮……”他突然俯身过来吓得我一顿。 “我现在到是有点相信了这6苍方氏确实有些本事足不出户竟然能将我几日的观察全盗了去。”笑得有些怪。 我不大喜欢他那个“盗”字听罢不免有些微词可惜终还是没说出口因为他下面还有句话让我咋舌不已。 “你到是对我观察入微连我脚上的谷粒都看得到。” “……”是啊我确实有些不正常平白观察人家的鞋子做什么? 他到也没再追问下去站直身子将茶碗递给我自己则扒着窗子一个翻身跳了出去“敢不敢随我去西疆?”回身问了我这么一句。 “去做什么?”将茶水倒进木盂。 “既然想在人家的地盘混饭吃自然要出点力气帮人家把恶狼赶走。”伸展着双臂。 为什么要带我去?我去又能做什么军营重地不许女子进入这是大岳军令第一条天下皆知! 默默将茶碗摆到桌案上暗自叹息叨念着自己这女儿身份当年师尊也常因我这身份时而会有保留地向我授学…… 难道真是生错了时候?晚饭之后一直坐在镜前审视着铜镜里那张并不很美丽的脸庞。 若我是男子也许能与师兄一样出世辅佐豪杰、高论天下、跨马扬鞭、纵横驰骋可惜……现在只能坐在镜前哀怨。 伸手遮住了镜中的自己有些愤懑为什么女子就不能出将拜相、不能高谈政事!难道只是因为一百年前那位无用的岳帝被后宫篡权夺政就让天下的男人们害怕了?还是女子真就不能参与天下大事? 松开手瞪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不能这么说三百年前的女帝不就是白手争得天下只能说是自己太懦弱看起来像是从小便无欲无求说到底不过就是懦弱而已。 “去则去你心里不是也想去吗?何必给自己找理由说什么为情势所迫不得不跟着他到底还不是自己好奇。”咬了咬嘴唇扯开头一头仰倒在软榻上不再看自己那张假装被迫的脸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