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十二 野马长剑 二

十二 野马长剑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晨他的手背早已肿得老高手腕上一片黑紫脸色到是好了许多我睁开眼时他正坐在山洞口仔细端详着那把青铜剑。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洞外雨已停歇几缕碎阳从灰黑的云层里挤出来照在滴落的水珠上亮的有些耀眼。 “哒哒——”像是什么么东西敲击山壁的响声。 “哒哒——”又是一阵。 他将剑背到身后站起身来到我跟前“给你看样东西。”示意我随他出去。 摸着石壁爬出洞外一片清新迎面扑来睡意顿时消散殆尽。 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山路下的一块圆石上上面竟站着一匹黄棕马高头圆蹄、深棕色的马鬃在阳光下灼灼泛亮“是商旅走丢的吧?” 他蹲下身用剑敲了敲崖壁上的藤蔓似乎有意激怒崖下的马见马疯狂地扒着石壁竟呵呵大笑“是野马。” “野马?”怎么可能!“野马不是生在漠北蛮荒上吗?”这里是汉西山岭怎么可能生出野马! “怕是迁徙走散的漠北各部落正在打仗占了这些野马的地盘估计它们是想借汉西北部的荒岭转向西行可惜这匹走散了。”说罢抽出背后的青铜剑砍向藤蔓藤蔓应声落到马的脚前那马出奇地到平静了下来喷着鼻气前蹄“哒哒”地踢着身下的岩石。 “你先进山洞躲一下。”顺手将青铜剑递给我。 “躲什么?”抱住剑很好奇他为什么让我到山洞里躲一下。 “它要上来了。”用脚指了指崖壁下的野马。 “……”从崖壁上的圆石到我们脚下的山路少说也一丈有余即便野马矫健也不可能跳这么高! “不信?”用嘴紧了紧手腕上的绷带“到里面等着看。” 俯身望了望崖下的野马只见它后蹄慢慢往后移直移到崖壁尽端连续蹬掉了几块碎石后才停下来看起来是想借力纵身我抱着剑慢慢退到了山洞口。 等了半天却没听到动静只看见秦权不停地用力踩地想来是有意在激怒崖壁下的野马。 一阵清风拂来金光撕碎云层太阳破云而出。 秦权对着迎面的山尖长吼了一声伴着那声长吼一具黑影跃出山路直扑向山崖边的身影…… 顿住呼吸看着秦权的身体被马扑到身下不禁失声喊了他一句随即抱着剑就想往前冲。 “别过来!”一声厉喝紧接着就见一只腿甩上马背——他竟从马腹侧边翻身爬了上来手死死地揪着马棕一脸的快意。 我抱着剑又蹭回了洞口暗嗔自己太多心了他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出事! 那野马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驯服猛力跃起剧烈地摇动拼了命想把秦权甩下来。 秦权连连被它摔下了三次第一次摔到了崖壁边半条腿垂在崖下第二次摔到了岩壁上第三次是我脚前依他的性子自然不可能白白被摔每次摔过后自然要让那野马吃些苦头譬如马鬃被揪下了一大把再譬如马耳朵被拧豁看到最后到觉得有些好笑活像两个顽童在打架。 直到日头过中他们依然上上下下地摔来踢去而我早已饿得两腿软见山洞旁边不远有株野柿树上面结满青青黄黄的柿子不免生馋将青铜剑放到山洞口攀着岩石爬到果树旁摘了颗放在手心里捏了几下直将皮捏软了才揭了皮放进嘴里甜甜涩涩的直涩的舌头麻。 攀坐到树枝上嚼着柿子眺望着山峦间的青翠从我这儿望下去可以看到蜿蜒的山路、高高低低的山岭山鹰在山谷上盘旋而正下方一人一马正在断崖之边摔来踢去……确是个好风景清秀而不失险峻、巍峨而不失柔媚若魏武正帝真选了这个地方为陵想来到也不难理解死后倚山看天下避人不避世! “咻——”一声长哨秦权骑在马背上向我招手看来输赢已定这漫漫山路总算是有了代步的马匹!揪了半裙的野柿子顺着藤蔓攀下。 脚一落地秦权便拉马到了跟前弯身从我怀里捏了几枚柿子塞了一枚进自己嘴里其余的都摆到马面前这马到还有些脾气吐了个鼻气转过头对眼前的野柿子看都不看。 