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声叹息.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声叹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季溪一连用了三个试纸结果都是一样,鲜红的两条线。
  
      她把三个试纸放大桌上,不敢相信地盯着它们看,怎么会显示怀孕了呢?
  
      她跟顾夜恒也就只有一次无措施交流,还是在例假完后的第一天。
  
      不是说例假前后是安全期吗?
  
      一定是这些试纸过期了,或是不太准确。
  
      季溪把试纸全数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窝在床上想心思。
  
      她是很想要一个孩子,但仅仅是收养一个,还没有想到自己生一个。
  
      当然,如果结了婚她也想自己生,可是现在她还没结婚。
  
      以前跟顾夜恒时担心怀上她是如履薄冰,开始总是偷偷吃事后药,后来听说那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她又改成吃避孕药。
  
      跟叶枫在一起时,就换了避孕措施,现在又跟顾夜恒在一起她以为双管其下的效果应该没事。
  
      没想到,却出了事。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顾夜恒?
  
      季溪决定暂时不要说这件事,因为是不是真怀上了还说不准,也许是虚惊一场,告诉了顾夜恒,这事要是传到顾家老爷子或是云慕锦耳朵里,还以为她想奉子成婚。
  
      现在一切都不明朗,她要是怀了孕反而让人觉得她居心叵测。
  
      季溪从床上起来,准备给自己做早饭,这时顾夜恒的电话打了过来。
  
      “起床了吗?”他问。
  
      “早起来了。”季溪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十分愉悦,她问他,“你呢,不会还赖在床上吧?”
  
      顾夜恒在笑,“怎么可能,我想赖床我的生物钟也不允许。刚才顾谨森过来了,大家一起吃了早饭,顾谨森在餐桌上提到你,说你一个人在帝都还问我今天会不会过去陪你。”
  
      又是顾谨森!
  
      顾夜恒说道,“我知道他是故意当着爷爷跟我妈的面说这些的,他想知道我的态度。”
  
      “谨森哥好像挺喜欢多管闲事的。”季溪有些无奈,但是又有些感动。
  
      因为有些事不是没人说就不存在。
  
      总要有一个人去捅破这层纸。
  
      当然,她可以跟顾夜恒谈两年或是三年的恋爱,但是……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现在好像不能等了。
  
      可不可以,确实需要一个答案。
  
      “中午的时候你有时间出来一下吗?”顾夜恒问,“我妈说想见见你。”
  
      “中午?”季溪没想到云慕锦会要见她,还是在大年三十的正中午。
  
      顾夜恒以为季溪不愿意,他说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更何况你还不是一个漂亮的媳妇,不要紧的,我在场。”
  
      “我不是害怕,只是没想到你妈妈会主动要求来见我,你把你妈妈说的那么可怕,我以为她根本就不屑于见我这个人。”
  
      其实顾夜恒也感到意外,这次云慕锦回国后绝口不在他面前提季溪的事情,那怕她打电话过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季溪这里时,云慕锦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仿佛在她哪里季溪是个透明人的。
  
      顾夜恒想这可能就是他妈妈云慕锦轻视季溪的方式,她连季溪这个人的存在都不会承认。
  
      云慕锦的这种做法一开始让顾夜恒很生气,但是后来他一想如果他生气,反而失了他的理智。
  
      后来他也学云慕锦,直接忽视她忽视季溪的这种作法,仿佛他跟季溪的交往跟她这个母亲没有任何关系。
  
      她是她,他是他。
  
      而且他从不想让季溪融入他的这个家庭,大年三十让季溪到家里一起吃年夜饭也只不过是想让季溪知道他心里有她。
  
      仅此而已。
  
      中午,顾夜恒开车过来接季溪,然后告诉她跟母亲见面的地点约在一家全年无休的咖啡店。
  
      在这家咖啡店里,季溪第一次见到顾夜恒的母亲——云慕锦。
  
      不得不说云慕锦是一个不容易让人忘记的大美人,她的这种美是外放的,如冷艳的玫瑰,还带着少许的刺。
  
      跟云慕锦相比,夏月荷就轻淡的多,也亲和的多。
  
      “这是季溪,”顾夜恒牵着季溪的手给云慕锦介绍,然后又给季溪介绍云慕锦,“这是我妈云慕锦女士。”
  
