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三 兵败 二

三 兵败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我当成了亲人也许是共过患难的原因也许是他早早失去了亲人的关系。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姐姐你可知道吴平召是谁?”坐在茶楼二层的靠窗处脸上被阳光照得灼灼泛红。 “不知道。”摇摇头捏了一粒葵仁放进嘴里第一次进茶楼喝茶到觉得有点新奇不免四下多瞅了几眼对他的话反倒不很在意。 “姐姐……”有些气馁“能不能听我讲完。” 笑笑与人聊天走神似乎是对人不尊敬于是定下神来打算认真听他说话“吴平召是谁?” “……”见我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反倒不知道要先说什么“是东周王的独子。” “……”脑子里像是有个火星闪了一下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你是怎么碰上他的?”按说武敖只是个火夫怎么会碰上敌军的主将? 说到这个武敖便来了劲“当时大军刚好停下安营我们正打算支锅造饭谁想叛军突然杀来当时我手上只有一把大勺子眼见着前面的人一个个倒下我想这下死定了心一横决定干脆杀他一个起码也够本了就紧盯着一个骑马的大将他往哪里跑我就跟到哪里谁知道那人竟伤了我们将军我一急就拾了地上的长枪刺过去连刺三枪都不中还被人射了一箭姐姐你看——”也不避讳掀开棉袄左勒处的伤口刚愈合不久疤还没结全“我想这下完了连本都还没捞回来就被人射了一箭心一横就扎了那人的马屁股结果马一惊就把他给甩了下来我趁机扑上去一枪就刺中了他的喉咙!顺手还摘了他的帽缨。” 看着他边说边比划我突然找到了刚刚脑中闪过的那个火花——秦权与吴平召是认识的。他既是东周王的独子自然也会被送进京里伴君这么说昨日秦权看到帽缨后的那一顿……“以后有二公子的地方别再提‘吴平召’这三个字。” 正讲得起劲被我这么一插嘴他有点没缓过神来“为什么?二公子不是在京城吗?”他只见过大公子秦帧虽然刚刚见过二公子秦权但还不知道他就是二公子。 “刚刚问你帽缨是不是‘吴平召’的那人就是二公子刚从京里回来没几天。” “啊?他就是二公子!”突然趴到桌上凑到我脸前“姐姐你怎么不早说要知道他就是二公子我——姐姐你干吗刚刚不说。” “你听过他?”在我的印象里秦府的人似乎很少提到二公子秦权即便张婶也只是在人不多的时候哀叹几句。 “那是自然在营里时常听人提到他大家都说这次要是换二公子带兵铁定凯旋而归!” 这就奇怪了既然他有此才能为什么府里都没人提他?“他很厉害?” “我听火头说过二公子十五岁时就单枪把金科武状元挑下了马十七岁时陪皇上御驾亲征收降了游牧族的查灿汗王!”说罢不免又责备我为什么刚刚不告诉他那人就是二公子直听他叨叨了半天本来还想说些勉励话与他如今看来也没这个机会了。 好不容易挨到秦府门外他还顾念着想见二公子自然是没那么随心的毕竟是侯府深院想碰上一个人绝对没那么简单何况还是二公子既然他回来时是悄悄从侧门进府的自然就是不想让太多人见到他怎么还会堂而皇之地在外面走动! 好不容易打了武敖回营日头早已落到了屋檐下也该回去帮忙做饭了绕进侧门穿过青石巷道再转过一道圆门青石墙的尽头是一方小院子正是我做事的地方也即供应下人们吃食的厨房手隔在门闩上半天正想着见了张婶要怎么安慰她谁知里面突然一个力道把门拉开害我随门一起跌进了院子。 未化的积雪已被冻上了一层冰皮跌在上面如同跌在石头上可以听到骨头撞击出来的“咚咚”声着地的膝盖和手掌同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痒。 仰头看时正是二公子秦权他也怔愣地看着我像是没猜到门外会有人。 见他视线扫到我的手上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我知道手心的皮定是破了但也只是小伤此时若是故意让他看到到有点奇怪还不如干脆装作没事反正就算有事他也不能怎样。 “没事吧?”问了这么一句声音依然那么低低的。 见我摇头他也不再问什么。 我本想顺势走开只是他挡在面前不动害我也不得不站在原地搓手只觉得手上渐渐黏呼呼的像是出了不少血。 “那帽缨……”下面的话没说出来但眼睛却是紧紧盯着我。 我也望着他没说话即便我猜出了他的意思。 他突然笑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用了肯定的语气。 “……”望着他的背影转进青石巷里我突然有点失落虽然那张脸在笑可那双眼睛里明明带着很浓的忧伤。 张婶早已出府料理丈夫的后世去了忙完了晚饭厨房只剩下我一个人四周静得出奇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捏了根草棒在柴灰上画起了星位图可惜——我画得还不够流畅据说方醒师兄十三岁便能掩目绘出“三垣二十八星宿”而且方位精准说到师兄我突然记起了出6苍的目的如今连师兄的影子都没见到怎么竟在汉东磨蹭了这么久? “叩叩——”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方姐姐在里面吗?”