他却大笑对着马的脑袋连拍了几掌拍得马直晃脖颈前蹄乱踩差点踩到我的裙摆。 “上马。”硬是将柿子塞进了马嘴之后伸手给我“试试这第一骑。” “……”一无马鞍二无马镫三无缰绳又是山路崎岖这第一骑还是不试为好。 “没事有我在。” “我骑术不精公子请自便。”往后缩了缩这马看着就让人生畏哪还敢骑上去。 “走吧。”俯身勾了我的腰拉上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马便疯狂地纵身摇晃似乎对我并不怎么欢迎。 好不容易等它安分下来它却又纵身跳到了崖壁边上。 像是故意想吓我一般沿着崖边成“之”字在山路上跑沿路的树枝不停地冲将过来我所能做得就只有抬手遮住脸。 起先看到旁边的峭壁还会惊恐最后便随它去了。 当从一丈多高的山路上跳向水潭时我竟突然有了种展翅欲飞之感可惜只那么一瞬便入了水底却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畅快和兴奋。 浮出水面爬到岸边的砾石上拧头看着水里依然纠缠不清的一人一马突然笑了出来而且难以抑制真是怪了有什么好笑的呢? 马先秦权一步出了水潭抖了抖身上的水珠踩着水花径直蹿进了灌木丛里只听到马蹄渐去的声响看来还是留不住它啊不禁感叹。 秦权笑望着马离去的方向突然一个仰身倒进了水里本以为他蛇毒未净体力不支忙上前想去捞他不想刚趟到跟前他竟钻了出来还喷了我一脸的水。 抹了抹额头上的水珠两人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正当我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时山谷间传来一阵马蹄声回身望过去没想到刚刚那匹野马又折了回来疾跑到潭边见我们还在水里便绕着水潭小步慢跑或许失去了族群的它此刻同样需要伙伴吧它最终还是选择了我们。 秦权弯起食指吹了声口哨野马停住脚步怔怔地望着我们这边久久不动继而踏着水花慢慢趟进水里在离我们一丈远的地方停下定定地望着我们见我们往它的方向走却又后退了几步不过也只是后退了那几步。 当秦权的手搭到它脖子上时它晃了晃脖子最终没有再反抗。 我突然有了种感觉这野马似乎与秦权很相似同样是桀骜不驯同样是失去了自己的族群同样落魄到汉西……他们竟有这么多的同样! “这伤应该是失足踩落山路时擦破的吧?”摸着马腹上一块带血的擦伤趁着有水想顺便把它身上的泥土、草叶给洗干净。 “不是它昨夜误闯到山洞前避雨被我引到了山崖边。”摸了摸马鬃惹得马一个抖身水珠四溅。 难怪马这么恨他一个上午直想把他摔到崖下原来还有这份渊源只是既然是昨夜生的事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睡觉真沉。”拉我上马后他说这么一句让我有些赧然。 离开之前他将我们前夜到过的那山洞里的刻字、壁画全都刮花并以巨石封了山洞入口一切完毕之后还送了我一句话:世人不该知道的最好永远是个谜。 既然他这么说了我自然知道该做什么除了闭口就是忘却再没有其他的选择。 他留下了那把青铜剑并给那匹野马取了个名字——上兵虽然一时间“上兵”对自己这个名字并没多少认知可总归是有了名字。 进入汉西的第二天他得了一把剑、一匹马随身还带了一个累赘——我这便是他目前全部的家当——当然这是他无意中的言辞我虽有些介意被他称为家当却也并没据理力争有些事并不是别人说了就是真的急着反驳反倒显得势弱。 斜坐在马背上听着山间的雀鸣鸟叫猜想着他此次汉西之行的结果以及什么时候能够灭了李伯仲…… 那一天在我的记忆里很安静。 人生难得有安静的一天尤其对他这种人我没预想过之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起码没想过自己会搅进这说不清谁对谁错的乱世纷争之中。 好日子总是那么少少的还没来及感觉到就变成了回忆也许这就是人们时常眷恋过去的原因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