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二 兵败 一

二 兵败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慌三万大军只好于次日午夜开拔因此我未能去送武敖不免有点担心尽管与他一点亲情关系也没有可起码他叫了我几个月的姐姐生出关心也是应该的何况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新最快去眼快 一连几个月都没收到消息无论好的还是坏的府中的人似乎都已忘记了出兵剿匪这件事。或许大家都以为不过是几个乱党而已大军一出哪里还有不灭的道理! 冬至将近第一场雪刚落府里上下都忙着准备过冬。 秦家的子息并不旺盛据说州侯这一辈本有两位兄长一位姐姐可惜顺利成年的只有州侯一位其余均半路夭折到了下一辈虽也只有两个男丁不过都已成*人大公子秦帧现居府内只可惜身体虚弱不能理事二公子秦权到是身康体健不过八岁时就被送进京城伴君陪读去了说是陪读不过是一个华丽的幌子无非是帝王家为巩固政权所压的人质而已诸侯们手握一方大权自然要付出些代价才能让帝王家安心因此每位诸侯继任时都要将自己的亲子送去君前以此明志效忠君王。 “只可怜了二公子年纪那么小就被送去京城。”张婶边搅着锅里的沸汤边不停的叹息“走得时候才这么点大。”握着锅勺比划着二公子当年走时的身高“我那会儿还没嫁人呢如今都十二年了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了。”红黑的脸上叠着几条深纹“二公子最喜欢吃我做得素丸子大前年还特意让人捎话来让人带些去京里。” …… 听着她絮絮念了半天直到锅里的肉骨头加了两次水煮沸了两次才稍稍停了下来。这时突然有人推开了内院的小门因为小门恰好正对厨房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人从小门奔进侧门往主屋那边去了。 “这崔管家怎么有正门不走反倒往这里拐?还跑这么快也不怕脚下雪滑。”用竹筷把锅里的骨头一根根夹到木盆里“方丫头尝一块。”挑了根精肉多的骨头递给我。 离吃饭还有些时候肚子却早饿了放下木柴随便在冷水里沾了两下手接了骨头就想咬谁想突然进来一个人吓得我赶紧把骨头别到身后大户人家的规矩多不到吃饭时间下人们是不能动厨房里吃食的这下到好被人逮了个正着。 张婶也诧异了半刻厨房里突然静得有点出奇。 低着头我没敢看来人是谁师尊的教导一直很严格尤以偷盗为大罪乃君子不为之要今天这根骨头算来也是偷盗心下不免觉得惭愧。 来人也不讲话在门口迟疑了一下便直接走了进来低头望着地上那双青缎高靴知道此人来头不小这种靴样只有有官爵的人才能穿平常人就是再有钱也是不敢穿得只是猜不出是谁侯爷与大公子是怎么也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这人在我跟前停住将光线挡了个彻底只觉得自己如同被个铜罩罩住了一般全身皮肤都有点紧绷人果然还是不能做不该做的事连抬头的都觉得有点心虚心下不免叹了口气。 孰知这人只是低笑了一声便越过了我“崔叔对下人管得还是这么严。”带着点笑音声音很低。 “二……二公子?!”张婶又跺脚又拍巴掌差点把我手里的骨头吓掉。 张婶放下木盆又是抹眼泪又是笑话也说了一堆就是没一句成型的也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只好跟这位十二年没回汉东的二公子先福了个礼然后退到一旁。 这位二公子的长相较兄长英武不少也高出许多可能因为长期在京伴君的关系眼神里总像藏着些东西眉宇间也透出一种内敛也许是从小屈居人下的原因吧。 “不用怕我也是来厨房偷东西吃的。”捏了竹筛子里一颗素丸子放进嘴里一脸的笑容也许是被他的笑容所感染心里的紧张放下不少。 “二公子不能吃只是过了一遍油还没熟透。”张婶一边抹泪一边轻拽着他的袖子。 他却笑着只说没事。 真是奇怪一位吃遍山珍海味的诸侯公子居然会喜欢下人吃得豆腐素丸子。 “二公子……呜呜……”张婶居然抓住他的胳膊大哭起来这让我始料未及虽说张婶在秦府住了近二十年再看到多年未见的小主人确实会有些激动可哭成这样就让人觉着怪了。 “你这是做什么!”崔管家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厨房门口正好见张婶拽着二公子的衣袖大哭声音不免严厉了些说完又像是觉着自己的声音大了点连忙回头看屋外有没有人确定外面没人后这才看向我我只好赶快低头告退。 见我挺识相崔管家也没再说什么。 拔腿出了厨房远远还听到崔管家在训张婶虽知道这里面定有什么秘密可显然不是我能知道的。 踩着厚雪拐进侧门的小巷子里因为再往前就是主屋所以只好倚在青石墙边等厨房里的人谈完。 雪越下越大一团团的往年的此时我会与师尊到6苍山顶观雪然后再到山下的集市上买一篮冻肉放进锅里炖直到汤里的油花开尽才捞出来师尊爱吃不油腻的肉我也爱吃。 想得太入神不觉有个黑影在眼前定住抬头看时却是二公子秦权他身后的崔管家正瞪眼示意我赶快回厨房去。 微微低头算是行了礼转进厨房的小院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等一下。”