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废后将军 > 第125章 伴虎

第125章 伴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章:伴虎       搜查一直持续到夜晚时分,慕容泽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他走到慕容炎面前,伸出小小的手握住他的一根手指。慕容炎低下头,他揉了揉眼睛,说:“父王,儿臣困了。”       慕容炎说:“把皇子们带回宫里。”       有奶娘过来抱了慕容泽和慕容兑,慕容宣坐在左苍狼的椅子上,左苍狼说:“三殿下也回去吧,我让芝彤过来接。”       慕容宣说:“你不回去吗?”       左苍狼说:“我还不能回去。”       慕容宣说:“我也不回去,”他跑到慕容炎身边,扯着他的衣角坐下,说:“我等父王抓凶手!”       他那么小小的、粉嫩的一团,慕容炎随手把他拎起来,放到自己椅子上。等了不多时,薜东亭终于跑来道:“陛下,一个传菜的宫女受刑不过,招供了。”       慕容炎让慕容宣枕着他的腿,说:“那就当着诸位大人的面说出来吧,是受谁指使?”       薜成景犹豫了半晌,转头看向左苍狼,说:“宫人说……是受左将军指使。”左苍狼微怔,薜成景就要上前,左苍狼轻轻地摇头,薜成景只好不再说话。       慕容炎问:“带她上来,孤要亲自问话。”       薜东亭应了一声是,不多时就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宫女上来。慕容炎站在她面前,说:“你说是左将军令你毒杀薜成景大人?”       宫女跪在地上,头也没抬,说:“回陛下,是……是左将军,但她并不是想毒杀薜大人。她是想在薜成景大人的汤羹里下毒,最后查出,以嫁祸……姜大人。”       姜散宜顿时前行几步,猛地跪在慕容炎面前:“陛下!老臣惶恐,老臣惶恐啊!”       慕容炎饶有兴味,说:“有意思。你口口声声说是左将军指使,有证据吗?”       宫女一个头磕在地上,说:“左将军并没有给奴婢什么证据,不过陛下请想,奴婢个区区一个小宫女,岂能保留什么证据呢?”       慕容炎说:“说得有理啊。”他转头看左苍狼,说:“不过这么大的罪名,你无凭无据就指认左将军,也不合适吧?”       旁边姜散宜说:“陛下,微臣却认为,这个宫女虽然人微言轻,说得却并非全无道理。敢问陛下,如果真是微臣下毒,怎么就那么巧,偏偏是瑾瑜侯误食了呢?而且还就那么巧,偏偏□□的份量,还不足以置瑾瑜侯于死地?这显然是有人暗施毒计,要害微臣啊陛下!”       他旁边,姜碧兰和姜碧瑶都跪下来,谁都知道这罪名不小,姜碧瑶已经开始抹眼泪。慕容炎只是在看宫女招认的供词,许久问:“你确定,在七月初三下午,左将军跟你见面,并且把□□交到你手里?”       宫女低下头,说:“奴婢确定。”       慕容炎沉了脸色,说:“拖下去,再问!”       姜散宜瞬间变色:“陛下!”       慕容炎看过去,笑着说:“对付这种胆敢信口雌黄、攀咬主子的奴才,倒是要用什么方法才好呢,姜大人?”       姜散宜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眼识破这是谎言,他说:“陛下,微臣不知。只是微臣觉得,她所言未必有假,如果一味用刑,恐生冤案啊陛下!”       慕容炎冷笑,说:“冤案?哼!”       直到后半夜,慕容宣都已经睡得很香了,薜东亭终于又上来,说:“陛下,她已招认,是姜大人指使她下药,便称如若发现,就攀咬左将军。这是供词。”       慕容炎握了那份供词,姜散宜说:“陛下,微臣冤枉!微臣冤枉!”       慕容炎劈手将供词掷到他面前,说:“你还敢喊冤!姜散宜意图毒杀朝中重臣,事情败露又嫁祸他人,简直罪大恶极!将他革去大尚书一职,押入大牢待审!”       薜东亭应声上前,剥去姜散宜的朝服。姜碧瑶赶紧上前,抱住慕容炎的腿:“陛下!家父好歹也是三品朝臣,岂可因一个宫女的一面之词就予以定罪啊!”       慕容炎低下头,抬起她的下巴,问:“你是说,孤处事不公?”       姜碧瑶泪水涟涟,说:“不,臣妾不敢。可是陛下,他好歹是国丈,是两位皇子的外祖父。此事重大,还请陛下明查啊!”       慕容炎一脚踢开她,说:“说得好,孤的孩子,岂能有这样的外祖父!”       姜散宜直到被拖下去,都不明白慕容炎为什么会认定宫女第一次的供词是假的。       而慕容炎却下令查抄姜府,薜东亭亲自带兵前往,当然查得非常细致,几乎是掘地三尺。姜府上,不仅有大批金银,更搜出暗格密室里姜散宜买卖官员的凭证书信。       此书信一被搜出,姜散宜就知道完了。慕容炎是真的不会再容忍他了。       果然第二天,慕容炎直接下旨,称姜散宜罪大恶极,狱中赐死。其长子姜齐、次子姜毅皆贬为庶人,赶出晋阳城,此后大燕朝廷永不录用。       