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续章137 破碎虚空

续章137 破碎虚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到朱獳那奇异的狐尾摇晃着,扭动着硕大而带着坚硬滚圆感觉的臀线逃跑,刘长安并没有要阻拦它,把它吓得落荒而逃本来就是他的目的。他从空中落下,踏浪横跨半江,回到岸边,李洪芳正保持双手按住大腿,膝盖并拢的姿势,嘴唇微张,眼眸轻颤地看着他。
  
  “你搁这拉野屎呢?”尽管李洪芳没有脱裤子,但这也不是不可能,因为刘长安记得她的黑色战斗衣是可以随意卸去任何部位的,那次在东汉古墓中,李洪芳就表演了一次给他看。
  
  拉野屎这件事情,对于现在很多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是难以接受,视作没素质的丑陋行径,但在很多中老年人心中,未尝不是一种情怀,一种羁绊着童年的回忆和怀念。
  
  现在城市的环境中,随处大小便,除了体现了极差的个人素质,更重要的是污染环境。
  
  在以前的农村,可不是这样,大小便是农家肥的重要来源,而农家肥又关系着农作物生长的繁盛程度。
  
  拉野屎也不会污染环境,包括村民和家畜的排泄物在大自然的环境中只是物质循环中的一个正常环节罢了。
  
  田野村路中最常见,最引人瞩目的排泄物种类便是牛粪,大如脸盆,其次是猪粪,不大起眼的是狗屎,人的其实还是比较少见的,因为一般会隐藏在小树林里,灌木丛后,沟渠中,在田地里干活的农人,甚至会用随身携带的锄头挖个坑,拉了以后埋了,非常环保。
  
  看到李洪芳这姿势,刘长安不禁回味了一下乡村生活,满满的都是回忆和情怀。
  
  只是城市生活终究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表现,在城市生活还是更方便和舒适一些,普通人真要觉得传统乡村生活是田野花香闲暇诗意的象征,那大概是失了智。
  
  如果自身有足够的条件,生活在乡村,而不是过着乡村生活,就另当别论了。
  
  像竹君棠这种,看中某个村落,在尽量保持原貌和原汁原味的前提下,直接把村落改造成度假村,又是一种境界……这是仲卿告诉过刘长安的,竹君棠在败家这件事情上天赋异禀。
  
  刘长安从拉野屎的乡村情怀中回过身来,李洪芳已经站直了身体。
  
  “没有,我又没有吃坏肚子。”李洪芳连忙摆手,眼睛里的神采终于转变为闪亮的狂热:“刘哥,你太强了,这就是武道的巅峰吗?你是不是随时可以破碎虚空,但是不想引来九天神雷,所以现在压制了境界留在人界?”
  
  “你年纪也不小了,咋还这么中二,整天胡思乱想。”刘长安摆了摆手,“破碎虚空这种事情,非人力可为。”
  
  李洪芳眼神里的狂热依旧,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能够做他门下走狗何其幸运?李洪芳跃跃欲试,总想为他做点什么才能够满足自己那种想要为他牺牲和奉献的冲动。
  
  “那我们要跟踪朱獳,把它们一网打尽吗?”李洪芳又问道,总觉得门主冲锋陷阵,自己在后面摇旗呐喊都无限满足。
  
  或者她打前锋也可以,面对着强敌一往无前地冲上去,想到他在背后注视着自己,李洪芳就热血沸腾。
  
  “它们活下来也不容易。”刘长安更想和它们友善相处,没事让它们到实验室里来做做客,交流交流非人类生物在现代社会的生活体验和感受,“那个女子养生会所不用你调查了,你把精力集中在开店的事情上,别让周书玲太忙了,她要看店,还有两只吃货要养,又要开新店,没事还要八卦我。”
  
  李洪芳并不是因为刘长安召唤,才特地换了战斗衣的,她本来就打算今天晚上夜探那个女子养生会所,行动现在只能取消,李洪芳有点遗憾,又没有大打出手的机会了,但刘哥的话不能不听。
  
  如果不听刘哥的话,他也许会略施小惩,想到这里李洪芳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身子有点热乎乎的感觉。
  
