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废后将军 > 第130章 立储

第130章 立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立储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等到年底的时候,郑褚已经习惯了在家里见到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包括各种毒蛇泡的酒。因着左苍狼不喜欢蛇,慕容宣把所有捕到的蛇都搬到他的石屋来了。       这一天,天气格外冷。郑褚坐在火炉旁边,烫了一壶酒,煮了几块肉。正要动筷子,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不多时,一个小脑袋探进来,看见他在,忙推门进来。       郑褚连叹气都懒得了,这小子真是太烦人。慕容宣得意地举了举手里的半只羊,说:“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郑褚不理他,他拿筷子在锅里搅了搅,说:“你怎么不给我煮点?”郑褚自顾自喝酒,他自己把羊肉洗干净,直接拿他的斧子砍成几块,丢到锅里。郑褚突然问:“周信他们,手握重兵,你为什么不拜他为师?”       慕容宣认真地想了想,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你离得近吧。”       郑褚气——合着你来找老子就是因为老子离得近?他怒目而视,慕容宣笑得打滚:“周叔叔怎么能跟你比?你打过多少战?是真正的百战将军!”       “哼。”郑褚冷哼,却觉得心里舒坦,又喝了一口酒。       慕容宣趁机趴到他背上,抱住他脖子,在他耳边念:“拜我为师……哦哦,收我为徒吧收我为徒吧……”       一遍又一遍,念经一样。郑褚终于忍不住,挟了几块肉给他,只想塞住那张嘴。       此时,左苍狼一个人站在安阳洲的河岸边。天真是冷,河面已经封冻。枯草连天,她裹紧了身上的裘衣,手炉都没有一丝热气。不知道等了多久,身后有人说:“这么早就到了?”       左苍狼转过身,只见身后的藏歌僧衣芒鞋,竟是出家人打扮。她微怔,说:“出家了啊?”       藏歌淡淡应了一声,问:“过得如何?”       左苍狼笑笑,说:“如君所见。阿绯姑娘怎么样了?”       藏歌说:“当时……幸得袁戏、王楠等人所助,我们得以逃出大燕。她现在也很好,行医济世。只是语言不通,有些不便。”       左苍狼说:“以她的聪慧,想来这不是问题。”       藏歌问:“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左苍狼说:“一定要站在这里说话吗?我好冷。”       藏歌说:“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临近边境,没有人拦得住。”       左苍狼说:“我在此间,还有一些事情未了,暂时不能离开。”       藏歌说:“我想也是。”       话落,他挽起她的胳膊,身形一晃,已经掠出很远,再一带,将她留在酒肆前。左苍狼定睛看去,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只剩风雪。       此时,晋阳城,王允昭拉住太医令程瀚,一脸焦急:“陛下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瀚也很苦恼,说:“观其脉象,只是气血虚弱,但是并不见其他症状。这病……”       王允昭说:“难道程大人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程瀚说:“中常侍,如今以我之见,只见找到姜杏。他的医术胜我十倍,想来或许会有办法。”       王允昭也是束手无策,只得命人搜寻姜杏。可是那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若是不肯出现,又岂是说找就能找到的?这时候方又想起杨涟亭,不由连连叹气。       班扬陪在慕容炎身边,服侍他喝药,慕容炎将药盏推开,说:“让王允昭把奏折搬入殿中。”       班扬说:“可陛下还病着……”       慕容炎说:“去!”       班扬于是去找王允昭,王允昭想了想,只抱了十余本进来。慕容炎随手一翻,只找到安阳洲递来的折子。他缓缓打开,上面是慕容宣尚带稚嫩的字迹。       依旧是向他问安,然后谈及安阳洲的民生情况。他就握着这本奏折,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班扬便有些明白,那些奏折中,他其实只是想看这一本而已。       她起身出去,正好遇到守在外间的王允昭。王允昭说:“陛下没发火吧?”       班扬说:“王总管做事总都可着陛下心意,他怎么会发火呢。”       王允昭点点头,班扬突然问:“陛下……既然一直心心念念,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王允昭深深叹气,说:“若不是病情沉重,他又怎会允许左少君远离晋阳如此之久?