      “云阿姨好!”季溪得体地问候了一声。
  
      她也是有备而来,所以并没有流露出慌张的情绪。
  
      两个人坐到云慕锦的对面。
  
      云慕锦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抿了抿涂着艳丽口红的嘴角笑着对顾夜恒和季溪说道,“既然来了就点喝的吧,这家咖啡店的咖啡虽然不是现磨的,但也能喝。”
  
      “我要一杯温水就行了。”季溪对顾夜恒讲。
  
      顾夜恒招手喊来服务人员,要了一杯温开水和红茶。
  
      茶水送过来,季溪喝了一口。
  
      这时云慕锦说话了,“果然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儿,怪不得我们家夜恒会这么喜欢你!”
  
      说着,她掀起眼皮笑盈盈地看着季溪。
  
      季溪道了一声谢谢,也客气地说了一句,“云阿姨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夜恒哥长得像阿姨您。”
  
      “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夜恒的父亲年轻时也很帅,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上赶着往他身上扑。”
  
      季溪笑笑,又喝了一口水。
  
      顾夜恒在旁边说道,“妈,你究竟想说什么,是想说您的故事还是爸爸的故事?”
  
      “我来自然是想听你们的故事。”云慕锦靠在沙发上,目光从顾夜恒身上移到季溪身上,“我听说这位季小姐是安城人。”
  
      “是的,我是安城人。”季溪回答。
  
      “不仅是安城人,还跟夏月荷认识,是吗?”
  
      “是的。”
  
      “这只是巧合。”顾夜恒说道,“要不是上个月顾谨森说起,季溪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小时候会在一栋楼里生活过。”
  
      “瞧,这世界还真是小。”云慕锦又喝了一口咖啡,“这足以证明你们是有缘分的。”
  
      她继续说道,“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信就是相信缘分,所以我并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她说到这里从身边拿过手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推到季溪面前。
  
      季溪正诧异,顾夜恒却伸手拿过了盒子,打开看了一眼。
  
      盒子里装着的是一个手镯。
  
      “这是什么意思?”他盖上盒子,看向自己的母亲。
  
      “见面礼呀!”云慕锦朝季溪示意了一下,“这是给季溪的,免得你觉得妈妈对你的女朋友不重视。”
  
      顾夜恒歪了一下头,给季溪见面礼?这完全不像是他这位母亲的行事风格,先不说她本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季溪跟夏月荷认识这一条信息,云慕锦就不会笑着给季溪见面礼。
  
      不过,她给了,还是笑着给的,这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
  
      顾夜恒没有深究,他把盒子递给季溪,柔声对她说道,“长辈给的,你就收下。”
  
      “谢谢云阿姨!”季溪把盒子接了过来。
  
      其实季溪心里也在泛嘀咕,不过这个嘀咕也就微微浮现了一下,很快就被季溪给压了下去,既然云慕锦给了她就当这份见面礼是对方真心想给的。
  
      她真心想给,那她就真心的收下。
  
      这时,顾夜恒的手机响了,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他起身跟季溪说了一声打电话,就拿着手机出了咖啡厅。
  
      空调温度正好的咖啡厅现在只剩下季溪跟云慕锦两个人,云慕锦似乎是算准了顾夜恒这个时候会去接电话,他一走她就把脸上的笑收了起来。
  
      “季溪小姐。”她说道,“我请你不要误会,我给你见面礼只是做给我儿子看的,并不是真心要接纳你。”
  
      “原来是做戏呀!”季溪把手里的盒子放到了咖啡桌上,笑着问云慕锦,“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不想让夏月荷的诡计得逞。”云慕锦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慢慢地把咖啡杯放到托碟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