  李洪芳赶紧驱散了脑子里胡思乱想的画面,最近这段时间梦里和平常的幻想,都有些奇怪的画面,搞得李洪芳有时候晕乎乎的,总觉得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些事情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刘哥,我和周书玲去逛街的时候,我发现她也不太懂穿着打扮,我们买了一样的内衣套装,我买的白色的,她买的黑色的。”李洪芳对周书玲的感觉还不错,以后是要作为搭档,一起管理米粉店的,互相看着很顺眼,能够让工作舒心很多。
  
  最重要的是,李洪芳和周书玲有个共同点,都觉得自己在穿衣打扮上不行,都喜欢讲一讲秦雅南特别会打扮自己,特别有气质。
  
  两个女人一起逛逛街,很能拉近关系,更何况周书玲还是李洪芳的半个老板,李洪芳自觉她真正需要负责的对象是刘长安,但表面上还是要对周书玲这个老板保持点热情的姿态。
  
  “黑白双煞吗?”刘长安漫不经心地说道。
  
  “黑白双娇。”李洪芳更正了一下刘长安的说法,这样比较浪漫的感觉,“我的白色会显得臀线和胸线更丰满,她说自己有点胖,穿黑色要显瘦一些,其实我们身材差不多。周书玲穿黑色确实好看,她说想穿给你看看。”
  
  刘长安皱眉看着李洪芳。
  
  “她是这么说的。而且她还买了黑色的大腿袜,可以搭配吊带,周书玲其实是个很有情趣的女人。”李洪芳略微有些心虚,但还是很肯定地点了点头,点头这个动作可以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她说的是实话。
  
  “你是不是有臆想症了?还是你觉得周书玲肯定和我发生了什么关系,所以你编一句她说想穿给我看看,也合情合理?”刘长安双手抱在胸前盯着李洪芳。
  
  啊!李洪芳吃了一惊,周书玲确实没有这么说过,但是李洪芳觉得周书玲肯定有这种想法,就帮周书玲说出口而已,没有想到刘哥目光如炬,这都能看出来……难道刘哥竟然没有对周书玲下手?
  
  不愧是刘哥,即便本性如龙,但依然能够坐怀不乱,恪守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规则。
  
  要知道男女之事中麻烦多多,兔子不吃窝边草更利于保持稳定和简单的人际关系,这也是很多公司单位都禁止同事之间恋爱的原因。
  
  刘哥还是英明神武的,不会轻易被欲望支配而失去理智,所以像自己这样的门人,刘哥也保持着距离,即便李洪芳对自己的身材还挺自信的,他也只是远观而不亵玩。
  
  李洪芳不得不佩服地说道:“刘哥英明,一眼就看穿了我,但是我觉得我们九州风雷剑门要壮大和发展,首先就需要扩充人手,周书玲便是非常合适的扩充对象。我看过的小说里,强大的门派都会有专门负责打理门派产业的负责人,周书玲就可以担任这样的职位。”
  
  对于九州风雷剑门,李洪芳还是很上心的,她并不是那种对权势财富利益无欲无求的人,境界没有那么高……否则怎么会去当盗墓贼?
  
  一个盗墓贼现在不想着扩张门派势力,反而表现的清心寡欲,淡薄名利了,那不是崩人设了吗?
  
  不管怎么样,李洪芳是很想辅助自己的门主做一番视野的,但是却没有想过要把他取而代之,毕竟门主才是九州风雷剑门的核心和灵魂,在这一点上,李洪芳比另外一个借口刘长安亲了她屁股,她就要取而代之的仙女要在境界上高出了不少。
  
  “如果是负责打理门派产业的职位,那基本上也是护法,长老之类的基本了,算得上门派副手。这是你一个考察期的外围弟子掺合的事?”刘长安并不打算听取李洪芳的意见,“你先帮周书玲把米粉店开起来吧,我看看你的才能。”
  
  李洪芳兴奋起来,看来门主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即便刘长安最后是嘱意周书玲管理门派资产,但也有让李洪芳给周书玲打副手的意思。
  
  从刘长安连《清明上河图》都不放在眼里的事上可以看出,九州风雷剑门隐秘的资产,一定富可敌国。
  
  夜色下的城市,灯火璀璨到最繁盛的时候,刘长安望向对面江岸,刚才湘江上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惊动了许多人,意识不到危险或者根本不觉得自己会是倒霉蛋的围观群众一窝窝地聚集起来,喧哗声隔着湘江随风入耳。
  
