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四 活死局 一

四 活死局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本已冻僵的手渐渐被暖气烤得滚热手指上的冻疮肿胀开来奇痒难忍碍于两位公子正在榻子上对弈不好搓得太过火只能将手放在炉子后轻轻对搓着。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抬头看了看恰好脸朝我的二公子秦权与刚刚杀气腾腾相比此时的他看起来算是正常了。 “酒。”抬眼瞥了我一下。 拾起一旁的棉帕包在酒器上站起身给他倒酒大公子杯子里的酒早已冷了还是第一杯他一滴也未沾府里的人都知道大公子身体不好从不沾酒。 反观二公子秦权这已经是第六壶了今晚我之所以到深夜还没溜掉就是因为他不停地要酒我只能在一旁帮他煮酒。 顺着倒酒的空荡又看了一眼棋盘上的格局二公子秦权的棋艺确实很好只可惜年少气盛欠收敛虽一再攻城略地却已稍显疲态大公子虽一再退让然腹地坚固越往后越显得得心应手但又一时难抵对方的攻击还属胜负难分。 正想着他们下一步会怎么走突然现两人都抬头看我原来我太过分神把酒倒到了棋盘上…… “你也看得懂?”大公子秦帧是府里下人公认的、脾气最好的主子不轻易责罚下人也不行辱骂之词今晚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摇摇头“不懂。”平常百姓有几个懂这东西的?我若说懂那就真惹人好奇了。 不顾酒还热烫二公子一饮而尽重新将酒杯放到原处我转头看看大公子大公子点头示意我继续倒“不用担心他可是千杯不醉。” 看着大公子将白棋放到对方的腹地心想这下双方要开始厮杀了只看哪一方能最后冲出重围。认真将壶里的酒倾尽二公子的杯子里突然有个负气的想法——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得千杯不醉! 这时门开了崔管家命人送来了热烫的粥食恰好放在火炉旁的茶桌上一阵阵香味溢出来把我的饿虫给引了出来因为张婶的事晚上本就没吃多少东西又煮了一晚上的酒哪里能不饿?但也只能忍着。 “二弟父亲并不是你想得那般。”大公子捏着棋子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果然够耐性过了几个时辰才开口劝话“为兄知道平召与你从小一起长大兄弟情深也知道你们这些年为除奸佞没少周旋。”下定棋子“可是——这世上的事并非皆随人意即便做足了十成若是时机不对很可能一成收获也没有!成事往往要经历数次败北你若有成事之志先须有担当失败之心否则只能是英雄气短!”咳嗽了两声转头看了我一眼知道他是要茶赶紧倒了杯热甘草茶递过去。 喝了口茶将咳嗽压了下去“你我虽是亲兄弟可为兄知道论起真情我和父亲可能都比不过你那几个异性兄弟但——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父亲和我都盼着你好盼着你能成才!这个心比谁都诚恳因为你是秦家的希望唯一的!” “大哥……” “听我说完不然我这咳嗽一起来就说不成了。”将杯子递还给我我赶紧多捏了一搓甘草沫放进茶壶冲上热水静等着甘草慢慢泡开。 大公子用手压着胸口“诸侯令刚到的时候父亲就与我商量要不要出兵若出则必然要与吴世伯的后人对敌这八拜之交也就算是负了若不出李伯仲布置在东周西南的十万大军定然会以逆旨叛君的名义兵汉东。”咳嗽了两声继续说“三年大旱已让汉东变成风中残烛若再受兵伐之苦百姓还有什么活路?两相之下我与父亲决定出兵平乱!”轻捶了两下胸口“你信中的意思我跟父亲都明白可……二弟你们还太年轻天下事并非几个人的事而是天下人的事若是天下人都被杀光了那要这天下还有什么意思?咳……”一阵猛咳我赶紧倒了一杯甘草茶递过去二公子秦权跪坐起身替兄长抚背。 “大哥休息一下这棋不下了。”秦权想起身下榻却被秦帧一把捉住。 “有始有终吧大哥平时也没这个机会能跟你多说会儿话趁着你还在家咱们再多说一会儿以后也许就没这个机会了。” “等大哥做了汉东王我就能回来了到时多得是时间怎么会没机会?” 秦帧苦笑“若是真有那么一天这天下也就太平了可惜……”摇摇头“不说这个了难得有兴致我还能撑住下完这盘再说。” 秦权只好再次落座瞪了我一眼示意我赶快将粥食端来。 粥食还热着盛来两碗放到棋盘旁大公子到是吃了两口二公子秦权一口也没吃尽是要酒喝了也不知道他的酒量到底有多少就是不醉。 “可听说过‘方醒’这名字?”大公子秦帧喝了一口粥突得说了一个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时听到的名字。 “据说是李伯仲新得的谋士。”秦权把酒杯放到我面前我端起酒壶替他倒满。 “此人并非常人以后万一遇上定要小心。”捏着棋子寻找适合的地方。 “大哥认识他?” “几年前汉南王围猎曾经在汉东住过几天当时此人正在汉南王麾下有幸聊过几次确实有经天纬地之才只可惜汉南王未能识其真才最后他挂印弃官拜在了李伯仲的麾下。”棋子落定。 “到是没听说过这人的才能。”看来秦权并没放在心上。 “他是东周6苍方氏——”噶然而止因为我弄掉了酒壶盖没多看他们的表情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去想天下间叫方醒的6苍方氏只有一个就是我那个未曾谋面的师兄他怎么会去投汉北王李伯仲?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充斥全身师尊临终嘱咐过见到师兄时要告诉他一句话——有生之年唯李氏不辅! 拾起酒壶盖蹲在地上擦拭着心里一团乱麻如今我要怎么办?改道去汉北吗?师兄会不会相信我的话呢…… 榻子上兄弟俩的视线显然已经从我身上转开继续他们刚刚的话题。 “6苍方氏?”秦权显然没听过。 “四百多年前西北一地尉迟氏夺得大权开朝建魏开国功臣中有一谋士姓方据说才能非凡定下江山后退隐江湖开堂授学弟子上千均以方姓为尊历经数代分出几派独以6苍方氏最为正宗但其并不愿为世俗所用隐居避世不现凡尘如今6苍周围的百姓逢春拜仙拜得其实就是山里的方氏一族只是怎么也没想到时隔百年6苍方氏竟然会出山……” 秦帧的一番话让我吃惊不小时逾百年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人对6苍的方氏知道的这么清楚。 “大哥是怎么知道6苍方氏的?” “教我棋艺的钱先生就是方氏其中一派的嫡传弟子可惜他说他这派的家学远远不及6苍方氏因为方氏弟子们近三百年的钻研之果皆为6苍方氏所收有天文、地理、相学、兵书、战策、杂学考究……包罗万象。” 没想到原来其他派别至今还未失传我起身将酒壶放好蹲到火炉旁静静听着他们的谈话。 “这也只是传说天下间怎么会有人能学会这么多东西?若是真有那可就成神了。”秦权对这越说越玄的事似乎更加不信任了。 只见大公子秦帧莞尔一笑指了指棋盘“这就是方醒投奔李伯仲路过罗望时赠我的棋局!” 秦权低头看了半天两眼直“……” “这就是我们秦家的结局!”秦帧端过已经有些冷的粥继续吃了一口我上前想帮他换些热的他没让不过我到是看到了棋盘上最后的结局——活死局——师尊教我对弈时摆得第一盘棋局——看似有多方出路可每步都是死路只不过可以自行选择死法…… 看来他们嘴里的这个方醒确实就是师尊最得意的门生、最钟爱的弟子也是最放心不下的爱徒。 秦权放下棋子正视秦帧“大哥我相信事在人为!” 我很欣赏他这句话事在人为就像幼时我在6苍山迷失一般不也一样穿出了那片据说凡人永远走不出的树林? 这是他整晚说得唯一一句我同意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