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八 帝都风云 一

八 帝都风云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取道京城按秦权的度估计二十几天就能抵达这次带了我这么个拖累直走了近一个月才到我的双腿还肿得下不了地可想而知他有多不开心何况我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他又不好随便把我扔到路边。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我也想过回6苍可此时东周境内军队调动频繁而6苍又在东周东南看秦权着急火燎地往京城奔自然是没时间送我回去的既如此也就随着他一起入了京。 帝都原名凡州大岳开国女帝以两千人马巧取此城后经数十载其孙终于夺得天下并以凡州为都城开城阔土改建皇宫历经三百余年帝都成就了如今的这般繁华当年只听师尊说过问他是否来过他却笑说没有不成想我如今正站在帝都的土地上…… 仰面望向高阔的天空耳边尽是熙攘的人群热闹的紧穿过几条街巷来到秦权位于京城的住处虽不大却有几分气派到也没辱没诸侯公子的身份。 将马缰绳递给一旁的门房那门房不免多看了我一眼兴许没见过他带女子进门吧到像是多稀奇的景致。 “公子楚公子正在厅里等您。”门房又觑了我一眼。 “他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解下腰上的匕等东西交给侍卫。 “这……他只说今天公子您必归还说日头不过午准定到。” 秦权回头看看我“让女侍先带她去换换衣服再找个大夫来。”对门房吩咐完急匆匆地进了门徒留门房和我对视。 门房恭敬地领我从游廊绕进了后院并在女侍中挑了个年纪大些的领我去洗漱、换衣服直折腾了半天又请了位大夫来与我试脉除了气血微虚到也没试出什么大病,只开了张补气血的方子了事。 总感觉这些人都对我很好奇像是我头上长了角一样看过来的眼神很稀奇。 尤其这几个小丫头眼睛几乎能在人身上打洞还从没被这么多人一起打量过从头到脚都不舒服借着晾头赶紧背过身去从铜镜里还能看到她们在窃窃私语。 “公子。”幸好秦权来得及时差点没被这些小丫头把后背给看穿。 从铜镜里看到她们都退了下去这才转过身。 秦权坐到桌前捏着茶杯摆弄双目直盯着我“你认识方醒?” 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也算是认识吧虽然我们之前没见过。 “……”欲言又止视线定我身后的某个点“太极圆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个问题怔愣半刻崔管家临终前确实只有我在跟前可还隔着一道厚厚的石门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想说什么或者他说了什么?“不知道。” 直视我想从我的眼里找到不同的答案可惜我确实不知道。 “你就在这里住下吧直到能记起那四个字的意思为止。”声音淡淡的像是又回到了初见他时的那般“若是你能快点记起来我会让人送你回罗望见你弟弟。” “我真不知道。”不知道前因后果怎么可能知道那四个字的意思“那四个字很重要?” 轻勾嘴角“你最好能快点想起来。”觑一眼我手上的木梳“自己小心点。” 他说得话我完全不明白像是在恐吓又像是在警告让人找不到他的重点更不清楚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如果不是夜里出了事我想我还要糊里糊涂再过一段时间。 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才刚入京竟然会有人半夜来掳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还好秦权像是事先就有所准备不但没掳成我反倒那些人被来了个瓮中捉鳖虽然我怀疑他利用我作饵可又有什么办法?手不能打腿不能跑又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是谁到底想做什么我能做得就只有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将奇怪堆放在脑中一角。 秦权一手扶着我的胳膊一手提剑指着蒙面的黑衣人后院一时灯火通明显然是早有准备“还要我动手吗?”示意那人把脸上的黑布扯下来。 那人慢慢放下手中的剑手往上抬像是要扯脸上的黑布半路却是一个伏身一只袖箭直打向我的面门亏得秦权手快将我揽到身后那箭当啷一声打到我身后的廊柱上而那黑衣人见没打中我竟然拾起地上的剑朝自己的肚腹上切去…… 有听声跑出来的女侍见到这场面均是惊声尖叫我则觉得头昏眼前不停地出现那夜在罗望的情景还好秦权及时挡了我的视线这才让大脑慢慢消停了下来本还以为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竟然还是记得这么清楚。 侍卫们将已死的黑衣人抬出府门据说是送官去了秦权对门房交待了几句便捉着我的胳膊先行回屋也不管别人的眼色异常反正这里是他的地方爱进哪个房间是他的事。 “现在明白了?如果你不快点告诉我太极圆的意思今晚的事还会生出了我这里你想活着回罗望是不可能的想清楚再回答我的话。”将剑放到我们之间的圆桌上。 “你府里有奸细?”这是我目前唯一能确定的事毕竟白天才来晚上就有人来掳除非是他自己告诉别人否则谁会知道我? 冷笑一声端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我这里多得是奸细没有谁可以相信除了我。” 