这么多年,或许旁人都觉得他留住那个人,只是为了削她兵权,可其实……也许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原因吧。”       班扬说:“我不明白,陛下龙体欠安,难道不应该命他最在意的人陪伴左右吗?”       王允昭说:“他这样的人,一惯最是要强的。岂容她亲见自己病容?”       班扬便有些明白了,说:“也是可怜人。”       王允昭看了她一眼,她赶紧吐吐舌头,倒是没再说下去。       栖凤宫里,姜碧兰问可晴:“陛下那边,你也没去看过?”       可晴抱着四皇子慕容羽,说:“听说陛下病重,最近除了传召,谁也不许过去。他身边,一直是班扬在侍候。”       姜碧兰说:“陛下这几年,身子大不如前了。”可晴说:“是否让殿下们……过去请安呢?”       姜碧兰想了想,说:“泽儿倒是经常过去,陛下每每见了,总是考较些诗书史学,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思。”       可晴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说:“娘娘不用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大殿下毕竟是嫡长子。陛下当然对他更器重一些。”       姜碧兰摇头,说:“事到如今,本宫已经是什么都不敢信了。”       可晴见她心灰意冷,不由说:“听说,三殿下在边城名声极好,还挖了一条河。”       姜碧兰说:“什么三殿下的名声,他不过一个小孩子,乳臭未干,哪来这样的谋算?还不是左苍狼帮衬。且人力、物力,难道还有自己出钱的道理?沽名钓誉而已。”       可晴说:“娘娘,恕我直言,三殿下跟大殿下,年纪可相差不多。现在陛下身子越来越差,若是到了时候……只怕左苍狼会心怀不轨。她跟军中素来亲厚,现在又跟三殿下远在西北,您鞭长莫及、难以控制。那三殿下生母,之前本是一低贱宫女,娘娘总不至于眼看着他夺了大位去吧?”       姜碧兰说:“他如今离晋阳如此远,宫中的事,就算耳目再众,也无法及时传递。如果陛下真有什么事,等她赶回来,必然为时已晚。本宫觉得,慕容宣不足为虑。”       可晴说:“可是以陛下对左苍狼的纵容,难免不会为她考虑。”       姜碧兰微蹙了眉头,这倒是说中了她的心思。现在慕容宣看上去比宫里几位皇子都有作为,又最早封了王。如果慕容炎真是存心偏袒,只怕也是说不清。       可晴又说:“再说,陛下如今身子不好,却一直尚未立储。大殿下是正宫嫡出,又是陛下的长子。按理陛下早该立他为太子才是。可是一直拖延,难免让人多想。”       姜碧兰叹了口气,说:“就算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       可晴问:“娘娘难道真的不打算多作准备吗?”       姜碧兰说:“你的意思……”       可晴说:“姜老大人虽然离世,但朝中还有不少故旧。而且甘大人……毫无倚仗,左苍狼对他又素无好感。如果陛下有什么事,他应该是最不想左苍狼得势的人了。毕竟三殿下一旦登基,朝政便操控在左苍狼手中。她肯定会任用达奚琴为相。到时候哪里还有甘孝儒的余地呢?”       姜碧兰说:“你倒是想得周到。”       可晴说:“不过是替娘娘思虑而已,毕竟现在可晴在宫中,唯一能倚靠的,也只有娘娘和两位殿下了。”       姜碧兰伸手逗了逗她怀里的四皇子,说:“但愿如此。”       可晴也低头看了一眼慕容羽,羽,慕容炎给他起这样一个名字,到底是嘲讽他微不足道,还是希望他无官一身轻,作个富贵闲人?他从未对自己的孩子寄予什么厚望。再想到芝彤已是妃位,心里莫名就如油煎火灼一般。       而此时,御书房,慕容炎喝过药,看着王允昭说:“现在,孤身体不适,而储君未立,朝中难免人心不稳。”       王允昭明白他的意思,说:“陛下只是偶感风寒,过几天便可康复,储君之事,何必急在一时?”       慕容炎说:“召薜成景、甘孝儒、达奚琴、乐羊洵……前来见孤。”       王允昭终于道:“是。”       没过多久,安阳洲,左苍狼收到达奚琴秘密送来的消息——慕容炎立长子慕容泽为太子。       接到朝廷送来的公文之后,芝彤反而松了一口气,劝左苍狼:“如今储君已定,我们若能一直安然呆在安阳洲,也是上天赐予的福份。”       左苍狼说:“芝彤,从陛下把宣儿送到我手中那一刻开始,他与你,就不可能有安然二字。”       芝彤怔住。       而此时,慕容炎似乎真的已经决定培养新君,朝中议事之时,他总是让慕容泽陪同,并经常询问他意见。       慕容泽年纪也轻,但毕竟开蒙早,耳濡目染,慢慢也学着处理一些朝中琐事。朝中薜成景年势已高,尚未卸职,只是因为慕容炎需要这样德高望重的老臣主事。       但其实丞相事务,已经多由甘孝儒、达奚琴、乐羊洵分担。甘孝儒知道薜成景坚持不了多久了,他更关心左相之职会落在谁手里。       按理,达奚琴毕竟是降臣,以慕容炎的性格,不会任令其为相。乐羊洵嘛,资历又比不上他。他迁任左相,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如果慕容炎故去,储君继位,就难说了。       