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废后将军 > 第129章 师父

第129章 师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九章:师父       虽然看着一片沙漠变成小绿洲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但这却是非常漫长的过程。日子无限重复,并不符合小孩子眼中的杀伐峥嵘。慕容宣躺在刚刚长出嫩尖的草地上,和左苍狼一样双手枕着头,仰望蓝天,说:“我以为你带我和母妃来打仗呢,没想到是过来种树、放羊、养鱼。”       他身子开始抽条,躺在草地上,显得瘦而纤长。左苍狼说:“无聊吗?”       慕容宣想了想,说:“有一点。不过有时候还是满有意思的。”       左苍狼说:“那你比我强。”慕容宣不解地看她,她说:“我以前种树喂猪的时候,从没有一刻这样觉得。”       慕容宣有了兴趣,问:“你以前就种过树、养过猪?”       左苍狼说:“嗯,那时候跟温帅、袁戏、诸葛锦他们……”她兴奋地提起旧事,突然发觉,那些恍如昨日的画面,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       她陷入沉思,旁边慕容宣说:“这里应该有个名字。”以前这里一片荒凉,并没有名字。左苍狼说:“既然陛下把这里分封给殿下,名字当然也是殿下取了!”       慕容宣一脸慎重,但是想了半天,苦恼地说:“你就不能帮着想想?”       左苍狼说:“小泉山旁边分安县和阳城,如果殿下不介意,这里索性便叫安阳洲好了。”       慕容宣说:“安阳洲?也行吧。”他跳起来,说:“从此以后,我就是安阳王了!”       左苍狼笑得不行,然而慕容宣回到驿馆,真的命人传书给慕容炎,要作安阳王。个把月之后,慕容炎传回御旨,竟是同意了。不但封他为安阳王,还给了其母芝彤一个妃位。       左苍狼笑着说:“恭喜娘娘了。边城辛苦,娘娘可有回宫的想法吗?”       芝彤说:“将军说的是什么话。既然陛下将安阳封给殿下,奴婢当然愿意留在安阳,陪伴将军和殿下。”       左苍狼握了她的手,说:“别再称奴婢,芝彤,此处虽然略胜边城,然而终究是弹丸之地,非久恋之家。”       芝彤终于望定她,说:“将军的意思是……”       左苍狼拍拍她的肩,她急道:“可是陛下膝下,毕竟是有正宫嫡出的长子啊。他虽然对宣儿也好,但那全是……”全是看在左苍狼的面子上,她不敢多。       左苍狼说:“这些事,你不必烦恼。”       芝彤犹豫再三,终于说:“可是将军,奴婢目光短浅,却觉得留在此地也不失为平和安宁之事。何必非要回宫,去经历那些九死一生的凶险呢?”       左苍狼说:“因为身在逆潮之中,没得选择。”       芝彤不再说话了。       夜里,慕容宣吃完东西,左苍狼说:“走,带安阳王去个地方。”       慕容宣一脸兴奋:“去哪?”       左苍狼牵了他出来,让一个农夫驾车,一路来到小泉山。月色如霜,两个人一路上山,爬了一个时辰才到山腰。慕容宣这些年身体非常好,一路爬山还能一路搀扶她。       前面是一间石屋,慕容宣好奇:“我们是来找人吗?谁在这里?”       左苍狼说:“这个人姓郑,名郑褚。是大燕曾经有名的将军之一。”       慕容宣眼睛一亮,说:“我知道,玉喉关一战,袁将军战败之后,他便请求告老还乡。咦,他怎么会在这里?”       左苍狼说:“因为这里远离皇城,清静。”       慕容宣说:“我听人说,他之所以退隐,是因为对父王不满。”       左苍狼转头看他,异常严肃,说:“是的。”       慕容宣不料她会这样直接,问:“那我们到这里,不怕被他发生吗?”       左苍狼蹲在他面前,他注视她的眼睛,忽然明白了,说:“阿左是想让我拢络他?”       左苍狼说:“可以这么说,但是如果真心对人,不应该叫拢络。我希望你能拜他为师,跟他学武。而且安阳虽小,等到日后也需要卫兵,他可以帮你练兵。”       慕容宣说:“可是如果他对父王不满,为什么会帮我?”       左苍狼说:“这只能看你了。殿下,三分天定、七分人为。关键不在于他为什么帮你,而在于你凭什么,能得他们性命相托。这里,我不能陪你进去,后面很多地方,都需要你自己去走。但我只能说,这对你非常重要。”       慕容宣看了一眼石屋,顿时觉得里面像有什么怪兽。他毕竟是小,平时身边有左苍狼出谋划策,难免便依赖她一些。