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荣耀与我都给你 > 第428章 反正与HG无关

第428章 反正与HG无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信源递给他一个,耸了耸肩。
  “算了。”麦子舔着冰淇淋,想到了什么,释怀般,“咱们看烟花,不管他们了。
  张信源犹豫再三,终于问出口,“麦子哥,我姐和深夏哥有什么吗?
  “我觉得我和夏哥挺般配的,我的打野,他的射手,我们的联动可是峡谷出名的……”
  林深夏回抱住她,软软的。
  他家乖乖竟然全程不害怕,白期待了。
  但是,她的身上有股香香甜甜的味道。
  “温文。”林深夏低头嗅着她的脖颈,香味扑鼻而来,奶香奶香的,“你涂了什么吗?”
  喻温文眨着眼,诚实地回答道:“无气味的防晒霜,应该是没味道的。”
  “怎么了吗?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喻温文抬起胳膊嗅了几下,啥都没有。
  难道是出汗了,汗臭味,要被嫌弃了。
  “不告诉你。”
  林深夏猝不及防地亲了下她的脸蛋。
  “你告诉我嘛!”喻温文摇着他的胳膊,将“贞子姐姐”抛在脑后,嘟起嘴巴,撒起娇来,“哥哥,我最喜欢你了,你就告诉我嘛!”
  林深夏取下她的小胖手,握住她的手腕,故意转移话题,催促着她,“前面就是出口了,我们快点吧!”
  “林深夏,你真的是!”
  喻温文气急败坏地要甩开。
  哪有人说话说到一半就不说,太坏了!
  “我很好,我知道。”林深夏抚摸着她的脑袋,宛若在给气炸的小猫顺毛,“乖呀!”
  “哼!”
  喻温文冷哼一声,极其不情愿地跟他出去。
  目睹了这一切的“贞子姐姐”默默地退到角落里,这狗粮来得出其不意,饱了饱了。
  比他们后出来的麦子和张信源,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握着冷饮的手都在发抖,可见被吓得有多严重。
  “你们,没事?”
  “姐,我是被他吓的。”张信源指着身旁面色惨白的麦子,摸着心脏,很是无奈的解释,“他一进去就大呼小叫的,把我的魂都给吓出来了。”
  林深夏搂过麦子的脖子,趁机落井下石,道:“麦子,原来胆子最小的是你,我看看哭了没?”
  “夏哥,你都不知道这里面有多恐怖……”
  麦子像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对着林深夏倒苦水,就差没当着喻温文的面没抱上去。
  “胆小鬼!”
  “不稀罕。”
  “切!真不稀罕吗?我几天前就跟你们战队的领队见过面了,他可是很欢迎我的!而且还会包我的食宿费,说给我工资但我拒绝了。”
  麦子洋洋得意,闲来无事帮着朋友夺冠,也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点,证明他还是有实力的。
  “战队?深夏哥你在打比赛吗?”
  张信源插好奇地了一句。
  林深夏简单地跟他说了一下。
  继而,他看向喻温文,“总决赛在云州。”
  摩天轮转动着,缓慢地离开地面。
  喻温文趴在窗户口向外望,整个游乐园的布景逐渐收入眼帘,星星点灯的光芒宛若满天的星辰。
  林深夏收起手机,看着她的背影。
  白衬衫加上牛仔裤,头发盘成了丸子。
  “喻温文,你在看什么呢?”
  喻温文注意到他的动作。
  解开的扣子露出了他的锁骨,还想摸摸。
  “晚上去坐摩天轮的话,我们可以直观的看到烟花。”林深夏说到这里,拉着她的手指,特意低头附在她的耳边,“我们两个偷偷去,不带他们。”
  “干嘛不带他们呢?”
  喻温文明知故问,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刚谁和麦子手拉着手,还一起睡的!
  她受委屈了,要哄才能好。
  林深夏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学着她的语气,露出甜甜的小酒窝,“只想和你去呀!想和你抱抱亲亲呀!”
  喻温文心头一颤,脸色绯红。
  林深夏跟上去,搭上她的肩膀,冲她笑。
  “夏哥,你们好慢啊!”
  麦子打着哈欠,在出口站向他们挥手。
  张信源狐疑地打量着喻温文,总感觉她有猫腻,上次林深夏让他叫姐夫的事似乎是真的。
  “人挺多的,不算慢。”
  林深夏很认真地回应他的抱怨。
  喻温文撑开太阳伞,看了他们三一眼。
  秒懂的麦子立马窜到她的身边,一同躲在伞下,得意地看着被太阳晒着的林深夏。
  林深夏瞬间拉下脸,硬生生地把麦子给扯出来陪他一同晒太阳,用着教育者的口气,“尊老爱幼,懂?”
  “我比你小,我知道。”
  麦子只觉得暴露在外的皮肤火辣辣的。
  夏天的太阳真毒啊!烫得皮肤发疼!
  林深夏拉着他的胳膊,往前走。
  被冷落在一旁的张信源,自然而然地躲在伞下,和喻温文一起走。
  午饭过后,人手一杯冷饮。
  “夏哥,去鬼屋吧!”
  麦子指着正前方装潢阴森恐怖的城堡
  喻温文咬着吸管,一脸的无所谓。
  鬼屋听别人说很好玩,还可以趁机占便宜。
  要是林深夏害怕,她可以保护他的!
  “你敢进吗?”林深夏反问道。
  “有什么不敢的?”
  “那走吧!别哭鼻子!”
  林深夏曲指刮了下她的鼻子。
  “你才是。”
  喻温文握着拳头砸着他的后背。
  林深夏笑着任她发泄,小拳头打在他的身上软绵绵的,跟挠痒痒一样。
  买
  女人的哭声突然响起。
  喻温文虎躯一震,电视剧里的“贞
  怎么他醉酒的那次就没想到占便宜呢?
  好可惜啊!那么好的一个机会!
  “夏宝。”喻温文起身,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屈膝坐在他的腿上,与他平视,好奇地问道,“是你先喜欢上我的,还是我先呢?”
  “还有,你喜欢我什么呢?”
  喻温文的手指滑到他的脖颈,不动声色地往他锁骨的方向移动。
  林深夏搂住她的腰,认真地思考着。
  他喜欢她的时候,她也正好喜欢着他。
  她就像是个小太阳,让他压抑的生活充满乐趣和温暖,逗逗她,看她笑,和她呆在一起,总会感到满足和欢乐。
  就好像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林深夏,是我先喜欢上你。”
  喻温文的指尖抚摸着他精致的锁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