现在最有可能继位的皇子,当然是慕容泽。慕容炎亲立的太子,中宫王后所出的嫡长子。不过暗里,慕容宣也不一样。他需要在这时候择一个立场。       左苍狼跟达奚琴非常亲近,一旦慕容宣继位,达奚琴一定会受重用。他能不能保住右相之位都难说。       可是姜碧兰,随着姜散宜被处死,她身边没有多少亲信。两个兄长虽然只是流放,但万万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如此,要怎么选择,也就一目了然了。       慕容宣从郑褚那里回来,正好听到这消息。左苍狼说:“陛下立了大殿下为太子,你怎么看?”       慕容宣说:“皇兄毕竟是嫡长子,父王立他为太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左苍狼点头,说:“你就不担心吗?”       慕容宣看她,问:“阿左想我去争皇位,是吗?”       左苍狼说:“我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       慕容宣说:“我觉得我作皇帝比皇兄当皇帝好。”       左苍狼失笑:“还要脸不要了!”       慕容宣一脸认真,说:“我作皇帝,他们都有活路。他作皇帝,我却不会有。母后……厌恶你,一旦掌权,你会很危险的。”左苍狼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眸子清可见底。他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这块料,但是我会努力试试的。”       左苍狼说:“嗯。”       她走之后,芝彤一脸担忧,说:“母妃真的不愿意你回到宫里,跟王后、太子他们争权夺势。有时候母妃想,我们三个人就这么在安阳洲,一直这样无忧无虑地住下去,多好。”       慕容宣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说:“母妃的心思,儿臣明白。不过父王尚在,您不用忧虑。”       芝彤叹了一口气,说:“母妃知道将军的想法,也明白目前的形势,只是又怎么能不担心呢。”       慕容宣蹲下,慢慢倚在她膝上。       待安阳洲慢慢繁华之时,搬过来的人家,除了之前的牧民之外,又多了很多商人、农民。一些酒肆、茶楼、买卖市场都开始陆续出现。左苍狼是不擅于管理这些的,慕容宣只有跟着当地的大儒一起管理。       这里地处边陲,驼队开始在此处落脚,见此水草丰美,不由多留几天。渐渐的,安阳洲如果沙漠上的明珠,开始远近驰名。郑褚终于偶尔过来。慕容宣跟他学武,他闲着无事,也教了一批民兵,成为民兵的团练教头。因着安阳洲的百姓只是闲着练练拳脚,就连周卓也不太在意。       然而郑褚毕竟曾是有名的将军,百姓还是非常信赖,再说又不收钱。别说小泉山了,就连宿邺城都有许多百姓都将孩子送来习武。       郑褚将这支杂兵慢慢养起来,最后安阳洲几乎全民皆兵。沙匪、外邦再骚扰边境时,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一日,宫里突然来人传旨,称慕容炎病重。令慕容宣和左苍狼立刻返回宫中。       慕容宣接到旨意,转头看左苍狼。左苍狼检视过圣旨,见上面有中常侍、左丞相合盖的印章,这才点头,说:“回去吧。”       两个人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晋阳城,王允昭神色焦急,左苍狼问:“王总管这是怎么了?”       王允昭说:“将军!陛下不见了!方才他还在榻上,这不一个转身的功夫……”宫里的侍卫已经在四处找寻,左苍狼问:“陛下真的病了?”       王允昭说:“我的将军,这还能有假?已有两日不曾进食了。”       左苍狼走到榻边看了一眼,但见床褥并不凌乱,不像发生过打斗。以慕容炎的身手和性情,恐怕就算是只剩一口气,也绝不会毫无还手之力。       她说:“总管不必心焦,我去找找。”       说完,径自出了寝宫,一路向北,行不多时,竟然来到彰文殿前。这里自容婕妤死后就再没宫妃入住。慕容炎登基之后,这里虽然有人照管,却仍然幽深清冷。       那门窗紧闭,像是没有入口。       左苍狼慢慢走近,伸手推开雕花的木门,阳光破开久积的清寒。她举步入内,想要出声,但是久无人住的宫苑,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只有她孤身一人的世界,仿佛连声音都被冻结。       她打量这旧日宠妃的居所,触目之处,还可见当年的华美。明明没有什么前尘旧事,却忍不住感慨万千。       越往里走,光线越微弱,左苍狼撩起紫色的珠帘,隐隐约约,看见暗红的古董架旁边,有一人倚墙而坐。她慢慢上前,只见慕容炎蜷缩在角落里,像个婴儿。       “陛下?”她轻声唤他,他慢慢抬头,许久,向她伸出手。左苍狼于是走近,蹲下。他的手穿过她的长发,慢慢将她揽过来,说:“你回来了?”没等她回答,又轻声呢喃:“或者,又是一场梦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