他二公子开口喊住我。 停脚回头只见他的眼睛越过我正望着厨房的方向“好好照顾张婶。” “……”顺着他的视线我转头看了看厨房方向张婶正背对着门口像是正在擦眼泪。 “还不快回二公子的话。”崔管家瞪过来一眼我只得点头“嗯”了一声气得他又瞪我一眼。 这时正好主屋那边来了几个家丁寻他们望着他们消失在大雪之中我杵在雪地里呆站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冷…… 第二日清晨大雪刚停曙色未露我便梳洗完毕去了厨房因时近冬至祭祀较多要准备的祭礼自然也很多我不会杀鸡去毛自然就只能多煮些热水。一连煮了两大锅热水直把柴火都烧没了才罢休。 见张婶她们还没来想想一会儿还要熬豆腐干脆出去多抱些柴火。 抱着柴火路过侧门时恰好听到守卫边跺脚边聊天。 “听说没说是剿匪大军出事了。”供下人出入的侧门通常只有两个守卫天还未亮应该是守夜的侍卫。 “出什么事?”另一个回问。 我本想装做什么也没听到从门后过去。 “你后半夜才换岗不知道近子时那会儿有加急战报从边关传来没敢走正门从这门进去的还是我去禀报的侯爷侯爷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出来了!”那人声音像是怕人听见刻意压低“侯爷看完气得一掌拍到桌案上手都出血了连大公子、二公子都出来了。” “二公子?二公子不是在君前伴读吗?怎么回来了?” “说到这事那府里可就没几个人知道了除了侯爷、大公子和崔管家那就是我跟王斑他们几个了。” “吹吧你就!” “我可没吹大前年我不是跟崔管家他们一起给二公子送过家书嘛到了那儿才知道咱们二公子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 …… 听到这里没再敢继续听抱了柴火快步绕过侧门回到厨房张婶她们都已到了正把磨好的豆汁往锅里倒。 见我眼神有些闪烁张婶不免多看了我一眼“怎么了?水都烧了两大锅了还没醒过神来?”她以为我还没睡醒“年纪轻轻的正是贪睡的时候不必硬起这么早再说你也不会熬豆腐蹲在一边呆还不如在被窝里多呆一会儿。” 我知道张婶的丈夫也随军出征去了但又不敢把刚才偷听到的话告诉她一来是怕让她担心二来也怕泄露了人家的军机谣言之害上可祸天下可祸民不管是真是假传得越多伤害也就越多既如此倒不如不说。 只在心里暗暗期望不会出什么大事希望武敖跟张婶的丈夫都能平安归来。 然而谣言就是谣言也许人性本身就具有窥视别人秘密的一面到冬至时剿匪大军惨败的秘密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即使州侯、官员们均守口如瓶未漏半点风声可三万兵马只回来七千就算再想隐瞒也瞒不住死伤兵士的家人纸终归包不住火。 第一拨军士深夜回城时张婶求了崔管家半天他才答应帮她去查丈夫的下落我顺便也提了武敖只是他没回应就匆匆出了府门。 我陪着张婶在厨房的火堆前足足坐了一夜直到次日清晨太阳升起也未见崔管家的影子。 “姐姐——”一声叫喊惊得我跟张婶怔怔对视是武敖的声音…… 张婶快站起身往外跑然而没出门口就顿住了因为门外只有武敖一个人。 就见武敖挥着手里的红缨见了我跳得老高虽然满脸的伤却笑得异常灿烂“姐姐我立战功了!” “……”我本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崔管家拎了一只头盔站到武敖身后…… 张婶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却不见一滴眼泪只是呆呆地望着崔管家手里的头盔。 武敖见状举着红缨的手停在半空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就僵在了原处而我站在张婶身后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好久张婶慢慢起身我本想上前扶她却被她绕过去了径直走向崔管家从他手上接了头盔抱在怀里走回厨房慢慢把门关了。 一声嘶嚎从门内传来…… 崔管家招手示意我出来武敖赶忙拉了我的袖子往院外走出院门时只见二公子正倚在青石墙上见我跟武敖出来看了我们一眼视线扫过武敖手上的帽缨时顿了一下“吴平召的?”淡淡问了这么一句。 武敖先是一惊继而点头。 “你杀了他?” “是!” 苦笑一下对我们挥挥手示意我们可以下去了。 我被武敖拽着袖子直往外走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很兴奋毕竟才十五岁的年纪头一次出征就立了战功兴奋是非常正常的。 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撞上二公子秦权的视线只见他微微翘起嘴角但眼里尽是苦涩…… 有些心事是不能为外人道的但总有些时候是能让外人看出来的——这是十五岁时师尊教授“面相”时说过的话我当时还不明白时隔三年在一个陌生人身上我突然有些明白了原来“由面相人”并非是子虚乌有难怪师尊当年说过一句话“‘子虚乌有’可为‘有’亦可为“无”只需待“时机”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