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声叹息.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声叹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瓷器碰撞的声音一时让季溪失了神。
  
      她甚至都没有听清云慕锦说了一些什么。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
  
      “您认为我是夏阿姨派过来的?”
  
      “是不是,我没兴趣知道,不过我想不管是她还是顾谨森心里肯定很希望你跟顾夜恒两个人能一直交往下去,甚至会希望你能把顾夜恒完全迷住,目前来看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
  
      “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不懂,那我就说得更简单一些。我是不会让你进顾家的大门的,也就是说我不会让你成为我的儿媳妇。”
  
      “但是我不会反对你跟顾夜恒两个人交往,因为现在你们是热恋期,我反对的越激烈顾夜恒的反抗也越激烈。我听章萍说顾夜恒跟老爷子说过,如果大家拿恒兴的继承权来压他跟你分手,那他就放弃掉恒兴的继承权。”
  
      季溪皱了一下眉,她没有想到顾夜恒会为了她连恒兴的继承权都不要。
  
      她有些感动。
  
      “你是不是很感动?”云慕锦问她。
  
      季溪点点头,“我没有想过他愿意为我放弃所有。”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当着他的面给你见面礼的原因,我不想让他冲动,我想如果你真心爱他,也不会希望他这么冲动。”
  
      “是的。”季溪回答道,“我从没有想过让他为我放弃什么,而且从一开始我跟他在一起也只是我的随兴为之,我并没有想过要您跟顾老爷子接纳我,顾夜恒说喜欢我,而我也很喜欢他,仅此而已。”
  
      “但我并不相信你。”云慕锦看着季溪,“因为女人都口是心非的的,想当年夏月荷跟我说她只想要一个安定的生活,还说她会带着孩子一直生活在安城,不会踏进帝都一步,可结果呢,顾谨森现在不就在帝都吗,还顺利地进入了恒兴总部。所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也许……”她冷笑一声,“过两个月你会挺着个大肚子跑到我面前来说怀了他的孩子,让我成全你。”
  
      季溪没说话,而是偷偷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下三滥的女人太会用下三滥的手段了,我云慕锦活了这么久什么事都见到过,所以我从不相信你们这种女孩子的鬼话。”
  
      “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也不能剖开自己的内心让您看。”季溪不想再聊了,她站了起来,“如果您不想让顾夜恒娶我,那请您好好去劝顾夜恒,我这个人也挺讨厌别人拿我当道具演戏。”
  
      说完,她把盒子推到云慕锦面前,转身准备走。
  
      “你这是在跟我叫板?”
  
      “并不是,我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感受,您是顾夜恒的母亲而顾夜恒现在是我爱的男人,我内心深处是尊敬您的,但是如果您不喜欢我,我也不会讨好您,因为讨好只会让您觉得我更下贱。”
  
      季溪说完,再次想走。
  
      云慕锦的声音再次响起,“季溪小姐,我希望你跟你的话一样有骨气,不要真的被我说中,所以跟我儿子在一起的时候做好措施,别大了肚子让我耻笑。”
  
      “您放心,就算怀了我自己一个人养。”
  
      “学夏月荷,忍辱负重?”云慕锦的声音更冷,“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要是被我知道你怀上了,我会想办法让这个孩子化成一摊水。”
  
      季溪回头就看到云慕锦那双阴郁的眼睛。
  
      她也站了起来,拿过包走到季溪身边,继续说道,“老公我管不住,儿子我拼死也会管住,我绝对不允许让一个不堪的女人怀上我儿子的血脉,因为那对于我来说是奇耻大辱,所以谈恋爱可以,结婚生子就别痴心妄想了。”
  
      说完,她率先一步离开了咖啡厅。
  
      季溪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最后她把桌上的盒子拿了起来。
  
      顾夜恒说得很对,云慕锦确实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这时她的耳边又响起夏月荷跟她说的话,“我怀上孩子的那一天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难道我的噩梦也要开始了吗?
  
      季溪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
  
      如果真得怀上了,这可是她生命中第一个孩子,就算是拼了命她也要把他/她保住。
  
      顾夜恒走到季溪面前,小声问她,“我妈先走了?”
  
      “嗯,说是有事先回去了。”
  
      顾夜恒的目光落到季溪手上的盒子上,“东西喜欢吗?”
  
      “喜欢。”
  
      顾夜恒把她拉到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她很快就走了,如果她跟你说了一些什么,不要在意。”
  
      “你怎么知道你妈妈会跟我说些什么?”
  
      “她是我妈,我当然了解她,突然之间送见面礼肯定是听到了什么。”
  
      “是的,她知道我认识夏月荷。”
  
      “她是不是怀疑你是夏月荷派来迷惑我的苏妲己?”
  
      季溪扑哧一声笑了,“阿姨倒没有这么想,因为你也不是昏君。”
  
      “说的也是。”顾夜恒也笑了。
  
      事后,顾夜恒没有问自己母亲跟季溪后面谈话的细节,他想情况也无外乎那么几种,而他该跟季溪打的预防针也全都打了,问多了,季溪可能会觉得他不太信任她。
  
      因为晚上要团年,顾夜恒开车把季溪送回到她的住处后又回到了顾家宅子里。
  
      下午,孤儿院包饺子,季溪开着视频看着秋果儿还有邝院长和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一起忙活,她感觉自己也身处其中。
  
      这一刻她发现钱有的时候并不那么重要,顾家这么有钱,可是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并不见得心是齐的。
  
      孤儿院的这些孩子们,虽然他们每天都在为生计发愁,可是他们的心在一起所以他们是快乐的。
  
      所以,她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过她要认真想一想。
  
      是学夏月荷为顾夜恒生下孩子,然后静静地等着顾家人接纳她,还是打掉这个孩子,更加硬气地跟顾夜恒在一起?
  
      打掉这个孩子?
  
      季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如果这里面真有一个小生命,她怎么舍得。
  
      她可是发誓要做一个好妈妈的。
  
      “再去测一次!”季溪奔出了卫生间。
  
      依然又是两条杠。
  
      季溪的心情更为复杂了,她把试纸扔进了垃圾桶,想了想她把垃圾收了拎着它出了门。
  
      在小区楼下的垃圾回收处,她看到了正往单位楼的顾谨森。
  
      “谨森哥,这么早就吃完团年饭了吗?”她问他。
  
      顾谨森笑了笑,“没有,我是被人给撵出来的,因为我不配。”他说这话时目光朝远处看了一眼。
  
      季溪知道他这是在掩饰内心的悲伤。
  
      “谁撵的?”季溪问。
  
      “怎么称呼呢,我父亲的前妻。”
  
      “老爷子没说什么吗?”
  
      “自然不是当着爷爷的面撵的,爷爷跟哥在书房下棋。算了,不说这些了,大过年的餐厅都关门了,我得想办法弄点吃的。”
  
      顾谨森说着往单元楼走去,背影有些凄凉。
  
      季溪于心不忍,她上前喊住了他。
  
      “谨森哥,要不跟我一起团年吧,我等一下要包饺子。”
  
      “我哥不是要来吗,你跟我团了年,他呢?”
  
      “他有家,我们……没有家,他应该不会怪我们的!”季溪上前拉住了顾谨森的手。
  
      顾谨森回身抱住了她。
  
      季溪的脖颈处有一股热流滴下,她知道这是顾谨森的眼泪。
  
      这一刻她才发现面前的这个总是微笑的男人其实也很脆弱。
  
      她只能在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喜欢逢场作戏请大家收藏:()逢场作戏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