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五 活死局 二

五 活死局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便再也没见到二公子秦权据说是回京去了本就是秘密回来离开自然也不会大张旗鼓。更新最快去眼快 至于我自然是不可能再去汉南然而想去汉北一时又不能成行虽然在秦府做了**个月的下人可身上的余钱远不够路上的花费武敖那儿虽说有些赏银可我又不好意思跟他借用等到好意思开口时却得知他已全部赏了属下真真是让我惊了半天足足百锭官银、百石细粮、百匹丝绢隔在普通百姓家可是好几年的花销他到是舍得一下子全散了人可见这小子虽年纪小可心性不低懂得收买人心我晚了手脚只得暂时待在汉东等凑足了银子再往汉北他到还觉得庆幸银子散得快说是姐弟一场总不好还没叫几天姐姐我就离他而去看来到是真把我当亲人看待了。 他救得那将军名叫英奎人到是宽厚只可惜带兵的能力差了些若非如此何来三万兵马一入东周就被人合围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就差点全军覆没?不过这对武敖来说到是个绝好的攀升机会他毕竟是救过大将军一命而且还刺死了叛军之吴平召只可惜这吴平召的身份太特殊毕竟是汉东王八拜之交的独子若是换作其他人也许武敖的官职还不只是个八品副尉不过能在十五岁时凭自己的本事从火夫升成副尉这已是神奇了。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师兄送大公子的那盘“活死局”汉东这盘棋局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他既然能用这盘棋局做提示自然是有根据的只是我一时还想不到。 时光茬苒不知不觉已入暮春时分天气渐渐闷热张婶因为要去城外接公婆进城告了几日假这厨房的事就全落到了我头上因为常跟在张婶左右分派人做事到也有条有理平时也没跟人拌嘴自然顺理成章就接了张婶的差事。 这几日第一茬韭菜上摊卖得很快要早早的去集市才能买到又不好仗着侯府人的身份预先定下这是崔管家给定的规矩在外面万不可败坏秦家的名誉所以只好各凭本事。 秀水是前些日子从主屋那边拨过来的长相水灵只可惜年纪太小手脚不利落崔管家就把她送来了这边她到是很开心说是在老夫人那边整日心惊胆颤害怕出错而且老夫人身边的红玉姑娘老是找她的不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罪的来了厨房这边到是大大松了口气。 抱了两捆韭菜我跟秀水好不容易从人缝里挤了出来连着三年大旱韭菜到也成了新鲜东西了只差把人挤成了肉饼赶紧托了秀水的胳膊钻到人少的地方想喘口气。 孰知正撞上了武敖只见他一见到我们如同见到了救星撒腿就冲了过来我往他身后看不免一笑原来后面还跟着位姑娘梳着高髻一身粉绿绸缎的长袍藕色内衫衬底藕色坠膝腰带将身形修饰得柔和、修长只是隔得远看不大清样貌走近了才瞧见原来是老夫人的贴身侍女红玉见到是我们本就清冷的脸越显得阴沉。 “姐。”跑到我跟前挡了我头顶上大半的太阳这小子到长得真快才年把时间就拔高了这么多也越壮实了与刚遇到她那会儿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姐姐怎么自己出来买菜?”可能是当上了副尉的原由连说话都不一样了侧过脸用眼示意了一下身后“姐帮帮我。”低声说了一句惹得秀水抿嘴偷笑被他瞪了一眼。 我自是明白他的意思这红玉姑娘曾将老夫人赏的玉镯子赠给了他他这个愣头青一时犯浑收了可不知却是收了个定情物如今到好人家认准他应了这份心思何况他如今又是前途大好想也是不会松手的。 “我若帮了你以后老夫人那边万一跟我过不去可没人帮我自己犯得浑自己收拾。”深宅大院待久了宅子里女侍们那点小动作早能看明白了。 “姐。”见我歪头不看他又转眼求秀水“秀水武大哥平常待你如何?” “武大哥这次我帮不了你上次就是因为帮你脱身我才得罪了红玉姐还被打了二十下手心呢。”这丫头现在才把实情说出来原来是这么得罪红玉的难怪在老夫人那边待不住。 “你被打了?什么时候?怎么不告诉我?”到显得有些担当。 胆小的秀水却吓得直眨眼示意红玉已经走近了让他不要再说。 “是我罚她的。”红玉站到我跟秀水对面吓得小丫头直往我身后蹭。 武敖转头与她对视“为什么要罚她?” “我罚她是因为她弄坏了老夫人的碧玉烟嘴并没有其他原因你若是硬要想到别处我也没办法。”