这句话到还真让人吃惊“既然知道有为什么还要留他们?” “这些你不用知道你只告诉我崔管家真得没有什么话或者留下别的什么?” 摇头“你也知道隔着一层石门我怎么可能听到他说什么再说你当时也只是出去了一小会儿这点时间根本不足以会生什么事何况崔管家浑身是伤就算想说什么估计也没那个力气。” 他直直看着我没再说话或许也觉得我没说谎毕竟当时他也在场知道我做不出什么事来“过两天我就让人送你回去罗望……”没再说下去“在府里自己多注意别乱出门。”起身欲走。 “二公子。” 停脚回身。 “侯爷他们……”我是想说秦家那些枉死的人如今还没人收尸可说到一半又觉得不对。 “都已经安顿好了。”拉开门本欲出去却见一个丫头端了碗热羹候在门外。 他回头看看我反倒接了那丫头手上托盘关门又退了回来。 看着他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坐到书桌前像是没有出去的打算我到有些好奇突然又记起了他刚刚的话府里除了他没人可以相信这才有所了悟。可他坐在屋里我要做什么?当着他的面上床休息? 既然不好意思就只好从书架上抽了本棋谱来看他也不理我只放任那羹放在桌案上冒着热气…… 随意翻开棋谱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没一会儿就犯起了困他到还看得挺有精神扑通一声我的额头磕到了桌角疼得龇牙咧嘴抬眼看漏壶已过丑时他到还稳坐不动只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他的书像是不会走了。 无奈将棋谱合上想支头睡一会儿眼前却突然闪过一个影像精神为之一震连忙捡起手旁的棋谱逐页翻开直找到最后第二页上面画了一张棋盘残局上写太极二字“崔管家很爱下棋?”打断他因为我可能知道了那四个字的意思。 看看我手上的棋谱摇头“我的印象里他不爱下棋而且也没那个时间。”见我皱眉又补了一句“大哥到是很喜欢下棋好像还请了几位师傅特别教授。” 这么说这四个字有可能是大公子留给崔管家的?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我就是觉得那四个字跟棋局有关将棋谱摊到桌子上仔细寻着脑子里那星星点点的碎片“太极圆、太极图……应该是指第一手第一手须白子先下位在天元……”位在天元?也就是说天元之地可能藏了什么东西可是这圆字又是什么意思呢?“秦府可有什么圆形得地方?” 他摇头。 既然解释不通这个“圆”字我的想法自然就不能肯定是对的嘟嘟哝哝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线索到是让他觉得很奇怪。 不过我到猜出了一点他们估计是在找一件东西而且这件东西必然是与“太极圆”这四个字有关我一进京就有人来掳秦家被俘后下人们也一个个被拎出去受审有的回来时满身是伤有的则再没回来崔管家则一趟趟被拎出去审问很显然那些人是想找什么东西“你们……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我轻声问了一句。 秦权将手放到嘴前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侧眼瞄了一下窗角我这才知道隔墙有耳遂闭口不言。 他放下书在屋里来回踱了两圈瞄了一眼窗子竟来到我身前弯下腰我本还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谁知他手一伸竟将我抱了起来惊得我睁大眼还没来得及反抗就感觉他的双臂一紧“不要动。” 眼看着他把我放到床上放下帐子吓得我直往后爬他嗤笑一声盘坐到床上“我还没落魄到要强迫女人的地步。”手伸出帐子将火烛捏灭。 帐内霎时漆黑一片一黑下来我反倒觉得不自在也不敢乱动因为不知道他在哪个方向。 “现在把你刚刚说得那些乱七八糟的话统统再说一遍。”凑到我身旁热气吹得我耳朵热。 “太极——哎?”可能我的声音太大让他直接伸手灭了音“太极圆……” 我把自己刚刚想到的东西跟他又说了一遍虽然当中有些事我也只是靠猜测可他没反驳显然应该是猜对了。 听完我的话他静静躺了下来头枕着双手半天也没出声而我则不知道下面要说些什么。 “是兵符汉东的。”他居然告诉了我!“李伯仲想要执掌汉东所以他千方百计想要得到那块兵符得不到就要毁了它。” “他如今兵围罗望要不要那块兵符都没用吧?”反正已经是掌中物何必计较那块小小的铜牌按我的想法这李伯仲到有点舍近求远。 “他要的是名正言顺不是欺君悖祖得了兵符可以逼皇上再赐给他或者兵符毁了还可以让皇上再做一块但绝对不能落到别人的手上。” 噤声不是因为李伯仲的做法而是因为他的话平白跟我说了这么多总觉得有点别扭他之前很讨厌我因为武敖杀了他的好友吴平召现在却突然跟我说这么多我不该知道的事直觉他不像是真心的何况跟我说也没什么必要。 “你是6苍方氏?”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眼只感觉他正看着我。 他能猜到也是正常既然我认识方醒既然我也姓方既然我能跟方醒说出那番话还有什么难猜的?“他是我师尊的大弟子。” “他能呼风唤雨折草为兵?”从口气里就可以看出他依然不服。 “师尊不会他应该也没学过。” 浅笑“你到是实在。”静默半刻“张婶是不是逃出去了?” “……”眼前闪过了那两个孩子惨死的景象往床角缩了一下我无法再去想像那个场面。 “怎么了?”捉住我的衣袖触到我冰凉的手指时我想他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