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六 斩将

六 斩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敖送到了城外离军营只有几里的一处小院见我们安顿好他便离开了什么也没说之后接连三天但见门前不停地有兵士行过秀水胆小缩在屋里不敢出来每见我打开院门就吓得直往暗处躲。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相反我的到是突然平静了下来秦家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还记得那晚大公子说过——若是真有那么一天这天下也就太平了可惜…… 当时他说到“可惜”二字时也许早已料到了这个结局。 “方姐姐是不是要打仗了?”秀水抓着我的手大热天的她的手却是冰冷的。 我怔怔地看着她因为我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 “方姐姐等武大哥回来了你能不能帮我求他一件事?”从榻子的一角爬跪到我跟前“我娘和我哥哥一家都在南门西拐的第一道巷子里你能不能帮我求求武大哥让他带他们出来?”小丫头的手像铜条一样箍紧我的指腹。 “……”我点点头若是武敖能来的话也许还可以让他打听一下张婶的那两个孩子也不知道城里变成了什么样子张婶临行前将两个孩子托付了邻居照顾平常我隔一、两天也会去看看他们出城都好几天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 我努力安抚着秀水让他不要惊慌其实当时我不并怎么明白那种牵挂亲人的滋味打小就被教化成了世外的性格对待事情只带了一双眼睛和一双耳朵而没有带心。 直到我亲眼见着张婶的两个孩子惨死我才现原来在这世上是不能没有心的。 本来武敖那天派了两个兵士打算带我们离开罗望怎奈秀水死都要进城找她娘和哥哥我正好也想把张婶的一双儿女带出来就央两个兵士偷偷领我们进城那两人起先怎么也不同意后来没经得住我们再三恳求就同意了因为他们身上带着武敖上次的那块令符也没想会出什么大事。 孰知当我走进张婶家院子时我彻底惊呆了数十尺大小的院子里尽是血渍院子中心的石磨上……横躺着两具孩子的……尸体! 跟在我身后的两个兵士见状赶紧架了我的胳膊就往外托直托出了门外“方姑娘千万别哭出声别哭出声!”一个兵士不停地嘱咐我这句话我只觉得呼吸不顺畅胸口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堵住了。 两人一边一个架着我不停地往前跑好不容易出了巷子沿路的百姓家门都掩得紧紧的或有从门缝里往外看的眼睛里也都透着无比的惊恐。 “站住!”一队兵士将我们堵在了巷口。 一名骑在马上、身着银色盔甲的中年人用马鞭指着我笑得有点无赖“你是秦家人?” 两个兵士急忙放开我的胳膊其中一个掏出了令符“将军这是我们武副尉的姐姐。” 用马鞭接了令符轻哼一声手一翻转令符啪啦一声跌落到地上“我还当谁呢。”狠狠照着递令符人的身上抽了一鞭子“英奎那孬种算什么东西还敢拿他的令符污我的眼!”对两边做了个手势两个兵士从后面拉出来一位满身是伤的老者仔细辨认才看出来那是崔管家。 “认不认得她?是你们秦府的吗?”中年人用马鞭指了指我。 崔管家艰难地抬起头看了看我费力地摇摇头“啪——”鞭子抽过他的后背抽得他一个踉跄跪倒在我的对面。 突然有股酸涩从鼻腔冲到我的眼窝两滴泪水滑过眼角——我居然哭了十一年来的头一次。 “老东西还学不乖!”抬头望望我“见你被打就哭怎么可能不是你们秦家的?给我带走!” 武敖派来的两名士兵见人上来抓我本能地护在我身前却被人给踢到了两旁。 “回去告诉英奎要他管好自己的弟兄否则小心到时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保不住!” 崔管家侧脸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无奈之色。 我回头望了巷口一眼以后再不会有两个孩子等在那儿的身影了。 