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定诸侯 > 一 陆苍弟子

一 陆苍弟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曰6苍草木繁盛人兽难进传说上仙居内众民遂逢春拜之延绵百载生生不息…… ****************************** 大岳开国三百年来盛衰几番自幼帝岳兆广登基以来十数载天下大势略有所变先是国丈李础专权被诛杀又有王叔岳锵造乱亏得十大诸侯起兵力保大岳根茎这才未断然而接踵而来的却又是另一番争斗权柄这东西如同罂粟知其有毒然而浸淫愈久愈不能罢。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十大诸侯之间的明争暗斗随着王叔岳锵被诛渐渐复杂起来尤以汉北王李伯仲最为张狂凭着居北近京的便利接收岳锵的兵马钱粮一副功臣自居东周王吴俊仪奏其私召兵马反倒被其以反叛之名剿杀其他诸侯多有怨言然而却因实力不敌而不得不忍气吞声诸侯间间隙渐宽铲了近忧又生远虑大岳政权依然飘摇不定…… 我便是在这个时候遇到了他们也许历史本就是无数个机缘巧合的杂成无数种人、无数种**交织最终成就了一段段传奇一段段历史会记住、却未必记得精细的传奇…… 我不记得生身父母是谁最早的记忆始于一片树林那片树林是方氏一族几代人用了近百年的时间布下的一座五行大阵其中包罗万象我能误打误撞闯出来师尊说也是与他有缘这说法虽然牵强了些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便是理由。 就是这片树林成就了师尊与我十一年的恩情直到出了6苍遇上师尊的另一位徒弟我才真正开始思考师尊的用意也许他教导我远不只是缘分那么简单当中还蕴藏了很多他的假想、期望。 师尊离世之后我离开了6苍并非是耐不住山间寂寞如果可以其实我并不想下山因为早已习惯了山上的无忧生活人在没有**的时候其实完全可以无欲无求。但师命难违他临终让我去汉南寻找师兄方醒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给了我一个名字——方示。 方氏一族并非全都姓方只是因为宗师姓方四百多年前曾为前朝开国功臣国定之后避世隐居、开堂授学并代代延续了下来每代弟子均以方氏之姓为荣历经数代多半弟子选择了为当朝效力只那么一脉退隐到了6苍成就了今日的局面。 6苍位于东周境内离汉南都城近千里之遥之间还隔着汉东而此时的汉东恰好正逢三年大旱这辈子第一次见到饿殍遍野就是在那里人命何其脆弱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知道。 当我第一次见到枯骨时那种战栗很难形容就如同被黄蜂蛰了舌头掺着酥麻感的疼痛足足折磨了我半天然而那不过是个开始当雇来的车夫卷了车马半夜逃走后我的痛苦才真正开始。 放眼望去满目皆是花黄恐惧的极限反到变成了平静我无法确定自己正朝哪里走迷离时眼前只有黄土与白骨的颜色在交替我想我可能很快就会像脚下那一堆堆白骨般安静…… 睁开眼时已入了夜能感到饥饿就证明还没有死只不过身边多了个男孩月光下看得不很真切只觉得有些瘦坐在我脚边也不讲话若不是他抬头看我还以为他不是活的。 本想问是不是他救了我但嗓子干的完全失音讲不出半个字来也许他也如此吧。 我们两个就这么无声的坐了一夜、一天、两天当我们脚下的湿土再也挤不出一滴水后太阳依旧光芒四射人生起伏不过如此短短几天就是天上地下的境遇。 那男孩名叫武敖他用手指在黄土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字体很歪斜可见没念过多少书。 第四天当我们俩都认为生还无望时一匹马横在了我们面前只可惜我的眼睛早已看不清楚只模糊听到那人问了一句话“这里只剩你们两个了?” 听完这话我便不省人事不过我知道我还会醒过来因为从这人的语气里能猜出他会救我们。 我没猜错我们得救了。 喝足了水坐到马车上再回头看这白骨遍野的景象依然那么触目惊心很奇怪置身其中时却不觉得反倒当旁观者时才会生出怜悯之心。 进了汉东都城罗望后我本想改道去汉南怎奈身无分文而且往西还有几座闹旱灾的县城实在是吓怕了不敢再去冒险只得先听了武敖的话进秦府为婢。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机会可以进诸侯府但有的吃、有的住还能要求什么?反正我也没有谋生的能力寻师兄也不过是告诉他师父亡故而已我不认为师尊的意思是要我一直跟着师兄见了他之后之后我便可以长居6苍过回原来的日子。 如此一说晚点去汉南到也没什么差别何况救我们的是秦府里的人留在这里也算报恩了。 在我看来秦府很大奴仆也很多这是自然的毕竟是十大诸侯之一在6苍时我曾读过十大诸侯的家史至于这些史料从何而来我便不得而知了秦家是在康帝时受封的州侯距今已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能延续这么长时间也许有两点可以解释:一对岳帝忠心二为政敦厚不欺邻不负民若是岳家能一直统御下去也许秦家还会一直如此昌盛。 只可惜天不随人愿本以为殷厚的秦家一时还可以安身立命孰知没来几天却又生了变故。 “方丫头你家兄弟正在院外等你呢。”仆妇张婶接了我手上的韭菜“真是懂事换了其他孩子瞧见没人早就钻进来了哪还管什么内院不许进的规矩。” 武敖这男孩确实很守规矩也很聪明没来几天内、外院的人就给他认了个全每次来内院找我厨房里的仆妇们都会偷偷给他塞吃的想来平时是没少给她们跑腿办事。因为他一直叫我姐姐这亲便莫名其妙地成了真大家就当是有那么回事了尽管我们一个姓方一个姓武。 穿过院门武敖正倚在青石墙上膀子上背了个青布包袱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塞了不少东西见我出来一个纵身跳过来把包袱塞进我怀里“姐姐这包袱你帮我保管。” 我翻开包袱看了看里面有丝铂、绸衣……乱七八糟的估计是平时帮人办事时人家送的“怎么放我这儿?” “我明日随军出征带着这些东西去不方便。”笑嘻嘻的还从包袱底摸了一只翠色玉镯举在我眼前“这是夫人身边的玉姐姐送的听说是老夫人年轻时的陪嫁很贵重。” 没注意他后面那句到是前一句更惹我好奇难道说大旱惹出了暴乱?“出征去哪儿?” “东周的叛军余党生事皇上下了诸侯令抽调汉东三万大军前去剿灭我托了好多人才得了个煮饭的差事。”将玉镯塞进我手里“这镯子放在我这里也没用玉姐姐说这是老夫人的东西又不许我乱丢还是送给姐姐你吧。” “你年纪还小随军出征怕是不好。”总觉得他这次随军出征有点不妥汉东大旱估计早已让州侯、官员们焦头烂额从饿殍遍野便能猜出州府已是无粮可供此时若再兴师出境万一不能胜就如同一根柴木两头烧——燃的更快万一军队乏粮到时……想想还是别让武敖冒这个险的好。 “姐姐大丈夫要有出息定要从军一辈子窝在家里哪能成大事!”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反驳当然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我一时找不到言辞来劝他因为我不是大丈夫不明白他怎么想的更不懂他的漏*点从何而来师尊的教导向来都是劝人置身事外从小就习惯了用外人的角度来评判眼前的事也许我还漏掉了些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