御旨下达的时候,姜碧瑶跪在御书房门口,痛哭流涕,代父请罪。慕容炎拒不见面,最后被她扰得心烦,反而下令由左苍狼亲自监刑——这朝中,如果论及有谁最希望姜散宜速死的话,应该就是左苍狼了。       左苍狼来到狱中,有内侍捧了毒酒、白绫、匕首三样东西跟在身后。姜散宜坐在囚室之中,身上一身囚衣,发髻微乱。见到左苍狼,他说:“时候到了?”       左苍狼说:“嗯。姜大人请吧。”       姜散宜说:“陛下居然派你来监刑,是真的要置老夫于死地啊。”       左苍狼说:“他一向不开玩笑。”       姜散宜望定她,说:“左苍狼,老夫有几件事,不明白。”       左苍狼站在门口,问:“什么?”       姜散宜说:“你怎么就认定,陛下一定不会相信那名宫女的话?”       左苍狼说:“因为现在南清宫全是王允昭的眼线,而我只要出了宫,都会有陛下的近卫暗中跟随。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陛下一清二楚。”       姜散宜吃了一惊,然后苦笑:“想不到,陛下对你居然防备到了如此地步。”想想,又叹气,说:“而他放在暗处的眼睛,这次居然帮了你。”       左苍狼说:“是啊,祸兮福之所倚嘛。所以看到那个宫女的供词,我反而松了一口气。”       姜散宜恨恨道:“你这样的人,会甘心被处处监视,受困于囚笼吗?”       左苍狼说:“囚笼虽然不自由,但是人心险恶,笼中好歹安全啊。”       姜散宜哼了一声,说:“可是就算是我下毒,意图毒杀薜成景,陛下为什么就执意将我赐死?我还是不明白,他会为了薜成景杀我?”       左苍狼说:“当然不会。其实买官卖官,也不是他杀你的理由。”       姜散宜盯着她:“将军就让老夫作个明白鬼吧?”       左苍狼说:“上次,袁戏调兵的事,姜大人没有少进谗言吧?”姜散宜怔住,左苍狼说:“那封煽动袁戏等人调兵的温帅遗信,是有人伪造的。”       姜散宜如梦初醒,大怒道:“那不是我做的!”怪不得,慕容炎非要置他于死地!因为慕容炎怀疑,是他为了铲除异己而伪造了温砌遗书,策动袁戏等人造反!       左苍狼说:“我知道。”       姜散宜怒道:“你……是你?是你伪造了温砌遗书,你早就想嫁祸于我?”       左苍狼说:“嫁祸?如果姜大人不是一味进言,置这些人于死地,我何来机会嫁祸?你自己包藏祸心,视人命为草芥,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温氏旧部四万余众,人人皆有妻儿父亲?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一句话,可能断送他们的性命吗?”       姜散宜坐倒,说:“我明白了。陛下明知道书信造假,却密而不宣。他一直在等我入彀。”       左苍狼说:“你本就是他用以平衡朝局的棋子,一旦温氏旧部被除,朝中已完全受他掌控。而你,你自己在朝中根系深厚,长子在军中受到重用,两个女儿一个是王后,一个是宠妃。还育有两位嫡亲皇子。陛下先前顾虑,不过是担心温氏旧部。如今温氏旧部已经不存,你……你还有什么用?难道他还会任你继续壮大自己的势力?他会疑心温氏旧部,难道就不会担心你们这些外戚吗?”       姜散宜长叹一声,说:“我明白了。我错了。他终究是谁也不信的。”       左苍狼说:“你明白得太晚了,玉喉关四万余阵亡的将士,只换得你这一条性命。真是人间撼事。”       姜散宜说:“那些人,就算我不进言,陛下就能容得下吗?左苍狼,你别得意,他这样的人,哼……你以为你的下场会比我好吗?”       左苍狼说:“这个我只有尽量。不过姜大人的下场倒是就在眼前。”       姜散宜沉默,许久,左苍狼对站在远处的内侍说:“端过来吧,让姜大人选个死法,快些上路。”       姜散宜起身,看着托盘里的白绫,慢慢地伸出手去,突然说:“我的两个儿子,能保得住吗?”       左苍狼说:“你觉得呢?”       姜散宜咬紧唇,眼中终于露出了痛苦之色,说:“他一定会斩草除根……可我长孙才五岁……”他终于不再说下去,左苍狼站在牢前,说:“早知今日,当初又是何苦?”       姜散宜无奈地笑笑,说:“伴君如伴虎……我一生自以为足智多谋,临老才明白这几个字。”       他的手慢慢抚摸那段白绫,左苍狼一挥手,有两个狱卒入内,很利落地将白绫在他颈项之间绕了两圈,随后共同用力。姜散宜眼睛瞪得很大,却没有看左苍狼。       最后时刻,他喉头咯咯作响,却将双手伸向灰色的石墙,并不知看见了什么。       许久之后,狱卒任由尸身倒地,恭敬地对左苍狼说:“将军,事情已了,您可以回去向陛下交差了。”       左苍狼嗯了一声,回头又望了一眼那尸身。       他说他最后才明白何为伴君如伴虎。       谁又不是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