就是从那天开始我现自己再不能置身事外地看淡所有的事因为它们与我已成了一个整体。 被抓走之后我与秦家的下人们关在一处地牢里据说汉东王、大公子、老妇人他们早已被动兵变的原汉东副将商巨下令处死而秦府一干人包括下人以及下人的亲属都被关押了起来有反抗者也都当场被诛杀了张婶那两个孩子怕就是因为害怕不肯跟他们走才被杀得吧?我不敢再想下去。 女眷堆里我没找到红玉的影子不知是不是也遭到了不测。 被关押了半个多月眼见着囚室里的人一天少过一天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在众人心头难道说这商巨连秦府的下人也不打算放过? 崔管家一直被单独关押在我们对面的那间完全封闭的石室里每天都要被拉出去两三次每次回来身上就会多几处伤淤到最后甚至已经看不出伤痕了。 某个深夜当我从惊悸中睁开眼时见到一道黑影立在对面石室前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秦权! 我没敢推醒身旁的人只是坐在原地直直地盯着他的背影他手上提着一把剑上面正滴着血囚室门口横躺着两三个守卫今晚因为太闷热守卫们只多上了一把牢锁就都到门外凉快去了他们显然做错了决定为了凉快丢了性命。 在石室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提着剑转身朝囚室走来“哗啦”两声砍锁声把众人吓醒囚室里的十几个人都惊在原地睁大眼睛盯着他手上那把滴血的利剑没人还在乎他的长相大家都在惊惧死期的来临。 “啪啦”锁链坠地铁门打开众人的视线依然聚集在他的剑上我却仰头望着他即使他还蒙着面可我知道他是秦权。 “逃吧。”声音轻轻的却透着空洞见众人坐在原地不动抬剑在铁栅栏上砍了一下惊得众人一哆嗦“出了囚室往左跑假山背后有个密道记得进去后把入口堵上。”说完提剑出去。 众人依然毫无动静他转身用剑指着囚室“不想死的就快跑!” 那个死“字”激起了反应众人听罢爬起身就跑我被挤到了最后因为脚上的铁链一直没人帮我卸掉所以走不快而且走起来哗哗直响我想这样就是出去了怕也是还要再被捉回来的吧? 试着走了两步果然还是不行。 “咣咣咣。”他用剑砍了几下石门显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石室内传出了几声轻弱的敲击声像是崔管家的回应。 “崔管家我这就救你出来!”秦权一把撤掉脸上的黑布扔掉手上的剑跑到门外在守卫身上翻找着钥匙可惜什么也没找到石室的钥匙并不在守卫的身上。 托着沉重的脚链来到石室前本想找找开锁的地方没想到石门底下慢慢露出了一块布角蹲下身用食指将衣角慢慢捻了出来却是块破布上面以血歪斜地写着四个字——太极圆。 太极圆?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来得及想秦权就扛着一根铁棍跨步进来看起来像是牢门上的门闩可惜这么粗的门闩怎么用?他比划了半天也找不到落手点外面却已传来震颤的脚步声看来来了不少人他也不理竟拿着铁棍往石门缝上敲。 眼见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攥紧那块破布站在一边望着他我知道现在劝他什么也没用全家人被乱军杀了个精光还要劝他什么? 突觉脚下一阵湿热低头看时惊得我一个踉跄坐到地上石门底下竟阴出了一层血粘在了我破开的鞋尖上……我惊恐地抬头望他他看了一眼我的脚没说话只是用力砸石门很用力很用力地砸着。 牢门口涌进来数不清的人影将我们俩一层层围了起来我坐着看他他站着砸石门地牢里瞬时静的出奇只有铁石相撞的哐哐音。 “二公子您回来怎么也不传个信也好让属下们去城外迎接?”还是当时抓我的那中年人皮笑肉不笑地站到卫兵身前。 秦权突然停手直起腰左手覆在腰前的剑柄上那中年人脸瞬间僵硬了一下见他未动不免又继续笑了下去。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秦权的侧脸很平静。 “哗——”也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前一刻还在笑的中年人下一刻已经身异处头颅滚到我脚前的时候嘴上还挂着笑只是眼睛睁得奇圆。 “呕——”眩晕夹杂着恶心一股脑地袭来我扶着石室的门吐了出来。 托着刀枪的兵士们有些迟疑开始后退见秦权将剑插回剑鞘又像是突然找到了勇气齐齐冲了过来我拿手抵着胸口屏住呼吸看着在他的铁棍下飞散出去的兵士……突然有几把枪刺向了我却被他半路给扫了回去我像突然开了窍手脚并用爬到了他身后背倚在石门上今晚若是他死了那么我也会死只有他活着我才能活下来人都是怕死的这一点没人能否认我不否认我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等我回过神时已站到了外面的一块空地上四处灯火通明以我们为中心四处均是着软甲的兵士当中有几人骑在马上。 “二公子为何深夜闯入城中杀人!”为的一个年纪看来不小的将军模样的人面相冷淡。 秦权伸手将我的手从他的后襟上慢慢扯下没有回那人的话只是紧了紧手上已被血染成绛紫的绑带。 “大将军问你话竟然不回!”旁边一副将模样的人扬枪指着我们。 秦权紧好了双手上的绑带攥紧铁棒从地上一人的身上拔下了一把大刀递到我手上“想活下来就自己拼命。” 那刀太沉我根本没心里准备一时失手刀尖拄地他瞥了我一眼不再理我。以极快的度冲到那几个骑马人的身前横扫了那几人的马腿一时间一圈人乱作一团他趁机砸向那大将军的面门可惜几个人跳出来帮他挡住了。 连战几场都没伤到那人不过到是把那老头吓得直呼三声:“放箭、放箭、放箭!” 也不管人堆里是谁如雨点般的箭射过来我躲避不过腿上连中三箭。 秦权不知道何时得了一匹马跨上马直追着那大将军而去直到把他身侧几个副将杀光身上已中了几处箭。 “停!停!停!”几声高喝连绵传来那将军双手抱住秦权手上的枪头。 “二公子!听我说听我说这都是李伯仲的主意是他想灭你们秦家是他——”扑哧——还没说完便被枪头穿过了咽喉后来我才得知这将军的名字——商巨兵变的起者或者说被人操纵的皮影人! 眼见着商巨抱着枪仰面倒下秦权从马上回头看向我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会扔下我但——他不会扔下崔管家的血书我将怀里的血书攥到胸前。果然他扬鞭回马经过我时俯身抓住我的胳膊。 我不记得那晚是怎么出得城只知道踏出城门那刻我们俩身上形如血洗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我的眼前有很多想杀我们的也有不少想帮我们的。 清晨迎着初升的红日我们跪倒在土坡上全身无力我的鞋子早已不知去向只有一条黏着血泥的脚链腿上的箭杆早已折断箭头还留在皮肉里此时才觉得热乎乎的疼。 “忍着点。”他撕开我的裤脚腿上尽是血有别人的也有我自己的我突然不敢再去想昨晚看到的一切而且已开始有点模糊了除了一片猩红。 他用烧热的匕尖剜去了我腿上的箭头我没感觉到疼痛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昏了过去醒来时腿上的伤口已经被几块破布包了起来脚链也已断开他正坐在我身旁手上拿着崔管家的那块破布见我醒来他站起身往我手里塞了一包东西“暂时不要回去找你弟弟等风声过了再回罗望。”转头望了望四周“这里应该会有商旅经过。”静默了半天才上马离开。 我爬起身倚在身后一块砾石上昏昏然地半眯着眼望着他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从中午一直等太阳落山似乎有两拨人从我面前经过一拨在看到我时把骡子抽得直叫唤另一拨则“好心”地试了试我的鼻息最后将秦权塞在我手里的东西给拿了去。 夕阳渐渐落入天际晚风带着花香袭来让人昏昏欲睡只是越来越冷了我迷糊地想着…… 一个黑影站到我跟前挡住了晚霞的绚丽我想睁眼看得却怎么也睁不开。 只模糊得听到那黑影一声叹息接着我身体便离开了湿凉的地面像是腾空飞了起来闻着那股有些熟悉的血腥味我安心地睡了过去我知道自己应该安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