左苍狼看着他的眼睛,问:“想好了吗?”       他说:“他不会杀我吧?”       左苍狼说:“不会,将军刀下,不斩老幼。”       慕容宣深吸一口气,说:“我去了。你别骗我啊。”       左苍狼说:“嗯。”他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说:“要是我真被他杀了,你和母妃离开的时候,不管去哪儿,一定要把我带走啊。”       左苍狼失笑,说:“嗯。”       他终于向石屋走去,初时脚步犹豫,但是没几步,就镇定下来。       郑褚本来睡着,但外面敲门声一响,他就醒了——多年营中的警觉,即使是如今,也终是改不了了。他沉声问:“谁?”       慕容宣说:“郑诸将军吗?请开门。”       郑褚闻言,心中一惊,不知不觉已经握了斧头在手,他走到门边,问:“什么人?”       慕容宣站在门口,他拉开门,见外面站了一个半大孩子,顿时有些犹疑:“你是谁?”       慕容宣郑重地对他一拜,说:“我是当今陛下的三皇子,慕容宣。特来拜访将军。”       郑褚微怔,然后立刻便十分厌恶,这些皇子,这样小小的年纪,已经学会拉拢人心。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那一个皇位?他说:“殿下深夜到访,是有什么事吗?”       慕容宣看见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经心生恶感。虽然小孩子的自尊有点受损,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说:“将军,听闻将军武艺高强,我想拜将军为师。请将军万勿推辞。”       说完就准备下跪,郑褚伸手拦住他,冷淡地道:“殿下言重了,粗浅武艺,难登大雅之堂,殿下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慕容宣碰了一鼻子灰,央央不乐地回到左苍狼身边。左苍狼忍着笑,问:“怎么,不高兴了?”       他仰起脸,仿佛向谁示威似地说:“哪有?我以为他会杀我呢,原来只是凶一点。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左苍狼失笑,说:“可是他好像拒绝了殿下。”       慕容宣说:“谁怕他!他一天不答应,我就天天来烦他。然后派人看住他,不许他跑。他肯定会答应的!”       左苍狼说:“但愿吧。”       慕容宣一直回到驿馆,还有些闷闷不乐,芝彤看出来了,问他:“殿下这是怎么了?”       慕容宣气鼓鼓地说:“不就是那个郑褚吗?我想拜他为师,他居然不答应。还当着我的面把门给摔上了!”芝彤失笑,为他洗脸,说:“听说郑褚和将军曾是多年袍泽,两个人一定交情不浅。你要不求求将军……”       慕容宣说:“我才不要!靠阿左的原因让他收我为徒,算什么好汉?”       芝彤说:“好吧好吧,是母妃看扁我儿了。”       果然从第二天开始,慕容宣就每天早早起床,第一时间跑步去往小泉山,拜访郑褚。郑褚对他厌恶至极,他也不在乎,有时候狗腿地带上自己打的猎物,有时候帮他挑点水。       有时候郑褚不理他,上山打猎,他也会气,贼兮兮地跟在其后,遇到猎物就大声喊叫,将之惊走。气得郑褚吹胡子瞪眼。       左苍狼最先还跟着他去往小泉山,慢慢地就不跟了。       后来某一天,慕容宣又跟着郑褚入山,郑褚走了很久,他累了,说:“我累了,你背我一会好不好?”       郑褚不理他,继续往前走,慕容宣说:“我真走不动了,那我在这里等你啊。”       郑褚听若未闻,他却真的爬到树上,闭上眼睛睡着了。郑褚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下意识看了一眼树上。见那猴子似的三殿下还睡着,他想走,但是想了想,鬼使神差地,又把他抱下来,一手扛着猎物,一肩扛着他,下山去。       慕容宣的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看了他一眼,赶紧又闭上。郑褚将这些小把戏看在眼里。       小孩子真是最邪恶的东西,想来当时雪盏大师也是这样踏入陷井吧。他心里一沉,将慕容宣往地上一放,扬长而去。慕容宣气得跳脚怒骂,骂完,又赶紧追上去,媚笑着抱着他的腿,一口一个师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