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七 第一谋士

七 第一谋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匹马载两人度自然是快不了何况我们俩身上都有伤尤其是我箭伤加上惊吓还起了高热一路上烧得晕晕乎乎只觉得像是在云里雾里飘着沿路又不敢到人烟多的地方只在一处农家落了脚要了口水喝人家见我们满身是血自然是不敢多留山野之地又寻不到大夫只好上马往东南跑。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恰逢七月天气多变才出了那农人家六七里远便下起了雷雨天色早已暗了下来抬眼四望满眼尽是灰黑找不到任何火亮。

    我从高热中被雨水淋醒浑身冷得直哆嗦却又不好意思跟他说毕竟他能带上我已是大恩了何况就是说了他也没办法荒山野岭的但凡有办法我们也不必在这里淋雨了。

    无奈之下他打马上了官道也管不了会不会有人抓捕可能是见我快撑不住了虽然他身上也有伤而且还比我的重可毕竟是男子又是习武之人一时半会自然还扛得住。

    上了官道没多久便遇上了一队人马看不清楚多少人只远远地望见他们像是正在搭帐篷可能也是被雨截了路。

    我们隔得老远就被巡查的兵士截了去路火光下可以看出他们是军士装扮我本还担心是罗望的追兵毕竟这里离罗望城并不远。

    仔细问了两句原来是东周李伯仲的人马我猜想秦权会不会一怒之下挑了这几个人还暗自在心里做好了再遭遇一场血战的准备可是结果并非我所猜得那般他竟然主动上前跟人家讨借地方避雨。

    天黑光线暗又淋了雨没人注意我们衣服上的血迹几个巡查的兵士见我们一男一女同骑一马我又是奄奄一息的模样到是了善心回去营中请示回来时说他们先生请我们到主帐歇息。这到怪了按说兵马营中是不可能收留普通百姓的竟然会让我们到主帐去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我嗓子烧得说不动话只是捉了秦权的袖子轻拽了一下可惜力气太小他没觉察到或许是觉察到了没理会。

    主帐已经搭好四个卫兵分站两旁秦权将我从马上抱下来试着把我往地上放了一下正高热又一天没进食我根本没有一丝力气他只好箍住我的肩膀将我扶着往前走毕竟是诸侯世子外人面前自然不会做出些太让人侧目的事。

    卫兵也不上前阻拦对我们俩到像是视而不见秦权一手扶我一手掀开帘子帐中的灯光照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明亮。

    灯下摆一棕色兽蹄足案案侧坐一中年白衣儒士面貌清俊颌下短须神态悠然捏着棋子正往棋盘上摆我们进来他看也不看几乎是第一时间我便猜出了他的身份但我什么也没做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我下山找得就是他为什么到了跟前反倒又不认了?

    “来客不必拘礼。”声音沉而有力。

    秦权将我置于案旁的软榻上他自己则坐到那人的对面一点拘礼的意思也没有。

    “公子意欲何往?”依旧摆弄着棋子似乎已经猜出了我们的身份。

    秦权没理他只是拿起案上的茶壶倒了杯热茶递给我。

    “这位姑娘脸色青白唇皮干裂呼吸短促似有失血伤热不宜饮茶、饮水。”将最后一粒棋子摆好这才抬头。

    我依然接了秦权手上的热茶没喝只是捧在手心取暖但心下还是佩服她的眼力。再仔细看他摆得棋盘一阵喜悦盈心是半山残局据说百年以来一直无人能破师尊闲来无事常爱在这残局前坐一会儿只可惜终还是未破。

    “公子既想杀我何不快些动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放到秦权面前。

    我抬头望望秦权他的眼里确实存有杀意只不过还有些迟疑可能是让我给拖累了也或许是想摸摸这人的底。

    见秦权不说话他竟笑了笑完长叹一口气“令兄有旷世之才只可惜……”

    “你就是6苍方醒?”这是秦权进屋来的第一句话。

    微微点头。

    “你知道我是谁?”

    “青缎高靴弱冠之年从西而来单骑夜奔战衣浴血眼余杀气还能有谁?”举杯饮茶顺便打量了我一眼。

    我很想告诉他我的身份可是看着他的眼睛却又说不出口想想师尊的那句嘱咐——有生之年唯李氏不辅如今他就在李伯仲的营帐里我要怎么开口呢?

    “既然先生早已猜到我是谁还放我进营?”秦权端起茶吹着热气。

    “我料定公子不会杀我。”淡笑着将棋坛拿在手里“公子并非义气用事之辈定然知道此时杀我肯定会背上叛乱之名无论对秦家的声名还是对公子自己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到不如忍下怒气留得有用之躯以图他日得报大仇。”捏了一粒白子放进棋盘“我劝公子暂勿回京也不要投汉南楚家此二处暂为多事之地不但不能给公子庇护反倒会给主人带来灾祸到不如取道汉西山高路远离中原之争较远也可冷静思考这天下大势以公子之相绝非他人麾下应声之辈何不早为自己打算?”

    秦权直视他哼笑一声起身从床上扯了条薄被给我怕是瞧见了我正冷得抖。

    “来人。”从案上取了纸笔写了几味药名递给了应声来的侍卫“按这方子让药官熬好再拿些外伤药来。”

    “是。”侍卫低头退了出去。

    我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靠在灯架上有些迷糊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怎么认这个师兄他离开6苍近二十年或许并不知道师尊又收了一个弟子而且还是个女子。

    秦权见我成了这样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妨直接抱了我放到床角毕竟是他带来的置之不理也不可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