听起来像是负责清扫的丫头秀水。 用脚胡乱在柴灰上的划了几道开门一看正是秀水怀里还抱着一只木盒子“方姐姐这是武大哥托我带给你的。”把木盒子塞进我怀里后回头看了一下门口“老夫人那边的碗碟该收了我得赶紧过去。”说完小丫头便慌慌张张地出了院子。 我也没再叫她兀自打开盒子里面却是一副帽缨和一张纸片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务必将此缨转送二公子 弟敖 原来他已经派人找了武敖这么急着要这副帽缨看来他确实是认识这个吴平召了。 经过再三思考我还是决定让崔管家把这帽缨递给秦权毕竟我只是个为下人做饭的三流女婢想见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何况我感觉尽量少见他为妙这秦府的事情知道的越多麻烦越多何况已经在汉东住了这么久还是趁早离开的好免得再生事端。 想罢抱了盒子直往崔管家的住处去谁知半路上就碰上了他听我一说让他转交东西给二公子他打量了我半天想接却又没接我手上的盒子反倒拉了我直往主屋那边去直进了二公子的住处才停下来让我在门外候着。 从未踏进过秦府的主院四下扫了一眼到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大了些而已。 崔管家迟迟不出来我只得抱着盒子站在原地北风渐渐大了起来有些刺骨鼻端的热气被风打到自己脸上凉冰冰的。 “铮——”一杆缨枪突然指在我的眉心与我的眼睛只差几寸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枪尖从我眉心移开时正好能看见秦权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睛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再不要同情这个人我竟然还会为他眼里的忧伤失落他刚才明明想要了我的命! 将盒子举过胸口等着他接他却不接只将长枪背在身后。 “二公子您要的东西!”被他看得心里毛总感觉他瞬时就能用手上那根长枪刺死我。 “逆子!”正屋门突然大开侯爷秦渠治当门而立崔管家低头站在一旁看样子也不知道二公子不在房间屋里竟是侯爷。 “快把这不吉之物扔出去别再让我见着。”指着我手里的盒子边往外走边吩咐崔管家。 崔管家急忙取了我手上的木盒子往外走却被秦权横枪拦了下来。 这一举动再次激怒了站在台阶上的秦渠治“你非要害死汉东这万千百姓你才甘心吗?”快步下了台阶来到儿子身前照着脸上就是一巴掌!五根指痕倏然而显秦权却依旧不放崔管家离开。 “老二老二啊听父亲一次只这么一次!”秦渠治伸出一根手指见儿子依然不动转而出拳捶向他的胸口“早知道你是这个脾气当年还不如送帧儿去不如送帧儿去……”平日里威严四立的汉东王竟抹着眼泪捶儿子看来这事情严重了我不禁倒退半步有点心怵。 “你为什么非要此时出兵讨伐东周?为什么不听劝再等几日?”声音不高却将父亲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张着嘴看着他“你可知道自己中了李伯仲的圈套?用两万多条人命帮他挡了灾让他可以安稳地控制住皇上安稳地挟天子令诸侯?” “……你们看得太浅了若是能这么简单就除掉他我会不帮你们吗?为父也是大岳的臣子为父……” 以枪挑过崔管家手上的木盒子甩掉盒子捏住里面的帽缨“他不是死在李伯仲的手上是死在咱们秦家人的手上他是东周王的儿子是父亲您八拜之交的独子是皇上钦命的新东周王不是什么叛军。”攥紧帽缨“若不是他手下留情别说您三万兵马就是十万……他照样能把它灭得干干净净他只领一千骑兵就能将查灿的五千“神狼”铁骑打得插旗投降!他——他竟然被一个火夫给刺死了!”单手指着我。 果然没猜错他不但跟吴平召认识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 “你——弟弟……”又是笑让人害怕的笑容! 见他提着长枪走过来我不禁倒退两步有种夺门而出的**他并没对我怎么样只是在我身前定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便跨步过去我提在胸口的一口气这才敢呼出来。 “二公子——”崔管家追了上去“刚练完功出了一身汗您披件斗篷再出去……”秦权没理他的聒噪一径地往前走。 “二弟大半夜提着枪要去哪儿?”大公子秦帧恰好进了院子怕也是听到了风声才来的见我们几个面色各异不禁舒眉淡笑“又惹父亲不自在了?你这倔脾气!”拍拍弟弟秦权的肩膀“走陪大哥下盘棋回来这么长时间你净帮父亲处理政事了也没敢来扰你!”抬头望了父亲一眼“父亲夜深了您早些回去歇息吧。”给了崔管家一个眼色。 崔管家赶紧来到侯爷的身边搀住他看样子刚刚被小儿子说得不轻本来挺着腰杆此时到像是被人掏空了肚腹。 路过我时崔管家对我歪歪头示意我跟着一起出去我求之不得正想着怎么脱身并决定不管用什么方法明天都要动身去汉南见了师兄报了师尊的死讯马上回6苍再不下山了世人多狡好人、坏人太难辨别。 “去热壶酒来。”大公子秦帧指着我因为二公子久不在汉东院子里也就没什么女侍。 我看看崔管家他却低下眼扶着侯爷出去了没再理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