  刘长安并不怎么在意,现在的人类大抵都是如此,看到什么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想来想去最后都会自觉归类为假新闻假象之类的,并不会生出什么寻根究底的行动来。
  
  无非就是社交媒体上传播一阵子视频而已,过得几天就淡了。
  
  “对了,你闲着没事,帮我查一查藤原茅次郎和藤原九井的相关资料……我没有什么信息,就这两个名字,但是他们都是出身日本的古老家族,势力很大,知道这一点查起来就简单了。”刘长安再给李洪芳找了点事情做,“随便查查就可以了,他们可能有一定的危险性,你自己要注意安全第一。”
  
  “是!”李洪芳领命,刘哥就是具备领袖气质,言语间淡淡的关怀温暖而真诚,不知不觉地就会让门人更加忠心耿耿了。
  
  “去吃点夜宵吧。”刘长安想了想,吃点什么呢?
  
  “酒店最近在做户外餐饮的活动,味道还不错,种类很多。”李洪芳提议道,现在很多奢侈品牌的酒店,为了开流,甚至也在外摆起了烧烤摊,只是看起来高端上档次一些,名字也不叫烧烤摊,而是叫bbq。
  
  酒店传统的bbq,一般都是几百块钱一个人的价位,现在却是像烧烤摊一样随点随吃……郡沙排名前几的君悦酒店就这么干过,更何况李洪芳住的酒店档次还没那么高。
  
  刘长安对李洪芳住的酒店餐饮是有印象的,那次高存义宴请郡沙武道上的人,刘长安带着上官澹澹和周咚咚参加了,味道还不错的,刘长安因为关心上官澹澹和周咚咚的体重增长过快,还帮她们吃掉了一些猪肘子。
  
  “去吧。”
  
  这里距离酒店不远,李洪芳看到刘长安的鞋子打湿了,建议他先到她房间里换鞋,酒店为vip客户准备了更好的室内拖鞋,不大适合长途走路,但干燥舒适.
  
  李洪芳都没有再为自己准备更好的拖鞋,平常就穿着酒店的拖鞋也感觉很舒服。
  
  刘长安来到李洪芳的房间坐下,李洪芳先给他拿了一瓶橙汁,然后请他座下,跪在地毯上恭恭敬敬地帮刘长安脱下了鞋袜。
  
  不可避免地李洪芳碰到了刘长安的脚,只见男人的脚骨骼宽大,脚背坚实,几根脚趾头强硬有力的感觉,足跟更是饱满沉稳,肌肤却温暖细腻,李洪芳不动声色地提起他的鞋子走到衣帽间,忍不住闻了闻,然后装进了鞋袋里,放在了门口。
  
  楼层的客房服务员看到了以后,自然会拿到洗衣部将鞋子清理烘干,刘长安今天没有穿皮鞋,处理起来比较简单。
  
  李洪芳自己的白色风衣上也淋了不少湘江水,她在衣帽间里换衣服,但是并没有紧闭着门,她很放心,刘哥根本不是那种会猥琐地来偷看的人。
  
  他如果想,只会冷漠地命令她卸掉战斗衣,摆出羞耻的姿态供他享受……李洪芳琢磨着他是会这样的。
  
  李洪芳换上了和周书玲
  
  刘长安把橙汁喝完,再跟着李洪芳去吃烧烤。
  
  烧烤的位置在酒店的花园里,相比较大街小巷的烧烤摊,环境和氛围还是好许多,小花园里搭起了一个个四方四正的木架,木架两面挂着防风帘子,下面放着桌椅。
  
  每一套桌椅下面,都还有一个烧的热乎的火盆,驱散了寒意,在这样的环境中冬日里来一顿烧烤和铜锅火锅,感觉相当不错。
  
  刘长安和李洪芳相对而坐,李洪芳想要个铜锅,刘长安让她随意,他没怎么想吃火锅,但也可以陪她吃点。
  
  李洪芳点了铜锅,配菜很多,一些配菜既可以做烧烤,也可以下火锅,但是酒店比较讲究,用来烧烤和火锅是不同的料理方式,刘长安点了烧烤的黄牛肉是串串,李洪芳点的火锅用黄牛肉是腌制后裹着泡椒的样式。
  
  “门主,能够和你一起用餐,是我的荣幸。”李洪芳坐下来以后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