声音清冷冷的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听她讲话也是因为这句话改变了我对她的印象众人口中这位红玉姑娘可是出名的蛮不讲理、仗势欺人可现在我却感觉她不应该是这种人若是她是那么此刻在心仪男子的面前应该尽量掩饰才是不会一上来就说这么一句话。 “……”武敖被她对的一时说不出什么“哦……我好久没见到姐姐想跟她聊一会儿你忙的话……就先回府吧。”说完站到我身旁。 红玉点点头看了我和秀水一眼转身走了就在那一转眼间我似乎在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落寞这让我有些想不明白她怎么会看上武敖呢?她遇上武敖的时候他还是个身形瘦弱、身份卑微的下仆而她却是侯府里出名的美婢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武大哥红玉姐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不喜欢她?是嫌她年纪大么?”秀水见了红玉就像老鼠见到了猫她一走她才敢跳出来说话。 “我也觉得这红玉姑娘很适合你漂亮又端庄做事井井有条若是你以后升了大官有她帮你掌管家院绝对不会让你费心。”既是玩笑又是真话我对这红玉的第一观感很好即使她表情冷淡说话清冷。 “她整日冷着一张脸老像是别人做错了事总觉得看了心里闷。”这么评价爱慕他的女子“姐那镯子还在吗?要不我还给她?” “……”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我也觉得方姐姐说得对红玉姐除了年纪比你大一点其他都配得过你。”小丫头到是不会记仇被人打了还会帮人说好话。 “去德胜茶楼吧那里的点心好吃。”转移话题根本不打算再继续谈这些看来这位红玉姑娘的一翻心意怕是要空寄了沟渠…… 春末转夏也就是那几天的事张婶去了半个多月只捎回了几句口信说是老人恋着老家不肯搬出来怕是还要再过些日子才能回府我这代职自然也就要继续。本想等张婶回来我就跟崔管家辞工这几个月跟武敖磨了不少银子下来算一算去汉北也该够了既如此就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若是不想久居一地最好就趁早离开离开的越早越少牵挂莫待生成了习惯到时就难无忧地离去了。 武敖说我不念姐弟之情我也觉得自己有些无情就嘱咐了他一句——若是以后想见我就到东周6苍山下找我。他到也没太留意毕竟最近又升了职春风得意正满腔热血地希冀以后能做将军他虽叫我姐姐却也只是姐姐。 六月初的一个傍晚天气正闷热得紧我与秀水刚洗完澡擦净了头正打算把井里的西瓜捞出来让大家解解暑谁知刚将井口的绳子解下来武敖就带着三四个兵士闯了进来这里已是内院外面的人是不得进来的何况我与秀水头散乱这么见人显得有些随便正想问他干吗这时带人闯进来结果他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拽了我的袖子就往外走而他带得那几个人冲进屋里把我的东西都给抱了出来我一看便猜到是出事了。秀水吓得直抱着我的另一只胳膊不撒手也跟着我们一起出了院子。 到了外面才知道是真出事了院门口的守卫早已换成了身着软甲的兵士而非平时的家将见我们出来压枪当了我们的去路武敖从怀里掏出一块铜符举在胸前见了铜符众人才撤枪放行。 走出侧门老远我才问他出了什么事。 “我只听说秦府出事了就跟将军求了块符救姐姐你出来。”见我回头看秦府他知道我的意思还没等我说话就先堵了我话头“没用我这块符只救得了你秦家的人一个也救不了。” 看着一对对兵士在大街上穿行我看了看武敖“是兵变?” 他看看我没说话眼神显得异常冷静我突然现一件事——他已经不像是一年前那个在门口等我的瘦小男孩了。 不远处的正门传来一阵哭喊我回头看时只见汉东王秦渠治、大公子秦祯及一家老少被一队兵士拿着枪戟压了出来大公子秦祯正好抬头看向我这边就在我们的视线交汇的那刻我突然记起了三个字——活死局!这就是秦家的最后选择保了汉东百姓不受兵伐之苦却依然要抄家灭族…… 被武敖拉着往前走视线迷离中又对上了另一双清澈如水眸子是红玉我本想拉住武敖可是他就是不回头望着那双眸子转开一股落寞沉入心底第一次看明白了世间的儿女私情那并非是一个人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